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1860年镜头下的朝鲜囚犯与日本艺伎

发布日期:2019-09-23    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匿名    阅读:1359   版权与免责声明

澎湃新闻记者 陆林汉

  1860年代的北京、香港、日本、朝鲜,被战争的炮火渲染过的天空和土地,是什么样子的?

  “初见:费利斯·比托,世界最早的东亚影像记录”近日在上海宝龙美术馆对外展出,呈现了1860年代的中国、日本、朝鲜的东亚地区的历史、文化与城市光影。

  费利斯·比托是世界摄影史上著名的战地摄影师,更是最早来亚洲和中国拍摄的摄影师之一。作为中国、日本和朝鲜最早的历史影像,费利斯·比托的影像记录了晚清时期最早的北京城市建筑,他的人物肖像讨论的则是日本城市生活的人物关系。其城市景观与人物肖像的两种影像表达,让我们了解过去。

  在摄影术被发明出来之前,人们只能通过文学作品、雕塑、画作去了解历史面貌。但在1839年,法国人达盖尔宣布了摄影术这项重大发明,从此就有了历史真相最真实的记录方式——照片。而摄影机被带上战场,它又被赋予了更为沉重的责任和意义。

  1860年代的北京、香港、日本、朝鲜,被战争的炮火渲染过的天空和土地,是什么样子的?

  9月,展览《初见:费利斯·比托,世界最早的东亚影像记录》在宝龙美术馆开幕。2017年,长沙谢子龙影像艺术馆开馆之初,呈现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费利斯·比托拍摄的香港与北京的影像。这一次,费利斯·比托的作品来到了上海宝龙美术馆,并增加了当时的日本、朝鲜的东亚地区的影像,构建成了1860年代的东亚影像记录,以80余幅珍贵的蛋白影像及文献资料呈现出当时的历史、文化与城市光影。

  展览现场

  维多利亚时期的摄影师费利斯·比托

  费利斯·比托

  此次展览的照片出自19世纪的摄影师费利斯·比托(Felice Beato)之手。费利斯·比托,1832年生于意大利,世界摄影史上著名的战地摄影师,更是最早来亚洲和中国拍摄的摄影师之一。他用玻璃底板拍摄全景摄影,采用火棉胶湿版法拍照,被称为是——维多利亚时期(19世纪)最伟大的摄影师之一。

  摄影术是在大清“落后就要挨打”的鸦片爆发的前一年,1839年发明的。而在1860年之前,中国人对摄影都知之甚少。到了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费利斯·比托作为战地摄影记者,跟随英法联军来到中国,成了最早到访东亚的摄影师。同时,他是唯一一位系统记录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法联军入侵北京的摄影师。

  他用影像记录了最早的中国,从香港到天津、北京。他在中国北方拍摄了残酷的战争场景,记录了北京皇家园林的破坏和对天津的占领。被业界誉为“军事报道摄影的先驱者”之一。

  香港全景(五联全景图),1860年,蛋白照片。这也是展览中年代最早的照片

  北京内城东北角及城墙(二联全景图),1860年,蛋白照片

  颐和园智慧海,1860年

  费利斯·比托拍下的北京城内颐和园、北海、雍和宫等多处影像,还有大沽口炮台、北塘炮台,和当时其他遭受战火的种种地方,这是最早的北京影像,还原了战争最真实的面貌。他镜头下的那些古老建筑,战争硝烟,人像等,是我们了解研究历史最重要的根据之一,是珍贵非常的影像资料。

  比托镜头下的中国

  翻开费利斯·比托的履历,可以看到,费利斯·比托的一生,几乎与“战争”脱不开联系:1856年,跟随英国军队拍克里米亚战争;1858年,拍摄印度北部在1857年印度反英起义后的场景;1860年6月,拍摄大连(旅顺)甚至整个东北地区第一张照片;1860年8月,拍摄英法联军攻占的北塘炮台、塘沽炮台照片;1860年8月21日,拍摄大沽口炮台陷落后的照片;1860年9月21日,拍摄北京境内第一张照片——八里桥;1860年11月2日,拍摄清朝皇家成员的第一张照片——恭亲王肖像;1860年11月,拍摄了紫禁城的第一张照片——故宫午门;1864年,拍摄日本下关战争……

  北京黄寺,1860年,蛋白照片

  祈年殿,1860年,蛋白照片

  费利斯·比托除了最早拍下当时中国的北京城,还作为随军为数不多的摄影师,有机会接触并拍摄到了恭亲王奕?,成为了第一位拍摄中国皇室成员的摄影师。

  1860年10月24日,《中英北京条约》签订仪式上,费利斯·比托要为中方代表——恭亲王奕?拍摄一张肖像照。但由于当时光线不好,这次拍摄并没有很成功。同年11月2日,他抓住恭亲王回访额尔金勋爵的机会,在额尔金的住所为他补拍了这张肖像照。这张照片拍摄得非常成功,此后被多次使用,成了恭亲王奕?的标准像。这也是我们目前可知的最早的清廷皇室成员照片。

  恭亲王奕訢,1860年,蛋白照片

  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大沽、北塘炮台的记录,被世界公认为全世界最早的“战地摄影”作品,并发表于《伦敦新闻画报》。同时,比托是唯一一位系统记录了这一系列战事的摄影师,这些作品代表了新生的新闻摄影在国际舞台上的重大发展。

  北塘炮台(二联全景图),1860年,蛋白照片

  大沽口炮台,1860年,蛋白照片

  作为当时极少数掌握全景摄影方法的摄影师,比托还拍摄了全世界最早的香港、东京、大连等地城市全景,这些影像是研究东亚城市起源的重要资料。艺术史学家认为,比托所摄制的大范围全景照片是中国早期最出色的摄影杰作之一。

  这次展览,除了费利斯·比托镜头下的中国北京、香港等地的早期影像,他拍摄的1860年代的日本、朝鲜地区的面貌也值得关注。

  关于朝鲜与日本的影像记录

  在维多利亚时期,朝鲜被称为隐士王国,是当时唯一对外封闭的国家之一。1871年,费利斯·比托成为了第一个拍摄朝鲜照片的摄影师。

  朝鲜军队帅旗前的美国海军,1871年,蛋白照片

  朝鲜囚犯,1871年,蛋白照片

  1865年,一艘美国的贸易船“舍门将军号”在朝鲜水域被捕,船上所有船员全部遇难。五艘军舰被派往朝鲜,寻求与朝鲜签订条约,并与朝鲜谈判贸易关系,随后暴力事件爆发,美国人采取了报复行动,超过250名朝鲜人死亡、受伤或被俘。比托从朝鲜带回了照片包括军人肖像照,当地的风景和居民照。

  朝鲜显贵,1871年,蛋白照片

  此外,他也是日本摄影史中非常重要的人物。比托拍摄完中国之后来到日本,开了照相馆。策展人王溪告诉记者,“此次展览的大部分作品都是他在开照相馆期间拍摄的,主要以人像和景物,他的目的是制作相册,变成商品之后出售。”

  日本女子,1865-68年,手工上色蛋白照片

  日本剃头匠,1865-68年,手工上色蛋白照片

  王溪表示,与中国的纪实摄影相比,比托在日本照相馆的影像作品则是有很强的摆拍痕迹、包括对器皿等物件的准备。“当时,他在租界。租界的法令使他不能走出租界,因此他无法真正地还原他所看到的社会风貌。所以他将他所了解的场景搬到影棚里面摆拍,让人对日本有个印象,这也是他当时的记录方式。”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些照片并不完全是当时的社会风貌,而是他所选取的,他想让我们看到的东西,而他舍弃了什么,我们并不知道。但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在日本能够做摄影的人很少,几乎也都以这种形式记录,所以即使是片面的,但从图像记录来说,是当时唯一的资料。”

  日本武士,1865-68年,手工上色蛋白照片

  日本轿夫,1865-68年,手工上色蛋白照片

  日本艺伎,1868年,手工上色蛋白照片

  在受到日本浮世绘的影响后,比托采用了浮世绘的上色工艺,发明现代手工上色摄影工艺。

  1997年,以比托为原型的电影《FELICE。。。FELICE。。。》,讲述了费利斯·比托与日本艺妓的爱情故事。盖蒂博物馆曾出版关于比托拍摄中国的影像,《战争美学》(Of Battle and Beauty,2000年出版),《费利斯·比托:一位摄影师的东方路》(Felice Beato: A Photographer on the EasternRoad,2010年出版)。在王溪看来,目前对于比托的影像梳理还在不断继续,“他是中国摄影的起点,他所记录的信息,会产生强烈的印象,会给人们带来强烈的视觉认识,引导后人去承载。”

  展览现场

  展览《费利斯·比托:世界最早的东亚影像记录》 将展至10月7日。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