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从TikTok的爆红看当代艺术传播的新契机

发布日期:2020-09-23    来源:中国美术报     责任编辑:匿名    阅读:1174   版权与免责声明

来源:中国美术报 

  作者:殷铄

  近日,抖音海外版TikTok即将在美国下线的消息震惊了全世界。这一事件让世界瞩目的原因,是TikTok在短短的几年内已经成为了备受欢迎的手机应用程式之一。

  TikTok的成功首先当然是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功劳,精准的算法让每条短视频的推送都直达人心。然而更重要的是每一个短视频上传者用自己的创意让TikTok的内容包罗万象、丰富多彩,形成了一股潮流和文化现象。这些上传者中既有音乐家、演员,也包括了视觉艺术家甚至画家。

  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近几个月来在 TikTok 上发布了许多恶搞名画的内容,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图片:agcult

  科学技术的进步必然带来传播模式的变革。TikTok的本质是一种新型的社交媒体,它有趣、有创意、准入门槛低,几乎打破了传播学所有的规律。对于当代艺术来说,这同样是一个难得的机遇——TikTok,更准确地说是应用程序背后的人工智能算法,是当代艺术打破桎梏、走出困境的一个出口。

  自TikTok在海外上线以来,艺术家和艺术管理者们首先意识到这个病毒式传播的媒体平台的潜力。总部位于伦敦的数字艺术网站自2020年6月以来和TikTok合作的数字艺术创作项目,邀请了12位艺术家用作品诠释人类的12种情绪,集合了数字艺术中最具有想象力的元素,呈现出令人炫目的视觉效果。美国“80后”画家、雕塑家巴托什·贝达(Bartosz Beda)则敏锐地认识到TikTok可以帮助他宣传自己的作品,从而开始利用短视频来展现绘画的过程和他在工作室创作的场景。在短短的一个月中,他收获了几千个粉丝和成倍的订单。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用15秒钟就分享了有关艺术的信息”。这种便捷的传播方式,显然不是在画廊中的展览可以比拟的,甚至已经步入“传统”的在线展览也无法像短视频一样能够迅速地抓住观众的注意力。

  纽约新博物馆为 TikTok 在线展出的 “WE=LINK”项目作品  图片:新博物馆

  当代视频艺术的先驱之一西西莉亚·康迪特(Cecelia Condit)把她在1983年创作的艺术音乐剧《也许在密歇根》经过剪辑上传到了TikTok,拥有了超过1200万次的观看人次。这件作品是康迪特最自由、最充满想象力时期的杰作,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永久收藏。但直到今天,这段超现实的先锋视频才真正进入了大众视野,为世人所知。康迪特的走红,吸引了西方艺术界和媒体的注意。利用TikTok平台走红,一时间成为了很多未成名和已成名的艺术家的职业规划目标。

  相比上传视频的艺术家,艺术机构也很早就认识到了TikTok的发展潜力。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TikTok上推出了两个活动——“致敬经典”和“MET挑战”,鼓励用户去参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收藏和展览活动。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同样在其TikTok账号上持续推送了很多结合了自身收藏的幽默短视频,这种敢于创新的姿态受到了艺术家和大众的欢迎,但同时也引起了不少学者和同行的质疑——他们认为用各种夸张、变形的动画来演绎经典艺术,不符合乌菲齐美术馆这个“文艺复兴第一美术馆”的定位。但这些质疑者们也许没有意识到,以TikTok为代表的数字应用程序人工智能算法,早已在本质上催生了现代的文艺复兴。曾经被博物馆大门锁在象牙塔中的艺术,尤其是不容易理解的当代艺术,如果在技术浪潮到来的时候不抓住这一波难得的机遇,恐怕真的会步入消亡。在疫情来临的2020年,全世界的艺术机构都在竭尽全力地摆脱居家隔离带来的影响,除了利用虚拟现实等技术建立在线的展览空间外,TikTok上已经能够看到一些知名博物馆,如纽约新博物馆和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利用短视频来进行在线展览。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 TikTok 上举 办的“致敬经典”比赛作品截图

  虽然大多数人认为,TikTok并不是一个发表官方通告和传达严肃思想的地方,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就像质疑乌菲齐美术馆的人一样,认为短视频所承载的艺术不够严肃,甚至会破坏经典。这种担忧为艺术和大众之间的壁垒添砖加瓦,对当代艺术的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

  当代艺术在努力地获得大众认同感的同时,它必须克服一对矛盾的倾向——既不能让自己变得庸俗、琐碎化来一味地迎合大众,同时也不能变得太严肃,以至于失去更加广泛的“群众基础”。一些人认为艺术已经终结,现在它只是一种文化产品,和其他消费品没有区别。大多数人则坚持认为艺术在社会发展中仍然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配得上“崇高”的称号和地位。

  不过无论我们怎么看,艺术都是一个充满争议的概念,尤其当我们审视当代艺术之时。在视觉文化早已饱和的图像时代里,艺术不是被动接受的,它需要观众的注意力和能动性。我们所接触到的许多图像只是被我们消费,而艺术则让我们思考。虽然我们对莫奈用华美的笔触和敏锐的感觉捕捉光线感到惊奇,但也必须认识到,当下的艺术家们同样也在创作激励人心和富有挑战性的作品,这些作品将会鼓舞后代。

  It‘s Nice That 网站和 TikTok 合作创作的数字视频截图

  以TikTok为代表的人工智能算法和技术,对当代艺术的发展和传播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媒介那么简单了。已经有人提出这种算法是一种新的艺术形式,至少是面向年轻人的艺术形式。当代艺术需要进行的思考和改进,已经不仅仅是更新视觉样式甚至感官体验了。艺术和科技的结合一定是未来的趋势,而算法可能成为这一切的主宰。

  (图片来源于中国美术报及网络,侵删。)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本文来源:中国美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