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最接近王羲之的《万岁通天帖》将展 辽博再推书法

发布日期:2018-12-13    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Gogo    阅读:1260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辽宁省博物馆上月落幕的“中国古代书法展”“中国古代绘画展”“中国古代缂丝刺绣展”等可称得上是古代艺术界的“饕餮盛宴”。“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获悉,辽宁省博物馆三楼22号展厅的“中国古代书法展·第二期”即将于20181215日预展,20日正式开展。

延续第一期古代书法的展览策划,此次展览将展出东晋王羲之家族的《万岁通天帖》,以及怀素《论书帖》、朱熹《书翰文稿卷》、赵孟頫《行书秋声赋》等馆藏名作珍品,藏品以时代为序列,展现中国书法史上不同时期的代表书法家及其重要作品。

辽宁博物馆艺术部负责人此前对“澎湃新闻”表示,展览为3个月,按照已制定的“定期轮转、闭馆养护”的展出方案,辽宁博物馆一直在结合馆藏晋唐宋元等历代书画,策划长期的书画通史陈列,而两次古代书法展就是策划的一部分。

《万岁通天帖》局部辽宁省博物馆藏

”澎湃新闻·古代艺术“获悉,此次亮相辽博“古代书法展”中最具号召力无疑是《万岁通天帖》,这是唐代流传下来的东晋王羲之家族书法的临摹本,曾在央视节目《国家宝藏》中现身,其中的《姨母帖》以“最接近王羲之真迹”的说法而广为人知。也曾在今年2月的辽博特展中短暂现身。

史料记载,武则天精通文史,熟谙艺术,尤其爱好书法,对于王羲之的字帖,更是爱如至宝,曾遍寻王羲之真迹。武则天在苦求王羲之真迹而不得之时,凤阁侍郎王方庆在御前站了出来,他向武则天奏道,自己是王羲之的十世孙,愿意献上王氏一门书法真迹。武则天得到真迹后,自然是喜出望外,为此特别在武成殿召集群臣,共赏王氏书法真迹,并且命中书令崔融作《宝章集》,记录了这件大事。

《万岁通天帖》局部辽宁省博物馆藏

《万岁通天帖》局部辽宁省博物馆藏

《万岁通天帖》董其昌跋语辽宁省博物馆藏

《万岁通天帖》文徵明跋语辽宁省博物馆藏

《万岁通天帖》中尤以王羲之《姨母帖》、《初月帖》、王徽之《新月帖》、王献之《廿九日帖》、王僧虔《太子舍人帖》等为最精。十卷本在宋代已残缺不全,并历经两次火灾,分别为明代无锡华中甫真赏斋火灾;乾隆内府乾清宫大火,至今卷幅上尚有火焚痕迹。此外,卷后有南宋岳珂、元代张雨、明代文徵明、董其昌等人题跋,俱称其钩摹精到。

在中国书法史上流传着“颠张狂素”的美谈,其中“张”为唐代草书大家张旭,“素”即指怀素。与《自叙帖》、《苦笋帖》等狂草书帖相比,此次展出的《论书帖》则代表着怀素草书的另一面目。用笔瘦逸,结体严谨,章法整饬。纵观全篇,寻其渊源,不越魏晋法度。明代收藏家项元汴在此卷后跋曰“出规入矩,绝狂怪之形,其合作处,若契二五,无一笔无来源”。而赵孟頫则说“此卷是素师肺腑中流出,寻常所见皆不能及之也。”清初鉴藏家顾复在他所著的《平生壮观》中,认为该帖是师法王羲之的早年之作,对后世的研究具参考价值。

其释文为:

为其山不高,地亦无灵;为其泉不深,水亦不清;为其书不精,亦无令名,后来足可深戒,藏真自风发。近来已四岁,近蒙薄减,今所为其颠逸,全胜往年。所颠形诡异,不知从何而来。常自不知耳,昨奉二谢书,问知山中事有也。

根据辽宁省博物馆提供的资料,辽博所藏这卷朱熹的行草《书翰文稿》,由两件作品组成,前一件用笔以篆为主,圆钦于方,第二件作品则时见隶笔,以方见长,但两件作品都是字密集,行距宽松,强调书写之势的一泻而下。

朱熹在文中写道:“老拙衰病,幸未即死;但脾胃终是怯弱,饮食小失节,便觉不快。兼作脾泄挠人,目疾则尤害事,更看文字不得也。”又:“我者是亦似矣。然反身而诚,乃物格知至以后之事,言其穷理之至,无所不尽。故凡天下之理,反求诸身,皆有以见其如目视、耳听、手持、足行之事,毕具于此。”可见文中主要写的是修身养性及日常之事,心态平和,徐徐道来,正是朱熹这位大儒的真实写照。

赵孟頫在中国书法艺术史上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和深远的影响力。他不仅有精到的书法见解,更有不少书法手迹传世。比如《洛神赋》、《道德经》、《胆巴碑》、《玄妙观重修三门记》、《临黄庭经》、独孤本《兰亭十一跋》、《四体千字文》等。辽宁省博物馆所藏元代赵孟頫《行书秋声赋》也是其传世经典。赵孟頫此卷所书写的内容是为宋代欧阳修所作的名赋《秋声赋》,全文以行书来书写,总40行,共414字。行笔洒脱流畅,结体丰容缛婉,行间茂密,气韵汇通,得二王遗韵。

此卷曾由文征明父子和项氏兄弟及其晚辈等人先后递藏,清代入内府。1922年,末代皇帝溥仪以赏溥杰为名,将此卷带出宫去,后来溥仪把此卷连同其他一些书画,经天津运至长春伪皇宫。1945年秋,溥仪携逃至吉林省临江市,被人民解放军截获,最终转入辽宁省博物馆收藏。

对于辽博的古代书法策展,辽宁省博物馆艺术部主任董宝厚此前接受“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策展的脉络最终选择七卷本《中国书法史》,当时以这个脉络,我们去寻找文物,因为书法涉及到的文物不单单是书法作品,还涉及到拓片,包括青铜器、甲骨,只要和文字有关的。因为前半段的书法史其实和文字的演变密切相关的,这是当时的一个思路,和现在呈现出来的不一样。但是那思路就觉得,想力争把早期呈现的更丰富。”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