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被埋没的宝藏:铜胎掐丝珐琅器

发布日期:2018-08-08    来源:艺术商业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290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近20年来,盛清三代的珐琅彩瓷器一直是拍卖场上的宠儿,动辄就有千万元、上亿元的成交价。而原本在清代宫廷中地位不输瓷胎珐琅的铜胎掐丝珐琅器,其整体价格水平却一直低迷,拍卖成交价能过几百万元已属难得,大量作品停留在十几万或几十万元的水平,你甚至能在春秋季大拍中,淘到几万元的精美作品。那么铜胎掐丝珐琅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真的不高吗?而造成此种现状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御制铜胎掐丝珐琅仿古缠枝莲纹大铜镜.jpg

御制铜胎掐丝珐琅仿古缠枝莲纹大铜镜

成交价RMB 6555000

北京保利2018

20年来,盛清三代的珐琅彩瓷器一直是拍卖场上的宠儿。在香港佳士得1999年的春季拍卖会上,一件清雍正珐琅彩月季绿竹诗意小杯就已拍出近2000万元的高价。到了2006年秋季,同样在香港佳士得,一件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成交价已逾1.57亿元。尽管2018年的拍卖市场十分冷静,香港苏富比(微博)的清康熙御制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碗的成交价也取得了近2亿元人民币的成绩。除了这些顶级拍品,诸多清三代官窑洋彩、粉彩瓷拍出几百万或者上千万元价格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清康熙 御制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碗 直径14.7cm.jpg

清康熙御制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碗直径14.7cm

成交价RMB193195268

香港苏富比2018.4.3

此碗使用了大块松石蓝色,显示出和掐丝珐琅之间的密切联系

同为清代宫廷用器,原本在宫廷中地位不输瓷胎珐琅的铜胎掐丝珐琅器,其整体价格水平却远远不及前者。目前过千万元的铜胎掐丝珐琅器是十分稀见的,价格能过几百万元已属难得,大量作品停留在十几万或几十万元的水平,你甚至能在春秋季大拍中,淘到几万元的精美作品。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是值得深思的。

景泰蓝好看在哪?我没太看出来

从晚清时期开始直到现在,铜胎掐丝珐琅器最为人熟知的名称为“景泰蓝”。铜胎掐丝珐琅器最早应于南宋(1127-1279)已由地中海沿岸传入中国,到了元代中国已开始自行烧制,时至明清两代,这项工艺在中国又续有发展。自古以来,掐丝珐琅几乎都以松石蓝为底色,另一方面传统上认为明代景泰年间(1450-1456)内府所烧造的掐丝珐琅品质最为精湛,晚清时期则流行将这类工艺称为“景泰蓝”。作为最能代表北京文化的现存工艺景泰蓝,它与花丝镶嵌、玉雕、牙雕、京绣等7项工艺被并称为“燕京八绝”。今天在北京的旅游景点,景泰蓝仍然是十分常见的京味儿纪念品。虽是久负盛名,但随着大量粗制景泰蓝在商铺里的贩售以及相关文博知识教育的不足,现代大众对景泰蓝的印象分往往不高。

清乾隆 铜胎掐丝珐琅螭龙纹.jpg

清乾隆铜胎掐丝珐琅螭龙纹

四方小瓶高10.3cm

成交价RMB57500

北京保利2018.6.20

不光是普通大众,即使是一些在古董市场中工作多年的人,也多有对铜胎掐丝珐琅评价不高者。一位国内知名拍卖公司的瓷器部高管,就曾向记者表示:“景泰蓝好看在哪?我没太看出来。”尽管这位高管也承认:过去在宫廷中,铜胎掐丝珐琅的制作成本要远远高于瓷胎珐琅器,因此产量也相对稀少。但他还是觉得,制作成本高,不代表艺术或者审美水准高。

然而应该注意的是,我们现代人对古董的评价标准会受很多因素的影响。例如:受某些古人品评记录的影响,受圈子内部赏玩群体的影响,或自身对古董历史和艺术价值的认知不足等。明洪武(1368-1398)初年曹昭所著的《格古要论》,是一本常被今人引用的古代文献,其中提到的“鬼国窑”指的应该就是铜胎掐丝珐琅。在曹昭看来:市面上虽有不少掐丝珐琅香炉、盏子、盒儿在贩售,但是这类东西花花绿绿的,是妇人才会用的;文人用器应该以清雅为贵,不该把格调不高的掐丝珐琅放到书房里来。文人群体,在古代拥有很高的话语权,是那个时代的意见领袖。就算在今天,如果古代文人说某些东西不够有格调,也有不少人会附和说它品位不高。可是从洪武到景泰,时间才过了半个世纪,人们对掐丝珐琅的评价就已有所改观。景泰年间,王佐在《格古要论》中补记道:“今云南人在京多作酒盏,俗称鬼国嵌。内府作者细润可爱。”内府,即制作明代宫廷用度的处所。可见在景泰年间宫廷之中,就已经十分重视掐丝珐琅的制作了。

清乾隆 御制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手杯.jpg

清乾隆御制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手杯

7.5cm成交价RMB69000

北京保利2018.6.20

说到这儿,还得提提宫廷艺术和文人艺术的区别。宫廷艺术,以华美为贵,要突出的是国家的强盛富有以及皇家威仪的庄重;文人阶层虽在富贵上敌不过皇家,但却反而用朴素清雅的艺术观,强调自身精神追求的绝俗超然。宫廷与文人,他们所代表的两类艺术观点本无高下。但颇为值得疑惑和深思的是,我们现代人对宫廷掐丝珐琅器的艺术成就与历史文化价值的认可度并不高,这从拍卖市场给这类作品的价格反馈便可见一斑。近20年来,铜胎掐丝珐琅的整体涨幅不大,鲜见千万级的成交结果,出现大几百万元的作品已属不易。当嘉道瓷器都能被市场热捧的时候,你居然还能在知名拍卖公司的大拍季里,淘到几万元的乾隆朝宫廷掐丝珐琅器。

清乾隆御制铜胎掐丝珐琅“蝠报平安”花草纹童子香插

18.4cm成交价RMB1150000

北京保利2018.6.20

铜胎掐丝珐琅:在清宫中的地位不输珐琅彩瓷

从明代景泰年间王佐所言可知,宫廷制作的掐丝珐琅已有很高的制作水准。台北故宫收藏有一件落“大明景泰年制”款的掐丝珐琅番莲纹盒,以松石蓝为底色,另配以藏青、绿、黄、红、白诸色,其掐丝线条均匀细致、形状优美,器表光滑而圆润,体现除了高超的掐丝技法和考究的打磨工艺,可代表景泰年间宫廷掐丝珐琅器的水准。不过元、明两代,缺乏可作标准器的作品,至今仍难区别两代作品的具体差异。继明代之后,清代宫廷极大地推动了掐丝珐琅在中国的发展,这其中又以乾隆皇帝的作用最为突出。乾隆朝的掐丝珐琅,使用的釉料达到了将近20种,有所谓“十八色成造”之说,这大大突破了台北故宫宣德标准器的6种用色。此外在器型上,乾隆朝作品也更为种类繁多,特别强调仿古类器型的制作。

明景泰(款)掐丝珐琅番莲纹盒.jpg

明景泰(款)掐丝珐琅番莲纹盒

6.3cm、口径12.4cm

台北故宫藏

乾隆朝的各类艺术品总能为拍场带来惊喜,比如2018年春拍,法国老太太在鞋盒中发现的一件乾隆珐琅彩瓷,便吸引了全球藏家的注意,最终取得了1.22亿元的成绩;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的清乾隆铜点金异兽钮宝玺的成交价也超过了1.1亿元。与他们相比,乾隆朝宫廷制作的铜胎掐丝珐琅器的价格就显得颇为平静了。在以往的拍卖场中,以铜胎掐丝珐琅为主题的专场拍卖并不多见。其中美国奉三堂艺术基金会推出的铜胎掐丝珐琅专场拍卖,是颇值得关注的。2018年春,他们再次与保利拍卖合作,推出了以宫廷作品为主打的掐丝珐琅专拍。在该专场中,一件清乾隆御制铜胎掐丝珐琅春寿宝盒的价格为678.5万元,此作品色彩极为华美,充分体现了十八色成造的宫廷珐琅用色特征。与珐琅彩瓷上用毛笔绘制出的山水人物相比,在掐丝珐琅器上用铜丝诠释仿佛绘画效果般细腻的色彩变化,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铜胎掐丝珐琅器的烧造成功,往往要耗费相当于瓷胎画珐琅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成本。此类作品若非在宫廷中享有重要地位,又怎能得到皇家的如此投入。

清乾隆 御制铜胎掐丝珐琅春寿宝盒.jpg

清乾隆御制铜胎掐丝珐琅春寿宝盒

直径20.3cm成交价RMB6785000

北京保利2018.6.20

乾隆朝的掐丝珐琅色彩最为丰富,有“十八色成造”之说

用源自欧洲的华丽多彩的珐琅彩料,表现中国传统的文人故事,体现了十八世纪清代宫廷所喜爱的视觉艺术形式。这类艺术作品是中西文化融合后的产物,是那个时代特有的艺术成就

我们今天热追的清宫珐琅彩瓷,其实它在中国陶瓷史中的兴起时间很晚,是清代康熙朝晚期才出现的一个新品种。康熙皇帝要烧造这种彩瓷的缘由,也是因为受到西方珐琅彩瓷的刺激。这种彩瓷的烧造技法,和明代以来中国的传统彩瓷全然不同。但由于珐琅彩瓷和铜胎掐丝珐琅,在釉料上有一定的相关性,所以清宫早期是从掐丝珐琅的制作工艺中,摸索烧造珐琅彩瓷技法的。我们至今还能从两岸故宫所藏的一些珐琅彩瓷上,发现它们从铜胎掐丝珐琅继承而来的用色特征,例如松石蓝色釉料的使用。再有古玩圈里的藏家都知道,北京故宫乾清宫端凝殿是当时清宫秘藏珐琅彩瓷的处所,那些最受皇帝珍视的珐琅彩瓷大多被安放于此。不过除了珐琅彩瓷,还有铜胎掐丝珐琅、铜胎画珐琅、宜兴胎画珐琅以及玻璃胎画珐琅和一些洋彩作品被一同存放在这里。宫中通常只会把有同等地位的作品放在一处,所以说掐丝珐琅在清宫中的地位是和珐琅彩瓷同等尊贵的。

乾隆朝的掐丝珐琅多见仿古题材

清乾隆御制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大英雄双联瓶

成交价RMB 2300000

北京保利2018

铜胎掐丝珐琅为何不上价?真货太少,价格累计不够

尽管掐丝珐琅在清宫中的地位是十分崇高的,代表着宫廷艺术的品位、水准和成就,然而它们在拍卖市场中的价格现状却略显尴尬。某业内掐丝珐琅的资深行家表示:“市场有自己的运行法则,艺术品在市场中价格的形成,不仅受其艺术价值、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等因素的影响,‘价格累积’对价格的增长也有重要作用。掐丝珐琅制作成本高而难度大,本身在宫廷中制作的数量就少,远远赶不上官窑烧造瓷器的数量。珐琅彩瓷的价格走高,也和官窑瓷器价格的整体走高有关。此外假货太多,也是买家谨慎下手的另一个原因。不乐观地说,近20年来市场上所有掐丝珐琅加起来,其中能有3000件老货就不错。10年前成交价近600万元的作品,现在也就拍个600多万元。我认为掐丝珐琅是拥有独特艺术价值与历史文化价值的。但就市场现状而言,投资铜胎掐丝珐琅器或许仍是场赌博。

图片提供/台北故宫、香港苏富比、北京保利


本文来源:艺术商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