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朱浩云:大千知音谢玉岑的艺术及市场走向

发布日期:2018-12-26    来源:新浪收藏    责任编辑:Gogo    阅读:1182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包装网讯】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国内艺术拍卖兴起时,谢玉岑作品在市场上几乎见不到,那时,不要说谢玉岑这个名字藏家不知,即便拍卖行或是笔者也很陌生。笔者还是在研究张大千时才得知这位“江南才子”谢玉岑,之后,随着对大千研究的深入,越发感觉谢玉岑不仅诗词卓越,书画斐然,而且人品出众,交友甚广。特别是大千诗词能够达到很高的成就,除了他的恩师传授外,与谢玉岑的帮助、点拨是分不开的。可惜,1935年年仅37岁的谢玉岑就因病离开了人世,中国艺坛失去了一位极具才华、极具潜质的词人、诗人、书画家。(附图1~5

附图1:谢玉岑先生像

附图2。该合影大约在1929年冬至1931年期间,经查对仅确认第三排右起第一人谢玉岑,第二人贺天健,第三人马骀,第四人陆丹林,第六人郑午昌,第八人王师子;第二排右起第二人夏丏尊,第五人黄宾虹;第一排右起第二人王个簃,第三人张善孖。其余诸位姓名不详。(郎静山拍摄)

附图3;《惠荫园秋禊图》右起第一排第一人钱仲联,第三人范烟桥,第五人陈石遗;左起第三人金松岑,第七人王蘧常,第八人张大千,第十一人为谢玉岑

附图4.1933年由谢玉岑题签封面的珂罗版《大风堂兄弟画集》

附图5。张大千题签封面的《玉岑词人悼感録》

诗词书画才华出众

谢玉岑(1899~1935年)是民国著名的词人、诗人、美术社团活动家,与张大千有“谢诗张画”之称。他还在多个艺术领域颇有造诣,如书法、绘画、书画收藏、书画评论等。名觐虞,字子楠,号玉岑,别号孤鸾,江苏常州人。江南大儒钱名山(振锽)入室弟子和佳婿,著名书画家谢稚柳、谢月眉之兄,谢伯子之父。自幼聪慧,天赋很高,14岁师从钱名山,“三年尽通经史,为文章下笔瑰异,篆分书力追秦汉,不同凡近。”

1919年,恩师钱名山把自己的女儿钱素蕖(1900~1932年)嫁给了谢玉岑。1925夏,谢南游永嘉,执教于省立浙江第十中学,与在同校任教的夏承焘(瞿禅)订交,以同研词学而成为毕生知已。一年后旋至上海执教于上海南洋中学、爱群女中和国立上海商学院,课余以诗词书画掉鞅海上艺苑。

1931年与张善孖、张大千、黄宾虹同住上海西门路西门里,最初谢由张善孖介绍认识张大千,两人一见如故,志趣相投,亲密无间,成为知音。谢玉岑对张大千的绘画最为激赏,并认为大千日后必在中国画坛诧叱风云;张大千对谢玉岑的诗词敬佩有加,五体投地。两人在上海西门里居住期间,他们时常合作,张绘画,谢在画上题诗作词。谢诗张画,彼倡此和,珠联璧合,为人珍视。他们还共同参加或是发起成立了不少影响甚大的文人雅集和美术社团,如“秋英会”、“寒之友社”、“九社”、“蜜蜂画社”、“中国画会”、“艺海回澜社”等。

当时,谢所结交的几乎都是国内艺术界重量级人物,如叶恭绰、于右任、张善孖、张大千、王一亭、徐悲鸿、陈树人、黄宾虹、吴湖帆、贺天健、郑午昌、陆丹林、王师子、方介堪、冯超然、王蘧常、汪亚尘、钱瘦铁、郑曼青、马公愚、姜丹书、白蕉、朱其石、王春渠、王个簃、谢公展、符铁年等等。每逢雅集,大家翰墨淋漓,尽情挥毫,以诗言志,以画喻节,极一时之盛。

1932年谢玉岑的爱妻钱素蕖病逝,谢玉岑十分哀痛,据谢家后人透露,张大千曾在玉岑丧内后画了一百幅白荷花(因他夫人名素蕖即白荷)安慰他,也许是忧伤过度和操劳,1935年谢不幸因肺疾而殁。当他家居养病时,时张大千住苏州网师园,那时交通不像现在那么方便,80多公里的路程还是很远的,但张大千每隔一日,必往探病,每去必带画,还时常给谢玉岑送来水果册页“疗疾”。因为谢玉岑平生喜食水果而这时因畏寒不能吃水果。

值得谢玉岑安慰于泉下的是,他跟张大千的交情,由他的胞弟谢稚柳延续了几十年,直到张大千下世,始终不渝。据说:当谢玉岑自知不起时,曾郑重地以爱弟相托;请张大千将谢稚柳列入门墙。尽管谢稚柳比张大千小十一岁,但张大千当时表示:“你我交情如同胞手足,你的弟兄就是我的弟兄。稚柳有兴趣学画,我一定尽我所知指点他,不必列名于大风堂;手足之情,不更胜于师弟之谊?”所以,大风堂弟子都尊称谢稚柳为“师叔”。谢玉岑去世后,张大千题写了“江南词人谢玉岑之墓”。

谢玉岑才情横溢,多才多艺,精诗词,工书法,善绘画,能篆刻。时人曾评价他词第一,书法第二,诗文画第三。谢成名很早,生前声望很高,像1933年张善孖和张大千出版的珂罗版《大风堂兄弟画集》就是由谢玉岑题签封面,画集内共有20幅作品,其中8幅张善孖,12幅张大千,20幅中居然有18幅有谢玉岑题诗题词,见证了谢诗张画争奇斗艳、交相辉映的风流和绝唱。

要知道30年代之前,张氏昆仲出版画集都是请德高望重、大名鼎鼎的恩师曾熙题签,曾熙去世后,张氏昆仲则请谢玉岑在画集封面上题签,这一方面是张氏昆仲与谢玉岑关系非同一般;另一方面表明谢玉岑当时在艺坛声望不在大千之下。除了为大千画集题签,谢还为郑午昌的《郑午昌山水画集》、赵古泥的《古泥印集》、朱大可的《古籀蒙求》等题签,至于请他为画家的画册题卷首语的则更多。对谢玉岑的诗词,前辈如朱疆村、叶恭绰、林山腴、高吹万、金松岑等都曾给予很高评价。不过,最让笔者心潮澎拜、刻骨铭心的是他爱妻去世后,谢给他的老师、岳父钱名山留下的经典不朽绝句——“欲报吾师,惟有读书;欲报吾妻,惟有不娶”。

谢玉岑还擅长书画,书法“初学小篆分录,法度既备,进而为篆及三代金石文字,凡鼎彝尊戈瞿量度碑瓦以及殷墟甲骨文流沙坠简之属,靡不致力。故其书气局闳博,不名一家。”书法最精篆隶,尤擅长写篆书长联,所书钟鼎金文,有论者谓:“可胜缶翁(吴昌硕)”。绘画擅山水、松梅,创作“以书法写松梅山水,名手多叹勿如,以为在雪个、穆倩之间。”故张大千、吴湖帆早年咸称:“当今外行画(泛指文人墨戏之属)海内当推玉岑第一”。

1972年张大千在四十年回顾展序中言“文人余事,率尔寄情,自然高洁,吾仰陈定山、谢玉岑!”尽管谢的作品文人墨戏,但谢结交的都是国内顶尖绘画高手,自然看得多、眼界高,作品画法疏简,枯笔干墨,意境深邃,有倪云林的格调和风范,惜其画迹流传不多。谢玉岑也是一位收藏家,当时仅收藏名家书画扇就近千余,名家信札上千通,张大千画作百余件等。著有《孤鸾词》《白菡萏香室词》。谢玉岑弟子中以苏渊雷最为杰出。(附图6~9

附图6。谢玉岑1934年作篆书十二言联(2014年匡时国际42.55万元成交)

附图7。谢玉岑1931年作篆书十四言联(2014年上海明轩36.8万元成交)

附图8。谢玉岑1932年作渴笔山水镜框水墨纸本,尺幅55×40.6厘米(2013年苏富比(微博)52.5万港元成交)

附图9。谢玉岑1930年作水仙镜框,画心尺幅30.8×32.3cm2015年苏富比35万港元成交)

书画收藏渐入佳境

在艺术市场上,谢玉岑的作品很早就在市场上流通,早在1922811日,年仅23岁谢玉岑就在《兰言报》上刊登润格广告:“篆隶润格对联一元,条屏二元,八尺加倍,便面五角。收件处:大街元春扇号、局前街新群书社、白家钱氏寄园。”之后,润格稳步攀升,据《近现代金石书画家润例》所载:“1929年教育部全国美展出品标价:谢玉岑八尺屏六条一百二十(元)”、“1933年书画价目:谢觐虞三尺十三元。”比照同期所载:“王师子三尺十元;王个簃四尺八元”来看,其当时的润格已高出侪辈。

19341月,在德国柏林普鲁士美术学院举办的中国现代美术展览会上,参展作品的书画家都是一代俊杰,如谢玉岑、陈树人、郑午昌、齐白石等。如今,齐白石已成为中国美术史上画价最高的书画家之一,但在当时,其润格则是几人中最低的。从柏林美展作者出品表所示,谢玉岑有三件作品参展,每件四百金马克、陈树人二百金马克、郑午昌二百金马克、齐白石一百一十金马克。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一元金马克相当于今天的人民币约百元。

1949年后,由于各种原因,谢玉岑渐渐淡出了人们视线,以至于九十年代初国内艺术拍卖兴起后,无论是藏家乃至拍卖行对谢玉岑这个人物都十分陌生,并导致各大市场上几乎见不到他的作品。1999年,在谢玉岑诞辰100周年之际,国内众多著名学者、词人、诗人、书画家纷纷撰写纪念谢玉岑先生的文章,有关部门还专门编辑出版了《谢玉岑百年纪念集》。之后,国内不少拍卖行开始挖掘谢玉岑书画,但因藏家认知度不高,所以谢的作品成交价格一般。

2008年他的《篆书十二言联》在嘉德以8.6万元拍出,这已是当时谢的最高价了。近几年,谢作品开始受到海内外藏家的关注,包括与张善孖、张大千、郑午昌、郑曼青、王师子等合作的书画作品。2014年,谢玉岑1934年作《篆书十二言联》在匡时国际以42.55万元成交。同年,谢玉岑1931年作《篆书十四言联》在上海明轩以36.8万元成交;2016年,匡时国际以无底价推出谢的《行书五言联》,获价8.5万元;2017年,谢玉岑《行书十四言联》被西泠印社拍至29.9万元。谢的绘画尽管亮相不多,偶有露面,价格不菲。2010年,谢1933年作《书画》扇面在上海崇源亮相,获价8.96万元;2013年,苏富比上拍谢玉岑1932年作《渴笔山水》镜框,尺幅仅2平尺,估价3~5万港元,上拍后,受到众多买家追捧,结果被一买家以52.5万港元收入囊中,此价高出估价高端9倍多,若以每平尺计价,高达26万港元;2015年,苏富比推出谢玉岑1930年作《水仙》镜框,此作属于小品类,尺幅不到1平尺,估价3~5万港元,结果被拍至35万港元,高出估价6倍。

从上可看出,这几年谢玉岑书画作品在市场上一改以往颓废疲软的走势,由弱转强,并出现了书画比翼齐飞。有迹象表明,未来谢玉岑的作品市场前景值得期待,原因有四:

一是谢玉岑的书画个性鲜明,成就很高,只不过诗词的辉煌掩盖了他的书画成就。早年在温州浙江第十中学执教时,谢卓越的文艺才华曾惊动了当地的文化界。为此,当地人士以及他的学生纷纷求他的墨宝,几近有“洛阳纸贵”的盛况。在浙江十中的校友人中,教员马孟容和马公愚兄弟,图书馆主任金嵘轩,教务主任、校长张幼任等,他们都喜爱收藏谢玉岑的书法作品。尤其是“一代词宗”的夏承焘,更是藏有谢玉岑的书画作品多幅。谢的绘画尽管很少,所作多自娱自乐,但诗画相融、格调极高。特别是山水简洁空灵,画面既不见飞鸟、也不见人迹,却有一种空旷孤寂、超然物外的意境。所以,无论是民国一流大画家张大千、吴湖帆、郑午昌,还是一流书画评论家陆丹林等都给予了极高评价。1948年,张大千在北平时,画坛高度评价他的画,他谦虚而又严正的说:“中国当代画家只有两个半,一个是溥心畲,一个是吴湖帆,半个是谢稚柳,另一半已经故去,那就是谢稚柳之兄谢玉岑!”

二是随着谢玉岑艺术研讨和宣传力度的加大,尤其是谢氏家乡文博机构及后人不遗余力地挖掘、收集谢玉岑的资料,出版和再版了《玉树临风——谢玉岑传》《谢玉岑诗词书画集》《谢玉岑诗词集》《谢玉岑百年纪念集》《玉岑遗稿》《玉岑词人悼感录》《谢玉岑集外佚诗遗文》等书籍画册。这些对还原一个真实的谢玉岑,帮助人们正确认识谢玉岑的艺术成就、影响、地位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也影响了不少海内外藏家和投资者关注谢玉岑的书画、诗词乃至信札。

三是随着海外著名拍卖行对谢玉岑书画作品的挖掘,后市会有更多的谢玉岑书画亮相海外市场,尤其是香港苏富比多次推出谢玉岑的作品,有的尽管尺幅只有一二平尺,但成交相当理想,这预示着谢玉岑书画艺术已开始受到海外市场的追捧,而海外走强的效应势必会影响到国内买家。

四是谢玉岑的作品尽管这几年价格逐渐走强,但总体看仍然偏低。特别是谢玉岑作为民国前半叶艺坛诧叱风云人物,其诗词、书画、信札作品不仅有很高的艺术和观赏价值,有的还具有很高的文献价值。据悉,明年将迎来谢玉岑先生和张大千先生诞辰120周年,海内外有关机构都会举办有关纪念谢玉岑和张大千的系列活动,届时,谢诗张画又会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同时,谢诗张画也将为市场提供一个很好的题材。相信日后随着研究谢玉岑的深入和藏家对谢玉岑艺术认识的提高,喜爱谢玉岑的书画的人会越来越多,相信市场终究会公正谢玉岑。


本文来源:新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