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世界最大丝绸博物馆的“神机妙算”

发布日期:2018-06-08    来源:雅昌艺术网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163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23年前,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汉晋时期精绝国的遗址-尼雅古城附近,中日联合考古队正在紧张工作。

  1号墓地发掘现场,8号墓棺材正被开启。

  棺材掀开后,现任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齐东方拿着相机对着里面一通狂拍,此时,一块鲜艳的蓝色织物如同蓝光一现,他及时拍下了这个瞬间,成就了那张日后广为流传的照片。

  国宝“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护臂出土照(齐东方摄)

  这块鲜艳的蓝色织物就是日后被誉为国宝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护臂。“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八个字更是让世人激动。

  1997年进行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图案复原

  2018年 中国丝绸博物馆复制成功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

  这件国宝呈圆角长方形,长18.5厘米,宽12.5厘米,用“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为面料,边上用白绢镶边,两个长边上各缝缀有3条长约21厘米、宽1.5厘米的白色绢带,其中3条残断。织有八个汉隶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这块织锦采用了青赤黄白绿五色,且织造工艺非常复杂,为汉式织锦最高技术的代表,后被鉴定为蜀锦。它与藏经洞的文献记录,以及其余丝绸之路上出土、织有“双流”等字样的织锦一起,共同见证了蜀锦古时的精美工艺,以及四川与丝绸之路的密切联系。

  如今,它不仅被誉为20世纪中国考古学最伟大的发现之一,更被列入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2018年的5月20日,中国丝绸博物馆根据四川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的汉代提花机模型复原的织机,并用它成功复制出五星锦。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复制过程中84片纹综错综复杂

  专家们正在听取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复制过程的介绍

  亲手发掘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的尼雅考古队员齐东方和李军

  中国丝绸博物馆罗群正在示范汉锦织造

  汉机织出汉锦,其功伟矣。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这位有着工科背景,自诩是名“技术人员”的男人用自己深厚的技术功力送给了全世界一份特殊的浪漫大礼。接下来,他还将带领课题组继续研究五星锦的颜色,尝试复原汉代五色经锦的植物染色工艺。

  赵丰在浙江丝绸工学院读书时的恩师朱新予对他一生影响甚大。这位老人一生都与丝绸密不可分,直到20世纪80年代还在为建立中国丝绸博物馆奔走呼吁,赵丰就是他的第一个研究生。“当年是我的恩师朱新予倡建了博物馆,后来我担任博物馆的副馆长、馆长,一步步走来,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当然很累,但我觉得都是应该做的。”不过,他也很明晰人生不同阶段应做不同事情。“我想,(馆长)做到60岁,如果健康许可,能否回归我的个人研究?”

  在赵丰的身上,工科的严谨、细致和人文学科的情怀、想象力奇妙地融为一体,考古学和艺术史舒服地链接关照,他以丝绸为基点,多维发散,多点搭建,用实践与想象真正地诠释了艺术与技术的准确结合,也同步链接起了世界。

  FACE TO FACE

  雅昌艺术网:位于杭州西子湖畔的中国丝绸博物馆是国家一级博物馆,是第一座全国性的丝绸专业博物馆,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丝绸博物馆,其于1992年正式对外开放,至今已26年。这期间经历了哪些重要阶段?

  赵丰:中国丝绸博物馆经历过早期筹建、体制转变和场地扩建等各项问题,有不同的发展阶段。我最初担任副馆长,2009年开始主持馆里工作,2010年正式任馆长。2016年7月,中国丝绸博物馆在经过为期一年多的改造提升工程后重新向社会公众开放。新馆建筑面积23000平方米,展览面积9000平方米,由“锦程—中国丝绸与丝绸之路”、“天蚕灵机—中国蚕桑丝织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纺织品文物修复展示馆、“中国时装艺术展”、“西方时装馆”和临时展厅6个部分组成。

  如今,中国丝绸博物馆已成为国际上最大的集收藏、研究、传承、展示于一体的纺织服饰类专题博物馆,完全是新框架、新结构、新目标、新使命的新时代。

  雅昌艺术网:您个人的治馆理念是什么?

  赵丰:我个人非常强调专家治馆,学术引领。我是工科背景出身,属于技术类人员,所以很重视核心技术的引领,同时这也构成了我们的真正核心竞争力。

  我们馆中有面墙,上面有四个字:宽 厚 精 专,这既是我个人的理念,曾经也想作为博物馆的理念。从我的角度理解,“宽 厚”是指做人要宽厚,做学问基础要扎实,视野要宽,但博物馆的核心还是“精 专”。

  雅昌艺术网:从博物馆自身而言,“精 专”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赵丰:我们是以中国丝绸为核心的纺织服装类专题研究性博物馆,从研究程度来说,中国考古界凡是做丝绸研究的,我们这里肯定最好。

  其次是分析检测,即科学认知这一块。以前我们做这项工作主要靠放大镜,现在主要靠仪器设备,我们现在就拥有全世界最好的仪器设备。比如新疆出土了一块织物,人们想知道它是哪里的蚕吐出来的丝做的,那么通过分析检测就可以得出结论。其实,这里还有很多可能性,能派生出无数细节,如我们对染料的研究,不光只呈现在分析检测上,我们还自己种的染料还能生产出各种各样的植物实体,不仅为生态保护标本库提供实物支撑,还可以为女工传习馆和文创创新所用。

  接下来是修复。如对“丝”的加固。丝本身非常脆弱,现在我们能够在老物与新物的空隙之间形成一个化学键,基本上不改变任何外观,做到真正的化学键结合,而非黏合。

  最后是传统工艺的复原。利用对文物的研究来恢复文物当时的技术。最好的例子就是我们利用老官山出土汉代提花机的研究成果进行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的复制,同时也是汉机织汉锦的原工艺复原。5月20日我馆举行了“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锦复原项目中期汇报会,对其进行了详细的说明与呈现。真正用汉代织机还原汉代织锦难度非常大,而且当时“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锦出土时是裁剪过的,我们织的时候要把那块织物先完整做出来,再剪成对应的一小块,这其中就体现了我们的核心技术。

  2015年国丝馆复原成功的勾综提花机发布

  2013年成都老官山织机模型出土情况

  2000年五星锦护膊曾经来杭展出,举办特展“沙漠王子遗宝:丝绸之路尼雅遗址出土文物展”。特展之际,我基于尼雅考古队于志勇队长的研究对五星锦的图案进行了复原。2013年,四川成都老官山墓地出土西汉时期的提花机模型。我馆牵头成都博物院、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等机构承担了国家指南针项目,复原了西汉时期的勾综式提花机以及织造技术。这一研究解决了汉代织机的类型问题,为汉代织锦的原技术原工艺复制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成果于2015年公布,之后发表在国际知名专业学刊《古物Antiquity》上,引起了世界各地考古和科技史同行的关注和转载。2015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新疆自治区文物局委托我馆进行“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的复制。2017年1月,我馆罗群和刘剑等技术人员前往新疆对五星出东方护膊进行了织物信息采集和分析检测。此后的关键就是设定完整的复制目标。我再次对五星锦的织物图案及其上文字进行了研究,经过对此前研究资料及海内外相关出土文物的比对研究,最终确定图案及文字还原为“五星出東方利中國誅南羌四夷服單于降與天無極”。团队主要技术成员罗群和龙博据此绘制了意匠图。更为重要的是,我馆决定根据四川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的汉代提花机模型复原的织机进行五星锦的复制。2017年2月,罗群率领其团队开始进行上机的穿综及织造工作。10470根经线,84片花综,2片地综,历经1年多的时间完成了错综复杂、丝丝入筘的穿综工作。复杂的穿综工作结束后,进行织造,最终成功复制出五星锦。

  雅昌艺术网:如今,中国丝绸博物馆的标准简称已为“国丝馆”,标准英文简称为NSM(China National Silk Museum)。这次的简称调整,最大的指向或目的是什么?

  赵丰:这次的调整可以从中英文名称两个方面理解。原先我们的英文简称是“CNSM”,有四个字母,后来改成三个字母的标准惯例,更加国际化。中文名称“国丝馆”由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题写,这三个字当时我们经过反复讨论,大部分学术委员和理事都觉得这个名称(国丝馆)更为雅致。

  “国丝馆”由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题写

  雅昌艺术网:国丝馆近年的社教活动收获不少好评,如“国丝之夜”等。在您看来,国丝馆在公共教育这方面的经验有哪些?

  赵丰:这个领域我们比较注重品牌效应的形成。利用现有资源,因地制宜,并特别强调沟通与互动。内容虽然丰富,但侧重各不同。如“国丝之夜”主要是每年3-11月天气合适的周五、周六晚上开放;而“丝路之夜”主要以丝绸之路沿线的文化为出发点,如建筑、风光、考古、音乐、美食、舞蹈等,配合特定展览进行某种延伸。

  “丝路之夜”系列活动之“印尼之夜”在时装馆银瀚厅拉开帷幕

  “希腊之夜”在中国丝绸博物馆举办

  女红传习馆植物织课程

  雅昌艺术网:2017年是国丝馆的试飞之年,全年展览和活动精彩纷呈,那么对于2018年,您有怎样的期待与规划?

  赵丰:我们每年都会有特定的展览规划。如5月30日开幕的“神机妙算:世界织机与织造艺术”展,是国丝馆联合世界范围内的织机专家和专业机构举办的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织机展览,展陈区域涵盖了丝路馆、织造馆、时装馆临展厅、银瀚厅、新猷资料馆与馆区户外空间。展览按照空间分设了中国、东亚、中南半岛、东南亚岛屿、南亚大陆、中亚及西亚、欧洲、南美洲、非洲九大板块,并特设贾卡织机板块,通过50多台种类各异的织机以及丰富多样的织物,展示织机的技术变革以及在当地的习俗和传统背景下的织造实践,意在说明世界织机的多元发展、相互交流、各自创新、争相辉映的历史,来说明织造技术给丝绸之路带来的繁荣昌盛,以及保存传统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和紧迫。

  5月30日“神机妙算:世界织机与织造艺术”展在中国丝绸博物馆时装馆开幕

  开幕式后,来宾们前往时装馆临展厅参观展览,赵丰馆长作为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为来宾作了精彩导览

  雅昌艺术网:目前,对于展览体系的构建和气质的锻造,我们有怎样的规划或心得?

  赵丰:从类型而言,我们的展览大致分为研究性展览和修复保护性展览,即整理研究已有藏品,如之前呈现的“她的秘密——西方百年内衣展”等;第二类是修复保护的展览,和针对具体项目开设的展,如馆里正展出的“曾住长干里——大报恩寺出土宋代丝绸”展。

  今年还会配合全球旗袍日新增“全球旗袍邀请展”,计划邀请世界各地较重要的时装设计师设计旗袍或旗袍艺术品。这个展其实是通过国外人看旗袍的方式与角度来反思我们对传统的认知。现在有很多旗袍爱好者,但大众对旗袍的认知还是相对局限或狭窄,而博物馆则希望藉此提供更多的想象,给大众更多的选择。

  中国丝绸博物馆于4月21日—22日成功举办“国丝汉服节”,国丝馆精心筹划了专业导览、专题讲座、文物鉴赏、汉服之夜、汉服论坛等丰富多彩的活动。

  “霓裳银装——贵州苗族服饰艺术展”在国丝馆开幕

  雅昌艺术网:今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是“超级连接的博物馆:新方法、新公众”,对此,您的理解是?

  赵丰:“丝绸”,它不仅仅是衣服的材料,也被用作货币,是经济的象征之一,有礼仪、礼制等方面非常广泛的指向。而博物馆本身就是一个结点,无论线上线下,都可以延伸出很多链接。当人们到了博物馆,可以看到各方面的内容,会拓展各角度的视野,我觉得这是博物馆比较重要的功能之一。

  518 中国丝绸博物馆行动在上海

  (文中图片和图注源自中国丝绸博物馆官方网站)


本文来源:雅昌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