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丰子恺家书 既见出文艺的素养也是对子女的关爱

发布日期:2020-10-15    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匿名    阅读:1071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丰子恺作为画家、教育家、散文家、装帧设计家、翻译家等身份被大众所熟知。而身为父亲的他是如何以身作则、潜移默化的教育后代的呢?

  近期,由丰子恺嫡孙丰羽编撰整理的书籍《丰子恺家书》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同时,围绕着“丰子恺家书”的“丰子恺家庭教育展”展览也在浙江桐乡市博物馆举办。

  这是一部家庭书信集,更是“平凡父亲”丰子恺的自传写照。在这些信件中,不乏有叮咛丰新枚“只是你至今还未背诵出《伊吕波歌》……,务必背诵出来”的严厉父亲形象,亦有夸赞丰新枚“诗兴好”的慈父面貌。澎湃新闻特此整理挑选了书中所收录的部分家书。

  丰子恺(1898年11月9日-1975年9月15日),光绪二十四年生,浙江省桐乡市石门镇人。原名丰润,又名仁、仍,号子觊,后改为子恺。他育有七个子女,长子丰华瞻、次子丰元草、幼子丰新枚、长女丰陈宝、次女丰宛音、三女丰宁馨、幼女丰一吟。

  全家摄于浙江省桐乡县乌镇(约1933年)

  家书,承载着浓浓的情感和文化的传承,古语言“家书抵万金”,那是因为家书背后,常常是真情流露、心声所寄,更是家风。近期,由丰子恺嫡孙丰羽编撰整理的书籍《丰子恺家书》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该书是一部家庭书信集,更是“平凡父亲”丰子恺的自传写照。书中收录了丰子恺在1959至1975年间写给幼子丰新枚的信件180封,另有15封分别是给次女婿宋慕法、次子丰元草、三女丰宁馨、以及外孙宋菲君。

  幼子丰新枚(左)、丰子恺(中)、外孙宋菲君(右)

  丰羽告诉澎湃新闻,这也是首次集结出版丰子恺的书信。在书的序言中,丰羽提及爷爷(丰子恺)写给父亲(丰新枚)的信件“彼此间除了嘘寒问暖、相互关心,还有唐诗接龙、宋词藏字,读圣贤书、习天下理。家长里短包涵父子亲情,社会闲谈传递处世之道,彰显华夏文化的传统思想,蕴含敦亲睦族的礼让谦卑。”

  对此,澎湃新闻特此整理挑选了书中所收录的部分家书,通过回归平凡、朴实的字句,观看丰子恺作为一位父亲对子女的舐犊之爱以及他的文学素养和赤子之心。

  ——————————

  摘选:

  致丰新枚、沈纶 

  (一)

  新枚:今天我们去玩了天坛。那是从前封建皇帝庆祝丰收的地方,现在成了一个风景点。那个坛由圆形的三层组成。 你一定在照片或画上见过。天坛旁有一样稀罕的东西,那便是“回音壁”。那壁是圆的,并不高。如果用嘴对着壁喊些什么,对面的人把耳朵贴在壁上可以清楚地听到。如图所示。如果一个人把嘴对着 A 处喊些什么,另一人把耳朵贴在 B 处能清楚地听到。这是物理作用造成的现象。非常有趣。阿姐在 A 处喊“姆妈 ”,姆妈觉得“一吟就在我旁边”。 

  下午我们去逛了东安市场。那地方跟上海的城隍庙很相似。许多店里卖各种各样的东西。昨天信中提到的“孙子手”(老人搔痒用的“痒痒耙”)已买了三个。二角九分 一个。 

  父字 〔1959年〕五月四日〔北京〕 

  1959年5月4日

  (二)

  新枚:

  你的出门给家里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从今以后我家简单化了。详情写在阿姐的信里。我就不写了。只是你至今还未背诵出《伊吕波歌》,所以我现在揭下你床头那张纸,随信寄去,务必背诵出来。 

  父字〔1959年〕八月廿七夜〔上海〕 

  1959年8月27

  (三)

  新枚:你们苏先生来信谢我所赠书扇,其信附去,你看后不 要了。另附一信,你便中送去。苏信上言,你校近来重务实,想课业必忙。菲君不知何故,不得上级信任。时多苦闷,此实非始料所及。最近他来信,说好转些。以前有一时,他生病(泻疾),常不蒙照顾,北大有此种不合理情况,我未敢相信也。菲君说:国庆节他去找草娘舅,下乡去了。他就到黎丁家,黎留他宿夜,并招待他饮食,黎丁真要好子。此人古道可风。琇年亦好客。我也常常寄信或送东西给他们。 

  家中一切照旧,我杭州决定不去。你在家时,他们来言院长薪俸尚未批准,至今仍无消息。听人说,是不能不受的,但即使受了,我也不去办公。

  〔1960年〕十月十二日 

  1960年10月12日

  (四)

  十一月廿一夜: 

  你有志学习书法,甚好。但这事必须从基本练习做起。你以前摹仿我的字。我是以月仪为基础的,所以你必须练月仪。月仪这字帖是晋朝一个叫索靖的人所写的。是最活泼的行书,古今以来无有可类比者。现在我把月仪一册以及我临写的若干张另邮寄你。有空时好好练练吧。一年后必出成绩。 

  致新枚 

  父字〔1960年,上海〕 

  1960年11月21日

  (五) 

  元旦下午手启:

  你从北京回来后写的信收到了。阿哥也来信了。据阿哥说,你什么都吃,凡是人吃的东西,你没有一样不吃。又,说你不修边幅(即两个月理一次发等。不修边幅,即落拓),比阿哥更甚。前者甚好,后者不宜,自行车运费 只六角,真便宜。 

  今天宝姐、先姐、华瞻哥都来这里。十分热闹。现在都已回去。今年贺年片很多。月历也送来很多。今将其中最佳的一个寄你,附此信中。这是可以放在桌上的。 

  在天津骑自行车时,要比在上海时格外小心才是。人们往往以为是在小都市里,便粗心大意了。不可这样。日 本有一句话叫“油断大敌”。意即疏忽是人的大敌。 

  致新枚 

  父字〔1961年,上海〕 

  (六)

  恩狗:

  明片收到。我大约十一月下旬内到北京,确定日子后 再告。王绍棠的东西,你带到北京,由我带回上海。我有人代提行李,不须自己费力。 

  锁买不到。不必说数目字的,普通的也买不到。且随时留意。倘买到,我带给你。房间里会遭窃,真了不得。 你只有随时当心,衣物不乱放的习惯养成,倘再失窃,就 怪不得你了。万一你也遭窃,也不必深惜痛悔。添制衣物等事,我们总有办法的。 

  近日南颖在此。雇一临时保姆,所以大家并不忙。我近日甚空,天天看《源氏物语》。因为赴北京之前,要参观上海各机关,而我没有参加参观(老弱者自由参加)。 

  九月廿六(十一月四日)那天[注],我们在功德林办三桌酒,诸亲戚都全家到。天气很好。你在天津遥祝,很好。五十元一桌的素菜,等于从前二十四元的。 

  你劳动结合业务,很有兴味,甚好。弄机械要当心危险。 

  父字 〔1961年〕十一月十四晨〔上海〕 

  1961年11月14日

  (七)

  连环诗词句(五言)

  寥落古行宫花寂寞红豆生南国破山河在山泉水清泉 石上流光不待人闲桂花落月满屋梁上有双燕燕尔勿悲风 过洞庭中有奇树下即门前年过代北风吹白云深不知处处 湘云合欢尚知时时误拂弦上黄莺语罢暮天钟声云外飘飘 何所似听万壑松月夜窗虚名复何益见钓台高台多悲风雨 送归舟载人别离人心上秋风吹不尽日栏干头上何所有弟 皆分散步咏凉天意怜幽草色洞庭南北别离情人怨遥夜久 语声绝域阳关道路阻且长颦知有恨别鸟惊心远地自偏惊 物候新人不如故国梦重归来报明主称会面难得有情郎骑 竹马来者日以亲朋无一字字苦参商略黄昏雨后却斜阳春 二三月是故乡明月出天山中方七日日人空老至居人下山 逢故夫婿轻薄儿女共沾襟 

  我接不下去了,看你有何办法。须注意:不可重复。且 襟字太难。我本想使之首尾相接,只有用“龙宫俯寂寥”, 才可与第一个“寥”字相接,但龙字不易接,就此作罢。 

  抽水马桶,出三元五角,已修好(挖出“坑仁” 读 如“宁” 几公斤),甚快。我已习惯于此种生活,七天一休息,亦觉快适。第一注意饮食起居,身体健康。也许今秋可到石看你。母希望暑假中同南颖到石,但未能定。 

  这是你们结婚时的红烛的泪珠,尚有一个烛头我保存着(一点红蜡泪,不久落脱了。这是好兆。)将来带到石来给你们。 

  叫阿姐到石当女工,我很赞成,索性我与母大家做了石人,也很好。但这是愿望而已,不知能成事实否。 

  马一浮诗,实在有好的。有一次我说:诗可否不用古典,他说:白描何尝不可,就送我一首诗(时在四川), 内有二句云:“清和四月巴山路,定有行人忆六桥。”四月, 称为清和月。巴山即四川。此二句甚好。所以他回杭后,住在苏堤蒋庄。可惜迟死了一年,以致被逐出,去年才死。 

  〔1968年5―6月,上海〕 

  1968年5-6月

  (八) 

  与宝姐书昨看过,你那三首诗亦自有致,但比我的晦 涩,不易详出。但都详出了。我近又作四首,附此信内。 

  信中所述ロマンス〔浪漫故事〕,颇罕有,女的怀孕, 将来如何嫁人呢?每月十元,终非办法。 

  胡治均借与我“水浒”、《儒林外史》。“水浒”已看完,转寄满娘。现正看“儒林”,不及前者有趣。听说你有《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如有,将来寄给我看,须挂号。好毛要到石,甚好。调工作地点事,能进行否?念念。你会配钥匙,倒也希奇。 

  南颖近热心于游泳,华瞻编英语教科书,免下乡。宝姐编法文字典,亦免下乡。志蓉前日起宿校中,搞“三反一镇”运动,听说约需三星期。 

  到处树上洒药水杀虫,蝉亦受毒,叫声异常,“吱 吱 ”,不似本来的“知了 知了 ”。 

  阿姐下星期六返家,听说即将毕业派工作。大都派去“战高温”,即入工厂。但她是编外,恐轮不着。 

  小明还是“全托”,每星六到此二三小时,即由宝姐领去度星期日。她们也游泳。此孩爱活动,全托并不依恋家庭。我倒可怜她,恐系多事。小羽发烧已好全。 

  〔1970年7月3日,上海〕 

  (九)

  三号信收到。

  你寄母五元,何必呢?已收到。 你说袭人嫁蒋玉函,我们都发笑。配也不配。 阿姊昨天(廿六)来。一号走。大约是最后一次了, 

  以后即上来了。 余无消息。 

  我爱吃蟹,故作一画。

  〔1972年6月〕二十五午 

  1972年6月25日

  (十)

  佩红:

  我们全家人和你母亲的意思,劝你设法辞去教职,改在药厂中当工人。因为你身体非常不好,如果不胜教课而弄出病来,公私两方都受损失。 

  望你同新枚商量,设法向厂方申请,务求取得成功。 

  此间大家安好。

  子恺〔1973 年〕四月四日 

  1973年4月4日。

  (十一)

  恩狗:

  咬猫真能干,会修钟。我的摆钟秒针落脱了,她会拆开来,装上去。。。。。。。 

  今天是正月初六。昨晚细毛结婚,我与母到红房子吃喜酒。咬猫与小羽也来。他们近日住在重南,因杭州软姐同其子华文来此,住在阿姐室中,咬猫便被赶出了。细毛的新郎比她长一个头。姓许。志蓉到北京,昨夜回来了。 软姐等明天要返杭。在此游玩了长风公园,西郊公园,城隍庙。天气都晴明,他们有福。“一龙二虎,三猫四鼠, 五猪六羊,七人八谷,九蚕十麦。”今天初六,是管羊的。 明天初七管人,天气一定也好。软姐的华文,很长大 。。。。。。 

  石门镇革命委员会来公函,要我写八个大字,“石门 镇人民大会堂”,每字一公尺见方,信中说镇上造一个大 房子,是“您的故乡,务请大笔一挥,欢迎您回来参观”。 我已写好寄去。我想在暮春回去一次(有新蚕豆的时候), 胡治均陪去。他们放一只小轮船到长安来接我。我要去看看雪姑母(是我的胞妹,你大约记不得了),又看看这大会堂。就住在雪姑母家(离镇四五里)。现在是“雨水” 节,二十四番花信,是菜花、李花、杏花。上海看不见花,想想而已。郑晓沧来信,说杭州诸花都看得见。邀我去看花,我不会如此风雅,却之。我又吃酒了,吃的不多,每餐吃一盅。文彦昨天来,送我鸡蛋二十个。上海难买。他家宜冰即将入小学了。农历新年来客甚多,不必细说了。 

  恺字 〔1975 年〕二月十六,即正月初六〔上海〕 

  听说你又迁居,想已完成。听说很小。 希望你有出差机会来上海吃酒。 

  (十二)

  新枚:

  来信收悉。有人要画,今将现成者《努力惜春华》送他。以后如有人要,尽来告我,现成者多,皆《种瓜得 瓜》,《东风浩荡》之类,预备送人也。 

  二十四番花信将终,但小楼中不见花,只在心里作秾春耳。半个月后,胡治均陪我故乡去。大约五七天即返。 四十年不到乡村矣,此次住雪姑母家。其时正有新蚕豆, 可以尝新。准备些香烟、糖果去送人。去看看我所题字的 

  “石门镇人民大会堂”。听说建在缘缘堂遗址上,真胜缘也。你信上关心我携带必需之物,如大黄等,我自检点, 不致缺少。余后述。 

  恺 〔1975 年〕四月二日〔上海〕 

  昨日,四月一日,在外国是All Fools’Day,即万愚节 〔愚人节〕,可以任意骗人。此信二日写,非骗人也。 

  致宋慕法、宋菲君 

  (十三)

  安凡:

  小娘姨本来要打电话给你,我有信,她不打了。 告诉你:后天(星期五)我和小娘姨两人要到崇德去, 要下星期一二回上海。你们这星期日倘来此,我不在,《古诗十九首》不能读。最好再下星期日来,把“十九首”背给 我听,我再替你上新诗。“十九首”中有许多字难读,难解 说。现在我写一张给你,可参考。“十九首”要多读几遍, 要背得熟。 

  我们到乡下去,一定买些东西来给你和小冰。暑假中一定带你和小冰到外埠去玩一趟。 

  这星期倘你来,有一册书你可看看:这书是俄文版的 《小学图画》。放在我书桌右手的绿书架的顶上,很大,你可看图。有许多写生画图,对学画是有益的。(此书是出版社要我和小娘姨译的。)

  〔1952 年〕五月十四日〔上海〕 

  (十四)

  慕法林先: 

  来信收到。你们为我祝贺,一片好心。林先提议会餐, 

  太过夸张,不甚相宜,或者,稍迟再说可也。房屋归还或 他迁,现尚未定,正在从长计议。电视已归来,每夜在三楼开放,邻里都来借看,非常热闹,盖弄内唯有此一电视也。林先说永不喝酒,何必!少饮清欢可也。余后述。

  恺字 〔1973 年〕一月十一日〔上海〕 

  致丰元草

  (十五)

  元草:

  寄来《红楼梦》一部,已收到。此书印刷甚精。你去年来沪,至今已近一年,时光过得快!此一年间,此间诸人皆健好无恙。满娘、雪姑母亦健康。我曾赴杭州,母曾赴石湾,均得快晤。唯崇德荷大伯于上月病逝,八十三 岁,跌了一交,伤了脾,开刀医治无效,竟死。国庆节上海灯火辉煌,想北京必更热闹。 

  恺字 〔1973 年〕十月二日〔上海〕 

  致丰宁馨

  (十六)

  软软:

  此次我游杭,非常快活。第一是看见满娘健康,甚为欣慰。今世长寿者多,此间有九十八岁之婆婆自去泡开水者。可知百岁以上不希奇也。 

  我经此锻炼,脚力也大进步。秋天再来时,可以不要胡治均了。 

  当晚华瞻同南颖青青来接,坐小包车回家(胡中途下车回家) 分 “ 好东西 ” , 皆大欢喜 。《一剪梅》我在杭写了几张,因无图章(又因羊毛笔不惯用,故写不好,我爱用狼毫也),不好看。现另写一纸送你。扫墓竹枝亦另写一张,交满娘欣赏。 

  此间一切如常,窗前杨柳青青,也很悦目,终是远不及杭州之清幽也。 

  恺字 〔1973 年〕四月二日〔上海〕 

  延伸阅读:

  胸襟须广大,世事似浮云——忆我的爷爷丰子恺与我的父亲丰新枚 

  我的父亲是爷爷最小的儿子,小名“恩狗”,出生在抗战举家逃难路上的桂林。爷爷称这次逃难是“艺术的逃 难”,父亲是“艺术逃难”的儿子,后来通晓六国外语,能背数千首唐诗。 

  一起逃难的邻家小女孩叫佩贞,恩狗和姐姐们及佩贞常一起玩耍,爷爷就画了一套四十七开的《给恩狗的画》, 记录下孩子们童真率性的趣事,也算是青梅竹马的小故事了。印象深刻的一幅是佩贞说:“恩狗,把你脸上的麻子洗掉了,我再跟你玩”。恩狗说:“啊呀,佩贞,这是口水呀!不是麻子呀”。 

  这算是最初的垂涎三尺吧。 

  给恩狗的画

  20世纪50年代初,爷爷带着一家人在上海江湾五角场居住。二十多年前他在附近和几个好朋友一起创办了立达学园,当时鲁迅的家和内山完造的书店离这里都不远, 有许多值得回忆的事情。爷爷请了一位俄语老师教自己俄语,同时,小女儿一吟、小儿子新枚也一起学。丰家的语言天赋让他们很快就基本掌握了比英语还难的俄语,并在稍后一年多的时间里翻译了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然后又翻译了柯罗连科的四大卷回忆录《我的同时代人的故事》。爷爷带着他的小女儿、小儿子一起学习,一起工作, 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实践着家学、家教、家风、家训,还有家传。 

  给恩狗的画

  随着父亲考上天津大学去了外地,爷爷开始了和父亲长达十多年数百封的通信,彼此之间除了嘘寒问暖,相互关心,还有唐诗接龙,宋词藏字,读圣贤书,习天下理。家长里短饱含父子亲情,社会闲谈传递处世之道,彰显华夏文化的传统思想,蕴含敦亲睦族的礼让谦卑。 

  十年动乱的骤然而至,对爷爷的大批判的全面开始, 影响到了小儿子的职业规划,本来已经在上海科技大学研 究生毕业即将出国(计划去捷克,还特地自学了捷克文) 的父亲,变成了“反动学术权威”的子弟,被发配到河北沧州的化工厂工作,后辗转调到了石家庄华北制药厂当一名钳工。动乱结束后父亲又考上了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 再次硕士毕业。这是后话了。 

  爷爷在人生最后的几年期间,仍然笔耕不止,写随笔,画漫画,还翻译了多部日文小说以及佛学著作《大乘起信论新释》。同时,与父亲鸿雁传书更频繁,碰到某些敏感话题,就把话藏在诗词之中。他们相互了解,一点即通。一对可以相互多年吟诗作对、外文对话的父子,到了人生的最后阶段,是父子亦超越父子,精神和灵魂的交流更加印刻在彼此的信中。这就是爱屋及乌的基础随着我的诞生,“小羽”大量出现在爷爷与父亲的书信之中,尤其最后几年几乎每信必提及。我的名字是爷爷取的,与所有丰家第三代的孩子们都是双名不同,是单名“羽”。如今看来,我自出世便承载了爷爷对父亲无限的爱和遗憾, 以及希望和期盼 。。。。。。 

  《给恩狗的画》中还有一幅我印象特别深——恩狗看见两只白羊,便说是两只黑狗,众人大笑,恩狗大哭。 小孩子的世界里,什么是黑,什么是白呢?!大人的 世界里又什么是黑,什么是白呢?! 

  给恩狗的画

  处之泰然,顺其自然,是爷爷一生的人生态度。希望通过这部《丰子恺家书》,将这种思想呈现给各位读者。尤其是在这场不期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之后,我们大家都面临着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的再思考,再改变,再提升。 当今社会需要更多的人情、温情和亲情,一封家书胜却人间无数! 

  丰羽随笔于 2020年3月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