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王进玉:文艺评论不能轻评重论

发布日期:2018-11-06    来源:新浪收藏    责任编辑:Gogo    阅读:1156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关于评论,毋庸置疑,要有“评”有“论”。如果非要给它们排个顺序,或分个主次,笔者认为,则应先“评”而后“论”。也就是说,对于评论而言,点评、品评、批评,应该是第一位的,是评论的首要任务,也是基础和根本。第二位的,或者说其次才是论述、论理、论证。

但现实中,很多评论家,尤其是学院派的一些专家、学者,却大都在坚持以考据为主的学术传统。他们过分注重“论”的部分,重理论、重考据、重引证,而轻评价、轻判别、轻分析,总认为“论”比“评”更重要、更严肃,也更显深度和厚度,以至于经常会拿现有的宏大理论谱系来“套”评论对象,可想而知,所写文章与评论对象往往是“驴唇不对马嘴”“风马牛不相及”。或者干脆把评论文章直接写成了中规中矩、不折不扣的学术性论文,而其中真正属于“评”的部分,诸如作品究竟好与不好、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如何进一步改进和提高等对此类现实问题的看法,所占篇幅则寥寥无几,更多的是“纵观艺术史……”“古人云……”“研究发现……”“资料表明……”等所谓“论”与“述”的段落,似乎以此才能显示和证明自己的知识水平与专业能力,而始终欠缺一种明确的、开门见山、一针见血式的评价、批评。

明明三五百字就能讲清楚的事情,非要写成像老太太的裹脚布那样又臭又长的文字,表面上看似旁征博引、娓娓道来,颇具学术风范,实际上却是在“掉书袋”“兜圈子”,玩弄文字游戏,或纯粹为了史论而史论、为了考据而考据,久而久之,也便丧失了评论中最可贵的问题意识、批评精神,以及敏锐的洞察和判别能力。试想,倘若一篇文章既没有鲜明的观点、态度,又难以起到褒优贬劣、激浊扬清的作用和效果,还破坏了评论文本应有的规范,助长了“轻评重论”的不良风气,这样的文章,怎么能够算作是合格的评论呢?

殊不知,评论最重要的就在于“评”,只有“评”的准确、精彩,“论”才有价值,才有可能出彩。评得不深入、不到位,则很难具有说服力,也自然失去了评论的真正功能和意义。务必要清楚,“评”是“论”的前提和基础,它为“论”提供必要的价值判断。而“论”则是“评”的补充和延展,它是为“评”服务的,为其寻找一定的理论参考或事实依据。所以,一定不能混淆了关系、颠倒了主次,否则对文艺评论工作的开展,以及评论文本的建设,都将十分不利。

另外,相对于“论”而言,“评”的难度则更高,也更需要眼力、胆识,更需要真知灼见,来不得半点含混、玄虚,远非一般人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容易。而当下,普遍欠缺的也恰恰是“评”,而非“论”。正因为鲜有优质的、耐读的品评类、批评类文章,才使得文艺评论一直为外界所曲解和诟病。因此,“评”才是当下评论最薄弱的环节,也是最亟须关注和重点开发的版块,它对于明辨是非、分清好坏,以及提升大众审美、传递价值观念等,都有着直接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千万不能对其轻视,或抱有偏见。

尤其在快节奏的当下,大家对冗长的论述类、考据类文章,已逐渐失去阅读的兴趣,甚至有着不同程度的抵触心理,一方面由于今天的我们,自主支配的时间的确有限,大家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能够尽快掌握更多真正有用的知识和信息。另一方面则因为当下太多所谓的学术性论文,格式化、套路化等问题严重,行笔中缺乏应有的立场和态度,文章里真正有质量、有价值的部分实在不多,读罢要么令人感觉晦涩难懂、一头雾水,要么则感觉平淡无奇、枯燥无味,如此一来,不如不读。倒是单刀直入、言简意赅、提纲挈领式的评论,恰恰是大众所欢迎的,也更加符合新时代对学术、对文艺评论的新要求和新期待。

的确,有价值的、优秀的评论文章,并非写得越长越好,也并非将学术词汇、专业用语堆砌得越多越好,最主要的还在于能否抓住问题的实质、关键、要害,能否一针见血、一语中的地予以指出、评价、批评,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无需刻意经营文章的篇幅,以及其他无关紧要的东西。

总而言之,“评”才是评论的主体,也是当前文艺评论的短板和弱项。一定要重视起来,在“评”上多下工夫,力求评出水平、评出见地、评出特色。当然,“评”和“论”其实有着不可拆分的关系,相互作用,彼此影响。本文也并非在说“论”不重要,相反,作为真正的评论家,在论述、论理、论证等方面同样不容忽视、不可偏废,只有具备足够的理论、史论等知识,熟练掌握一定的论述、论证等方法,才能为“评”提供更为充分的学理支撑,才不至于“评”得偏颇或走样。而对于那些胡诌乱扯、闪烁其词、隔靴搔痒、泼妇骂街式的评论,则理应予以反对和杜绝。


本文来源:新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