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名人信札市场升值潜力无限 浙商龚经强家藏邓颖超多封信件

发布日期:2020-05-15    来源:中华收藏网    责任编辑:匿名    阅读:1085   版权与免责声明

    名人信札是否有很好的市场升值潜力

    相对于其他的史料记载,名人信札算是比较真实也比较全面地反映历史的证物。正如中国文物艺术品鉴定师联谊会常务理事经强所说,“名人信札兼具有史料、文献、文学、书法、文物等多方面的价值。” 对名人信札的收藏,藏家务必要注意以下几点:首先是名头,一般名头越大,价值越高;其次是年代,一般年代越久,价值越高;书写的内容和题材,一般内容好、题材佳,价值就高;书写的艺术,藏家应重点选择用毛笔书写的信札,如果书法是精品,那就是一件很好的艺术品,市场价值往往不菲;名人信札是要齐全,收藏信札最好带实寄封,因此很多名人的书札不仅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而且有着很高的观赏价值。

 

     邓颖超(1904-1992)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著名社会活动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她在7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为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毫无保留地奉献了自己的一切。她是20世纪中国妇女的杰出代表,也是中国妇女的骄傲,在国内外享有崇高声誉,深受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尊敬和爱戴。新中国成立后,邓颖超曾任全国妇联主席、党组副书记,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名誉会长,第四、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书记,第十一、第二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六届全国政协主席等职。“文化大革命”期间,邓颖超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1953-1964年间邓颖超与袁雪芬书的信,因为对于其作者所处时代的时事、政治、人情世风以及与友人在诗文唱和、学问探讨等方面皆有反映,可以说,从某个侧面真实地记录或反映了名人的思想、学术观点以及一些工作和生活情况,来寄托自己的理想,自己的喜怒哀乐是一 种表现,也是人们研究这一段历史和名人的重要依据。是它的历史价值和文献价值。

 


    这些信是邓颖超在1953年4月到1962年期间写给好友袁雪芬的,信全是毛笔书写,最长的一封超过1600字。信按时间顺序排列,分别是1953年4月3日、1955年2月7日、1956年12月15日、1962年12月18日、1964年11月26日,还有三封没有写明年份,只有月份,分别是3月10日、7月12日、11月6日。通过查阅历史资料,可以得知袁雪芬在与周恩来夫妇保持40多年的书信联系,邓颖超给袁雪芬写过40余封信。

    内容尽显两人姐妹情

    这8封信札,7封是邓颖超写给袁雪芬的,一封是邓颖超写给袁雪芬的妹妹袁灏的。内容多是关心鼓励袁雪芬好好学习、力求进步。话语虽少,却反映出她对国家戏剧艺术事业的关心和支持,同时透露出邓颖超和袁雪芬深厚的姐妹情谊。在1962年12月18日的这封信里,邓颖超对怀孕中的袁雪芬表示了极大的关心。这封信一共8张,为了书写方便,邓颖超2张连在一起写的。

    信中原文如下:亲爱的袁雪芬同志:你好,虽然很久没有写信给你,但是我常想到你、惦记你,有时也还谈到你。你怀孕后身体可好?心脏没有多大影响?希望你善自保重。一个女共产党既担负革命的工作,又要尽好母亲的职责,这是一件联系到思想和政治以至具体安排而又复杂的事情,这就需要很好的去掌握的。今年我的工作和活动量是近五年来最多最大的一年,因此,在上月末,很感疲劳,近日稍事休息又有所好转,望勿念。祝你和郑鍠同志双好,海芽乖健,妈妈健康。休息练字,写此寄意。邓颖超,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十八日。

    在邓颖超书信的落款下方,还有“周恩来同志附笔致意”的字样。

    邓颖超这些信札可填补空缺的文物价值、文化价值已经得到世人认可,同时以“存世仅此一件”的孤品的性质,更博得收藏家青睐。现在在网上可查阅到的邓颖超纪念馆里收藏的手迹手书里,关于1955年到1962年的书信内容有些空缺,因此这些信更显弥足珍贵。1962年的这封信还有一个珍贵之处就在于“周恩来同志附笔致意”的字样,从笔迹上看,很像周总理的亲笔。

亲爱的雪芬同志:

    话题要从哪里说起呢?的确,我曾经多次在家给你写信而且告诉了我的他。于是他不久前见到你时说我有信给你,回来一检查才知道并没有落实,他要我向你说明,因为于他的说话有关,先向你交代一下。

    今年入春以来我先后收到你两封信,随第一封信附来了你演“祥林嫂”的唱片,我曾放听过两三次,你的唱功比起前几年声带动过手术后的一段时间要好得多,也有进步的。在你的第二封信内谈到了“浪涛滚滚”因意见分歧而停下来不排练了。

    我看这样做是对的。这是一种对工作对艺术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凡有分歧的意见应在创造达到一致的基础的条件时再解决它。我们在北京看了北影拍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影视素材,我们看过有些人包括我在内认为是有缺点,要上演那就应做修改,北影如何处理的我尚未得知。顺告你,想能供你参考。详细意见留待不久见面时再谈。

    希望你不要把给我写信变成负担,一定要有什么“喜事”来报,才好写信。在你我之间,无论是思想,工作的什么问题,都可以谈的吗!你说对吗?

一切留待面谈,就此打住。

握手!

           健好!                             想

                                                      

                                                        邓颖超

                                                         1964.11.26

 

 

 

这些弥足珍贵的信札是装在信封和档案袋里的,其中注有中央文献出版社以及人民日报社王金凤字样的牛皮纸大信封,上面写有“邓颖超书信材料作品版物”等字样。王金凤是江苏宜兴人,1928年6月1日出生,历任新华通讯社北平分社记者,王金凤当时负责整理邓颖超的材料。这些信估计是王金凤当时整理材料时所用,至于如何流失到市面的,就不得而知了。(注:袁雪芬,1922年生,浙江嵊县人。时任华东戏曲研究院副院长,上海越剧院院长。)

 

     龚经强所收藏的邓颖超这些手札每件都是孤品,兼具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手札的书法价值和书法作品的内涵更深。袁雪芬在与周恩来夫妇保持40多年的书信联系,同时透露出邓颖超和袁雪芬深厚的姐妹情谊。

龚经强说:收藏名人手札藏家务必需要注意的几点是:手札收藏首重名气,一是作者的知名度,一般知名度越高,信札的价值就越高;二是年代,一般年代越久,价值越高;三是书写的内容和题材,一般内容越充实、题材越新颖,价值就越高;四是书写的艺术,藏家应重点选择用毛笔书写的信札,如果书法写得好,那信札的市场价值往往不菲;五是齐全,收藏的信札最好带实寄封。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本文来源:中华收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