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艺术品抵押贷款举步维艰

发布日期:2020-04-30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匿名    阅读:1210   版权与免责声明

 从典当到质押融资,从银行抵押贷款的声息悄然到网贷席卷而来,艺术品“钱生钱”的方式一直为金融业所试探。有业内人士透露,随着艺术品市场的调整,部分市场资金链断裂可能导致艺术品抵押重新兴起。然而,此前艺术品市场“骗贷”的消息时有传出,利用网贷推广艺术品资产包骗取融资的事件也已定案,艺术品抵押贷款还能走得动、走得远吗?  “抱团取暖”式的艺术品抵押  经营中国书画10余年的陈老板本打算和朋友合作,做中国书画的抵押典当业务,但是准备了两三年后却不了了之。“很多人不敢做,怕的就是鉴定这一关。本来我对鉴定画挺有信心的,因为除了我,还有其他行家可以掌眼,但是现在发现,有好画的人根本不用典当,想典当的人不可能有好画。”陈老板认为如果只想规规矩矩做这行生意,没有太大的商机。不过他也发现,身边不论是收藏者还是行家,在市场调整环境下都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现象,因此他推论:“艺术品抵押贷款接下来可能会重新兴起。”  艺术品抵押融资本身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可以说,艺术品抵押融资是中国的一个传统行业。”深圳某艺术品公司董事长叶强认为,自古就有典当行业,不过在新的市场中,艺术品抵押融资的方式更多样化。  “艺术品抵押曾经一度是典当行的主要业务门类,但是由于当前艺术品市场环境更为复杂,真伪难辨,所以典当行的抵押融资业务没有在大范围展开。银行中也有尝试艺术品抵押融资业务的,大体的做法是在有担保机构担保的前提下,为艺术收藏机构提供中短期艺术品抵押融资服务,因此严格意义上并未全面承认艺术品的抵押物性质。”上海文化艺术品研究院执行院长孔达达透露,近来农业银行上海自贸区支行也表示将开展此方面的尝试。  记者了解到,不少艺术品抵押贷款是私下进行的,是同行之间的“互助”。“其实不就等同于银行业的‘同业拆借’吗?”广州某画廊的经理告诉记者,他曾经在经营上遇到很大困境,正是因为把自己的藏品抵押给另外一个机构,获得一笔资金,才得以渡过难关。“我个人认为这种抵押贷款最好在行家之间进行,互相知根知底,也懂艺术品的价值,是业界‘抱团取暖’的方式之一。”他说。  银行鲜有艺术品抵押业务  然而,同行之间的抵押贷款只是一种偶尔为之、不成规模的互助行为,更多的金融机构看重的是普通从业者带来的机会。2011年前后正是艺术品抵押融资产品涌现的时候,云南的普洱茶、新疆的和田玉,广东的茶叶市场和四会的玉器市场都出现了相应的抵押贷款方式。“珠宝是深圳非常重要的产业,所以珠宝经营企业或者相关的小贷公司就可以提供珠宝的抵押贷款。”叶强举例目前该类业务依然在继续运作,不过范围还是局限于行业之内。  到了2013年,北京银行南京分行和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推出艺术品拍卖融资产品“艺拍得”;潍坊银行发放艺术品质押融资贷款1.7亿元;今年,长沙银行推出艺术品抵押贷款产品“逸品贷”。与此同时,艺术品融资新方式——P2P融资抵押(网贷)开始兴起。叶强认为这是一种创新:“微小企业贷款用艺术品、珠宝翡翠作为抵押物,向普通投资者融资并给予一定的回报率,令艺术品抵押融资走向大众化。”  不过,“看起来很美”的艺术品抵押却面临现实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无论是“金缕玉衣骗贷”事件,还是业内疯传的“大藏家高价买藏品为贷款”的猜想,以及不法分子利用网贷平台骗取资金的案件,都令很多业内人士对艺术品抵押存有警惕或抗拒之心。从事艺术品基金的陈先生就以“这是一件极其不靠谱的事情”来形容艺术品抵押:“现在国内拿去抵押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假的,我们不想找这种麻烦。银行很多抵押的都出事了,现在基本不给抵押。”  记者也向多家银行了解情况,相关负责人士或表示没有艺术品抵押业务,或回应“没有听闻相关的消息”。记者又登录几家国有银行的官网,发现在“个人抵押贷款”中均无艺术品抵押的业务,只有个别银行允许黄金抵押贷款,记者打通其中几家银行的热线电话,业务员均表示未查询到艺术品贷款的业务。  “在中国,艺术品抵押融资业务尚在起步阶段,由于对艺术品行业缺乏了解,因此大多数金融机构不敢贸然尝试。”孔达达说,艺术品抵押融资是一个涉及面很广的业务,并非只是鉴定和保管的问题。对此项业务门类的风险评定是一个核心问题,中国金融机构在风险的研究、建模以及防范方面还有不小的成长空间。而国外开展此项业务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甚至还有专门从事艺术品抵押融资业务的银行。  收藏者抵押艺术品难获期望值  “如果企业、收藏者出现资金问题,其收藏品往往低于市场价格很多。”孔达达就有这样的经验,他所在的研究所曾为一些破产企业做司法评估,其中一个企业号称总估价超过5000万元的藏品,通过综合评定,实质却不到500万元。  “尽管不少作品已经有公开的拍卖或交易记录,但要将其作为抵押物时无法判断谁估的价更准确,也无法保证评估方与委托方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关系。”陈老板表示,还有许多画家新创作出来的作品是没有流通和成交记录可查的,这些作品过后有可能变成一笔糊涂账。  艺术品估值有如此大的空间,给予某些“有心人”操作的空间。孔达达认为主要有两种操作手段:一种是艺术机构、收藏家通过拍卖令自己的藏品获得天价,以此作为筹码与银行谈判;第二种是个人或企业的收藏者在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后拿艺术品与银行进行洽谈、换取资金,而这些藏品的估价往往只通过个体的专家、学者来做相应的评估和鉴定,不具备法律层面的规则。  因此,孔达达认为,艺术品抵押融资需要一系列完善的艺术品评估体系,而这与常规的资产抵押有区别:“由于艺术品本身的变现渠道狭窄,更增大了此类业务的风险,任何一个环节的纰漏都会给金融机构带来损失,因此艺术品评估体系在艺术金融的开展中显得尤为重要。”  在策展人劳先生看来,艺术品的鉴定和评估话语权掌握在少数人手上是一件非常不规范的事情,而艺术品缺乏流通性也是一大短板:“同样作为抵押的对象,房地产在市场中流通性较强,所以具备抵押的条件。”不过他认为,如果是流传有序的艺术品,在市场中相对具有抵押的资格。“比如要是现在刘益谦愿意把鸡缸杯拿出来抵押,应该会有很多机构愿意接手。”他说。  对于艺术品抵押难以实行,叶强认为还因为中国艺术品的概念太大了:“品类太多了,凡是能收藏的都几乎被称为艺术品。”劳先生认为西方的艺术品种较少,而且有完整的体系,所以具备被抵押的条件。有数据显示,美国整个艺术品融资的市场规模超过70亿美元,单笔艺术品质押贷款额度在25万美元到1亿美元不等,贷款期限最长达5年。不过叶强并不认为外国在艺术品抵押上就全是“清白”、没有任何操作的部分。  打包艺术品抵押贷款风险相对低  “如果控制不好风险,没有切实有效的监管机制,漏洞的确会很大。”孔达达认为这是银行在艺术品抵押贷款业务中保持低调和沉默的原因。在与一些银行行长交流后,他还发现,即使这些高管对于艺术品抵押贷款有浓厚的兴趣,也有发展的意图,但是往往一到分管部门就被“扑灭在萌芽状态”,“银行的风险不是一般艺术机构能比的,因为他们还要综合考虑货币发行量、股票指数、国际形势等因素。”  不过,艺术品毕竟只是一个小众的品类。“即使在国外,艺术品抵押融资也是一项小众业务,通常是面对高净值人士、企业家等一些高端客户,金融机构对此类业务的客户非常了解,对艺术品的价值和艺术市场也有深入的认识。”孔达达认为,艺术品抵押业务的成功展开有助于提高艺术品的流通性,如果可以形成一个成熟的体系,无疑对艺术行业的规范化也会起到一定的促进作品。  他建议金融机构可以衡量对比单一艺术品和综合艺术品的风险:“一幅齐白石的作品今年估价为5000万元,经过一年经济形势的变化,明年的价格是否能值5000万元,真不好说;再比如当代艺术很火的时候,曾梵志作品能卖1.8亿元,如果今年把这件1.8亿的作品抵押给银行,但1000万元也没人愿意接手,怎么办?所以金融机构最好采用综合艺术品抵押的方式,把不同的艺术整合打包评估,也许今年书画行情跌了,明年瓷器行情就上来了。综合风险相对小于单件的风险。”  艺术品抵押大件事回顾  ★2010年,王耀辉在以4.3亿元高价拿下黄庭坚的《砥柱铭》之后,在短短数月内便将其作为质押物,联合吉林信托发起设立了“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这只2年期的信托计划募集了4.5亿元。  ★2011年,一件自制的“金缕玉衣”曾成功骗取银行贷款10亿元,后造成银行6亿元的损失。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本文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