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名画中的最美女神 风华绝代

发布日期:2018-08-31    来源:ART艺术共赏    责任编辑:匿名    阅读:1283   版权与免责声明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仙女》威廉·阿道夫·布格罗《仙女》

  美人永远是绘画题材中不可或缺的素材,西方绘画更是如此。西方绘画大师笔下的缪斯之中:有神话故事中的唯美女神;有高雅端庄的贵妇;有贤淑神秘的女人;也有恬静纯真的邻家女孩。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但这些名画中的美人,不光拥有赏心悦目的皮囊,还有着画家赋予的那份骨子里的气质非凡,惊艳于绘画历史,令人瞩目于前恋恋不舍,留恋难忘~

  达·芬奇《蒙娜丽莎》

  提到西方艺术世界里的女性形象,就不得不提蒙娜丽莎。蒙娜丽莎美丽优雅,庄重贤淑,直至今日,她的神秘微笑,仍为无数历史学家和绘画家所倾倒。达芬奇用自己创立的薄雾法描绘的风景,把人们带到了无限完美的世界,它是卢浮宫的镇宫之宝。

  据记载,蒙娜丽莎原是佛罗伦萨一位皮货商的妻子,当时年仅24岁。画面中的蒙娜丽莎呈现着微妙的笑容,眉宇间透出内心的欢愉。画家以高超的绘画技巧,表现了这位女性脸上掠过的微笑,特别是微翘的嘴角,舒展的笑肌,使蒙娜丽莎的笑容平静安祥而又意味深长。

  这正是古代意大利中产阶级有教养的妇女特有的矜持的美好表现,不少美术史家称它为“神秘的微笑”。关于蒙娜丽莎的微笑。有很多说法,一种是说微笑表示她已经秘密地怀孕,另一种是说达芬奇通过蒙娜丽莎的微笑进行巧妙伪装,而蒙娜丽莎就是达·芬奇的自画像。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森林之神与仙女们》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艺术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的名言是:“先生!我经常告诉我的学生们,人们必须寻求美和真,必须使作品达到极致。只存在一种画,就是能把毫无瑕疵的美和完善呈现到人们眼前的画,如同委罗内塞和提香的作品一样。”

  这是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创作的一幅充满形式美感的作品。画家描绘了美丽的仙女们与森林之神在跳舞、嬉戏,塑造了充满诗意的神话人物形象及相互关系被刻划得维妙维肖。在森林幽暗的背景前,女裸体被画家以唯美的形式给予完美展示,特别是近景处的那位裸体女郎,背部丰腴柔美,线条流畅,匀称和谐,堪称无可挑剔,炉火纯青。这是一幅弥漫着音乐与诗情的作品,是“回到自然”的浪漫主义杰作。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迷失的仙女》 

  这幅《迷失的仙女》是布格罗的作品,画面主体是一个悬在空中的裸体女性,姿势很像是一个雕塑。这幅画还有一个名字叫《迷失的星星》。这两个名字表示的都是同一个希腊神话:提坦巨人阿特拉斯有七个女儿,因为受到猎人奥利安的追杀,因此被天神宙斯变成了七颗星星。变成第七颗星星的仙女名叫梅洛佩,由于曾与凡间的一名男子交欢,感到羞愧,所以发的光就比较微弱了。

  在布格罗的这幅画中,着力表现的是名叫梅洛佩第七位仙女,而把六颗明亮的星星都放在了画面的远景处。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仙女》

  布格罗集女性人体美于这一幅画中,罗丹曾这样赞美:“人体,尤其是心灵的镜子,最大的美就在于此,我们在人体中崇仰的不仅是如此美丽的外表,而是那使人体透明发亮的内在的光芒。”布格罗以古典主义的美学观念,运用古典艺术技巧,精致地描绘了理想的美人,她们非人间所有,因此人们称她们为仙女。 

  安格尔《泉》

  《泉》是安格尔最著名的画作之一。为了创作好这幅作品,安格尔竟酝酿了36年的时间。它通过一个抱罐倒水的裸体少女形象,表现了画家终身追求的古典美。这幅作品的动人之处,还在于它匠心独具地表现了少女的纯洁,在画面上创造出了一种恬静、思雅和抒情诗般的意境。

  实际上,画中少女上肢的姿态并不符合人体的动态规律。安格尔为了使少女的动态看起来更美,为她编造了这样一个不可能存在的动作。这幅作品对于水的表现非常神奇。从水瓶中倾泻而出的泉水是宁静的画面上最具动态的因素。但经过画家的巧妙处理,飞泻的清泉非但没有打破画面的宁静感,还使之平添了一种流动的韵律。

  乔尔乔内《沉睡的维纳斯》

  这是乔尔乔内最成功的油画作品,最后由提香完成。作品中的维纳斯展示出造化之美,没有任何宗教女神的特征:在自然风景前入睡的维纳斯,躯体优美而温柔,形体匀称地舒展,起伏有致,与大自然互为呼应。

  这种艺术处理不是为了给人以肉感的官能刺激,而是为了表现人的具有生命力的肉体和纯洁心灵之间的美的统一。这副画在形体、色彩、柔和的线条和景色的层次上都达到了高度的统一。这种充满人文精神的美的创造,是符合文艺复兴时期理想“美”的典范的。

  波提切利《维纳斯的诞生》

  维纳斯即古代希腊神话中的阿芙罗狄德,是爱与美的女神。根据希腊神话描述,维纳斯是克洛诺斯把自己的父亲乌拉诺斯的肢体投入海中时,从海中的泡沫中诞生的。

  15世纪后半叶,佛罗伦萨画派、艺术大师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即表现了这个爱与美的女神诞生时的情景:少女维纳斯刚刚跃出水面,赤裸着身子踩在一只荷叶般的贝壳之上;她的身材修长而健美,体态苗条而丰满,姿态婀娜而端庄;一头蓬松浓密的散发与光滑柔润的肢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烘托出了肌肉的弹性和悦目的胴体;风神齐菲尔吹着和煦的微风,缓缓的把她送到了岸边;粉红、白色的玫瑰花在她身边飘落,果树之神波摩娜早已为她准备好了红色的新装;碧绿平静的海洋,蔚蓝辽阔的天空渲染了这美好、祥和的气氛,一个美的和创造美的生命诞生了。

  戈雅《着衣的马哈》

  《着衣的马哈》穿一件紧贴身子的白衣服,束一玫瑰色宽腰带,上身套一件黑色大网格金黄色短外衣,暖调子以红褐色为背景,使枕头、衣服和铺在绿色软榻上的浅绿绸子显得分外热烈;而在《裸体的马哈》上,背景减弱了。姑娘的娇柔躯体被软榻上墨绿色天鹅绒的冷调子所加强。

  据一位研究戈雅艺术的美术史家维尼雅沙说,这幅《裸体的玛哈》是在外光下画的,理由是身体上有灰蓝色的阴影,但另一位研究者则否认此说。着衣玛哈的姿态神情与裸体玛哈完全相同。软质丝绸紧身衣包裹着玛哈的身体,仍然显示出玛哈丰满肉体的魅力,由于含蓄而更具性感。画家充分运用色彩来渲染情感:玛哈身着的白色衣裤,腰间束一玫瑰色宽腰带,上身套一件敞开的黑色大网格金黄色的短外衣,显得高贵、纯洁而热烈。背景的红褐色呈暖色调,与铺在软塌上的浅绿色绸子形成对比,由此可见画家作画时的热情。 

  戈雅《裸体的马哈》

  马哈在西班牙语中是指“姑娘”或“漂亮姑娘”的意思。戈雅所画的“玛哈”是谁,众说不一,至今仍是个迷。这幅《裸体的玛哈》,“玛哈”仰卧于榻上,头枕手臂,微微斜倚,腰肢纤细,按照当时学院派绘画审美的标准来看,她的头略大些,脚尖不合解剖结构,显然是画家有意为之。不论怎样,这幅作品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声誉。戈雅还绘制了一幅表情、姿态一模一样的《着衣的马哈》。现藏于西班牙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馆。 

  委拉斯盖兹《镜前的维纳斯》 

  女子裸体绘画在17世纪封建专制的西班牙是极其罕见的,这幅《镜前的维纳斯》也是目前我们所能见到的迪亚哥·委拉斯盖兹唯一一幅女性裸体绘画:这悠闲、侧倚的动势,这丰满、健美的身姿,使我们不禁想到威尼斯画派乔尔乔纳《沉睡的维纳斯》;但是,这扭曲而不失端庄的曲线美感,这背向观众而不失生命欲望的青春涌动,这寓世俗美于理想美的表现方式是富有创作性的,也是威尼斯画派中所没有的。

  这幅画标明了17世纪西班牙艺术家人本精神的觉醒,也标明了17世纪西班牙人文主义精神在绘画上的独特显示。 

  提香《乌尔比诺的维纳斯》

  画家将维纳斯置于一间贵族的居室中,似乎成了居室的主人,画中维纳斯直视着观众,对自己的裸体漠不关心。她的右手持有一束玫瑰花,而她的左手遮盖了她的外阴,挑逗地放置在中央。她的卧榻旁边有一只小犬相伴,而小狗常作为“忠贞”的象征。内室有一位侍女为浴后休憩的女主人备衣。提香将维纳斯置身于具有浓厚家庭情趣的环境中,有助于加强亲近温存之感,同时迎合了上层社会的口味。

  维纳斯的形象的塑造上,画家充分发挥了健美风格特色,着意于刻画理想的、健康完美的女性。维纳斯丰满、自然、柔和、充满了女性的青春美。这幅维纳斯成为提香类似题材中的佼佼者,也成为裸体女像中难以企及的典型。

  安格尔《大宫女》

  这幅作品描绘了具有东方风韵的后宫妃妾,笔法感性富有光泽,人物体态光滑柔美,神情充满神秘。

  这是安格尔画的土耳其宫中宫女闺房生活的情景,具有浓郁的东方情调。首先,就新古典主义绘画风格而言它破坏了色彩的“音域”,背景的蓝色与皮肤的淡黄色,人体的明暗与粉红色调等,都显得极不谐调;其次,女裸体态的夸张,成了变形美的试验。就此而言,安格尔显示了自己艺术的独立性和美学信念的独立性。倘若从历史的角度去看,安格尔的探索勇气是值得称道的。 

  伊凡·尼占拉耶维奇·克拉姆斯柯依《无名女郎》

  面前的这位典型的19世纪俄国知识女性,她侧身端坐,转首俯视着这个冷酷无情的世界,显得高傲而又自尊。这种姿式语言表明画中人物与这个世道格格不入,冷眼审视,不屑一顾,又不愿与之合流的神情,这隐含着当时一部分民主主义知识分子对社会的态度。

  这幅女子肖像显示的美在于性格表现,也体现画家的美学观。我们面前这位女子没有华丽服饰和贵夫人的打扮,而是入时得体,是上流社会有文化、有修养、品位极高的知识女性打扮。色调浓重且有变化,冷漠、深沉、俊秀的面孔鲜明突出,格外庄重、典雅而高尚。

  画家以现实主义思想,古典造型手法塑造了一位19世纪俄国新时代女性的完美形象。克拉姆斯柯依创作的这幅肖像,与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卡列尼娜是同一时期,因此有人说他画的这位无名女郎就是安娜·卡列尼娜。也有人说她是位演员。画家在肖像画中展示的是一位刚毅、果断、满怀思绪、散发着青春活力的俄国女性典型,形象塑造具有极大的感染力,是世界美术史上肖像画杰作。

  拉图尔《蓬帕杜侯爵夫人像》

  这位侯爵夫人本是路易十五的情妇,那一时代艺术家们的保护者。她的高雅与傲慢,细腻与成熟。她是一代美人、幕后政治家、艺术沙龙的主角、文化艺术的资助者和鉴赏家,她推动了精致绝伦的洛可可艺术,也把法国带进了灾难深重的“七年战争”。

  在法国历史上,从未有哪位女性像蓬帕杜夫人一般,既娇媚迷人,又长袖善舞,既着迷于政治,又热衷艺术。作为路易十五的情妇,她依靠美貌俘虏法王,使得自己的梳妆台成为王国大政方针的决策之地,当路易十五众多的情妇与路易十五一起随着时间的流逝化作历史的烟尘,她却成为法国文化史上的传奇人物,数百年后仍在不断地被人浅斟低唱。

  玛丽·卡萨 《花园中的年轻女郎》

  这幅作品传神地表现了一位年轻女子的纯真姿态。画面上少女的认真、专注神情,与迷人的体态,都融在了山花遍野的大自然中。

  温特哈尔特《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夫人》

  在西方历代画家们的笔下,表现贵妇人与美少女似乎是亘古不变的主题,这幅作品把贵妇人的高贵纯洁,典雅气质融为一体。里姆斯基·科萨科夫是俄国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他的音乐堪称俄国乐派的典范,其夫人古典与浪漫的诗意情怀,更能代表俄罗斯的精神。

  温特哈尔特在肖像画艺术上有着独特的表现魅力,他以松弛而流畅的笔法绘制了这幅气质优雅的肖像画。画中19世纪晚期俄国音乐家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的夫人身着华丽蓝白条纹长裙,松散而秀美的长发披在胸前,风姿潇洒地坐在椅子上,显露出这位夫人高贵的气质和浪漫的性格。

  雷诺阿《康达维斯小姐的画像》

  这幅作品是为一位银行家的女儿所作,画像上青春美丽的少女,含羞带笑,纯真优雅,给人以恬静与向往。

  格哈德《贝蒂》

  画家以照相般精确的手法描绘女儿贝蒂,画面上贝蒂转过身去红、白、粉的服装衬托出脑后的发髻,背影美妙传神,且给人以淡淡的忧伤。

  鲁本斯 《海伦娜·弗尔曼肖像》

  这幅肖像人物油画是用漂亮和生动的色彩笔触来描绘的,线条十分流畅。和他的主题性绘画一样,举凡人体形象,都画得骨质健壮,过于肉感,皮肤细嫩,扭捏作态。

  这是鲁本斯笔下的妇女形象的特点,可能是他所处的上流社会环境,迎合上层贵族的审美要求,所以他笔下的人物,尤其是妇女几乎都是贵妇人。在这里画家还刻画了形象的性格特征:她的眼神流露出一种乐观幸福的样子,构图严谨,色彩对比强烈;服饰显示了她的贵族身份,但不傲气。

  布歇《蓬巴杜夫人》 

  蓬帕杜尔夫人原名叫让·娜·安托瓦内特·普瓦松,出生于巴黎的一个金融投机商家庭,她是路易王朝第一美人,而且是才女,接着成为国王的私人秘书。路易十五封她为蓬帕杜尔侯爵夫人。

  布歇进入路易十五宫廷之后,被指定为蓬帕杜尔夫人的绘画教师,这是布歇为蓬帕杜尔夫人所作的肖像画中堪称最佳的一幅。布歇在画中充分表现了这位显赫一时的夫人形象,珠光宝气,雍容华贵,高傲而又目空一切,又集聪明美丽于一身,活灵活现于画布上,给人以强烈的印象。

  伊万·尼古拉耶维奇·克拉姆斯柯依《月夜少女》

  《月夜》是一幅被人誉为“爱情诗”的油画,它继承了俄罗斯艺术的民族性与文学性,叙述了一个美丽的故事。画家运用银灰色调来渲染月光笼罩下的夏夜:林木丛丛,万籁无声,参天的菩提树伸向夜幕,蔷薇花散发出迷人的幽香,草虫在低声吟唱,池边有阵阵蛙鸣,在这寂寞的长椅上,斜靠着一位身着白色衣裙的少女,正陷入沉思遐想。路边杂草丛生,如镜的池塘里漂浮着洁白的睡莲,它与墨绿色的菖蒲相映成趣。迷朦的月光洒在大地上,透过林木空隙又散落在美丽姑娘的身上,使她显得格外皎洁明亮,这诗一般的境界令人陶醉,令人神往。

  《月夜》是克拉姆斯柯依的成名作,也是他本人艺术生涯的最高峰,亦是巡回画派中最优秀的人物画。作为肖像画家的克拉姆斯柯依,始终注意对人的外貌、人的头部和面孔,特别是眼神的刻画,他所画的肖像,目光总是盯着观众,这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

  拉斐尔《披纱巾的少女》

  《披纱巾的少女》据传是拉斐尔极为意中人画的肖像。画家运用了极为丰富的绘画预言,充分发挥色彩表现力,每一笔都流露出一丝不苟的认真态度:女郎闪光的眼睛,安祥而略含笑的脸庞,华贵衣裙的百褶纹采用浅绛和银灰的调子来表现,与肌肤的色彩相辉映。这种大胆的用亮色来转换色彩的手法,显示了拉斐尔对绘画语言的自如运用,在16世纪的西方油画中实属首创。由于以真实对象为基础,作品刻画的理想化女性成份减少,去掉了不必要的神秘色彩,增强了形象的真实感,塑造了一位平凡而又具审美理想的女性。

  这是一种白色主旋律,它是从真实的对象中观察得来的。由于画家以观察为基础,女性的理想化成分减少了,去掉了不必要的神秘色彩,增强了形象真实感。


本文来源:ART艺术共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