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2018秋拍有所降温 艺术品拍卖离春天还有多远

发布日期:2018-12-19    来源:羊城晚报    责任编辑:Gogo    阅读:1295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数据显示,1-10月文物艺术品和股权债权、房地产等拍卖业务成交额均出现了超过20%的降幅。有业内专家分析,今年内地秋拍市场普遍表现欠佳,过亿元拍品仅有4件,市场其实并不缺乏精品,缺的是“买气”,这也导致一些拍品最终低价成交,甚至流拍。这对于拍卖行业而言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而且这种态势可能还将延续。

拍行“王牌”频出,高价拍品的成绩未尽人意

在刚刚过去的半个月内,各家拍行的秋拍都相继紧锣密鼓地展开,在经历过春拍资金收紧、竞争激烈、优秀拍品稀缺等因素的影响后,今年秋拍如何在市场寒冬下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也备受期待。为了能在资金缺乏的市场中分一杯羹,不难看出本季秋拍几家拍行都纷纷打出自己的“王牌”。

从各家拍行的具体情况来看,迈入第25个年头的中国嘉德打出“周年牌”,来自全球的顶级收藏团体、知名私人藏家都为嘉德秋拍提供了一批高质量的私藏。最终,中国嘉德不负众望地交出了24.75亿元的成绩单,较春拍总成交额提升了22%,其中3件拍品进入“亿元俱乐部”,其中,张宗宪旧藏齐白石《福祚繁华》以9200万元成交(如下图),潘天寿巨幅指墨《无限风光》2.875亿元成交。此外,古籍善本专场也表现得格外“霸气”,安思远藏善本碑帖11种以1.926亿元超高价成交,创造了世界最贵善本的最高价纪录。

在大型拍卖企业牢牢控制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的形势之下,中小型拍卖企业无疑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北京东正拍卖就悄然退出秋拍序列。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中小型拍行打出“特色牌”,北京银座就推出了主打京剧用品的“声闻振雅——梅兰芳暨师友故物”专场,并斩获白手套。北京荣宝则推出包括“石蕴山辉·巴林石集珍专场”在内的16个专场,取得7.58亿元的成绩。

梳理今年的秋拍不难发现,高价拍品的成绩情况似乎未能尽如人意,仅有4件拍品进入“亿元俱乐部”,不及春拍所产生的6件过亿元拍品,多件有望破亿元的拍品未能高价成交。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分析称:“拍卖行业是一个信心行业,市场并非是缺乏资金而是藏家对艺术品市场的信心不足,在经济整体并不乐观的态势下,许多藏家都表现得非常谨慎。”

“减量提质”,艺术品市场的爆发期不会在短期内出现

然而,早在在2018香港第一轮秋拍中,已能感觉到市场的降温,保利的香港秋拍总成交额从去年的18.08亿港元大幅下跌至今年的9亿港元。而在将近年末的第二轮,降温之势更加明显。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成交率仅73%,朱德群重要作品流拍,被寄予厚望的苏轼《木石图》成交价仅与估价持平。

在接受媒体采访中,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也提到了“要做好过冬的准备”,甚至考虑到了“接下来半年的征货会比较艰难”。

市场真的没钱了吗?魏蔚显然不这样认为。她举例道,11月中旬的佳士得纽约拍卖上,大卫·霍克尼《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以9031万美元刷新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纪录,威廉·德·库宁、爱德华·霍普都创下个人拍卖纪录,同期的日内瓦佳士得,被命名为“粉色遗产”的18.95克拉粉钻也以5037.5万美元的成交价打破粉钻成交纪录。这些数据证明了,“整体来讲,市场还是有钱的”。

如魏蔚所言,朱德群画作流拍的一大原因是估价高于市场预期,这是个委婉的说法,实际上就是对于现在的市场而言,还不能承受以这个价格去买朱德群的作品。估价上的失误也曾经让苏富比(微博)受伤,2018上半年苏富比净利润比去年同期下降23%,苏富比方面认为两幅重要作品表现不佳是净利润下降的主因,后据多家媒体报道,这两幅作品分别是1.39亿美元落槌、但远未达拍卖行预期的莫迪里阿尼《裸女》,以及估价4500万美元,但落槌价仅3600万美元的毕加索《写作的女人》。这些案例表明,未来拍卖行需要对市场有更冷静的判断,对作品有更谨慎的估值。

今年秋拍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将“减量提质”这一老生常谈的策略落到了实处,从京城几家拍行的拍品数量来看都比往年下降明显。比如北京保利拍品规模缩减了30%,同时现当代部分只保留了夜场拍卖。而在刚结束的广东崇正秋拍上,此前持续多年、叫好叫座的“九藤书屋”系列专场也暂告一段落。

实际上,艺术品市场在经历了2010年的爆发期之后开始进入调整阶段,以往认为的“周期理论”似乎早已不再适用于今天的艺术品市场,究竟何时才能完成这一轮的调整尚未可知。“在买家需求量不断增长的形势之下,艺术精品在供不应求下上涨似乎不言而喻。而那些普货艺术品只会在与精品价格拉得过大后才有可能实现补涨,虽然这也许需要滞后较长时间,但也意味着艺术品市场的爆发期不会在短期内出现。”季涛说道。

明年春天,又将迎来新一季考验,期待到那时拍卖行们已做好充足的准备。


本文来源: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