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是谁成为英国国家美术馆2300件馆藏中的最新女画家

发布日期:2018-07-20    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162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全球范围内的#Me Too反性骚扰运动,不出意料地波及到艺术圈,无论是美术馆还是艺术市场都开始出手应对。最显著的例子是曼彻斯特美术馆今年1月撤下一张或带有色情内容的约翰-威廉-沃特豪斯的《海勒斯和水神》,但在广泛争辩中,一个月后画作又重新挂上;本月,英国国家美术馆再次出手,为2300件馆藏迎来了第21件女艺术家作品;欧姬芙、弗里达等女艺术家也从19世纪的欧洲视觉文化的“男性凝视”中挣脱出来,获得学界和藏界的关注。

阿特米谢-简特内斯基,亚历山大圣凯瑟琳自画像,161517,这是英国国家美术馆收藏的第21件女性艺术家画作。

口味变了。当私人藏家和公共博物馆收藏艺术品时,今天的文化气候和藏品选择与20世纪末时已迥然不同,更别提19世纪晚期了。

举例来说,当代艺术市场的风向正随着策展人的喜好改变,那些曾被低估的名字,尤其是女性和非裔美国艺术家正在被重新挖掘。相同的故事也发生在博物馆界对20世纪以前作品的购藏中。

本月,位于伦敦的英国国家美术馆宣布以360万英镑,约合480万美元购入了阿特米谢-简特内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1593-1653,活跃于17世纪的卡拉瓦乔画派女艺术家)的画作《亚历山大圣凯瑟琳自画像》(“Self Portrait as StCatherine of Alexandria”)。

阿特米谢可不是籍籍无名的画家,在世时她就被誉为“绘画奇才”、“可以嫉妒却很难模仿”,她是意大利巴洛克绘画时期最著名的女性艺术家,米兰和罗马分别在2011年和2016年为她举办个人回顾展。阿特米谢非凡的人生故事已经成为女性主义艺术史的一套文本。

1611年,17岁的阿特米谢遭到与画家父亲奥拉齐奥-简特内斯基(Orazio Gentileschi)合作的艺术家阿戈斯蒂诺-塔西(Agostino Tassi)的强暴。直至阿特米谢被迫承受着巨大的精神折磨和道德指责当庭作证后,塔西才被指控并判处了罪行,但是那个强奸犯却没有服刑流放。

《亚历山大圣凯瑟琳自画像》绘于1615-1618年的佛罗伦萨,画家倚靠在镶嵌着铁钉的轮子上。“它吸引人们以传记式的角度去解读作品”,英国国家美术馆意大利、西班牙、法国17世纪绘画部策展人莱蒂齐亚-特里夫斯(Letizia Treves)在邮件中表示。

“长久以来,作为艺术家的阿特米谢并没有列入我们的收藏,”特里夫斯补充道,“她无疑是一位杰出的女性艺术家,此外我们更希望展示出她的艺术成就。”此次购入,使得拥有2300件藏品的英国国家美术馆迎来了第21件女性艺术家的画作。

这笔与英国国家美术馆的交易也是伦敦艺术经纪人马可-沃埃纳和法布里齐奥-莫雷蒂的成功,去年12月他们以240万欧元(含佣金),约合280万美元从巴黎一家拍卖行联合买进了这张新近发现的画作,并创下了阿特米谢作品拍卖成交的新高。

“今天,你得变变想法,”沃埃纳说,“行家的口味已经改变了。你须扪心自问自己买来的画对大家来说意味着什么。”他说,阿特米谢的自画像呈现出“一个女英雄的样子,在Instagram上你就能看到这种形象。”

女艺术家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和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正在举办的展览“弗里达-卡罗:精心装扮”<Making Her Self Up>正引来一大批观展者)展览的流行就是当下文化风气的标记,“博物馆都希望售出门票,”沃埃纳说。

不过,经过一番讨论,2019年英国国家美术馆的参观者有望免费欣赏到阿特米谢的自画像。不过,由于2017年参观人数下降了17%,美术馆意识到需要展出古典大师,从而引起人们的新关注。

如果这类关注延伸到艺术市场,使古典大师作品更为吃香,那么19世纪学院派绘画和雕塑作品的位置又在哪里呢?当时工业化进程中的欧洲正在大举开发殖民地,欧洲的视觉文化和艺术作品也由学院艺术史专业所称的“男性凝视”(male gaze)占据着主导地位。

上周三,苏富比(微博)举行了一场19世纪至20世纪早期具象雕塑拍卖,共计120件做工考究的拍品。这些白色大理石女性裸体以及高贵的非洲人体铜像,多少显得有些俗气,它们已经不太受到西方藏家的待见了,整场拍卖会的到场买家不足10人。

考虑到如今的拍卖已经是一桩全球化的买卖,尽管拍卖场空空如也,依然达成七成成交率,大部分成交来自电话委托和网上下单。

法国雕塑家Prosper dépinay,西尔维(Sylvie),真人大小的女性裸体大理石雕像。

这场拍卖的最高拍品是价值33.4万英镑、通过电话下单的《西尔维》(Sylvie),这是一件真人大小的女性裸体大理石雕像,身材苗条、长发飘逸,雕塑的作者是甚少为人所知的法国雕塑家Prosper dépinay1836-1914)。最终的成交价远高于此前18万英镑的最高估价。苏富比透露,拍卖会的第二高价拍品被一位亚洲地区的买家竞得。

“中国买家的财富正在扩张,他们希望投资西方艺术,”一位拍卖会现场的中国藏家罗小姐说,“(投资西方艺术)有很多潜能,我们希望能发掘到未来的升值空间。”罗小姐竞得了数件拍品,其中之一是意大利雕塑家阿尔弗雷多-皮纳(Alfredo Pina1883-1969)约1920年制作的贝多芬大理石半身像,成交价为1万英镑。罗小姐认为,相比充斥着赝品的本国收藏环境,19世纪至20世纪早期欧洲雕塑的可信与真实性“非常重要”。

但是,与刚刚起步的亚洲买家不同,西方买家的兴趣已经发生了转移,这类学术性的雕塑作品已经变为了一个细分市场。苏富比近期组织的一场半年度拍卖只取得了190万英镑入账,相比去年该场下降了24%

伦敦雕塑经纪人罗伯特-鲍曼说:“19世纪至20世纪早期的很多作品都基于男性审美视角,人们称之为‘19世纪的色情’。现在人们敏感于政治正确,这没错,但有时候走得太远了。”如今,艺术世界对某些题材越发不可容忍。

今年1月,曼彻斯特美术馆撤下了一件了约翰-威廉-沃特豪斯(John William Waterhouse1896年拉斐尔前派的画作《海勒斯和水神》(Hylas and the Nymphs),画面中7位半身浸于水中的裸女正在色诱一名年轻男子。对此,英国《卫报》评论家乔纳森-琼斯(Jonathan Jones)曾指出:“画家用稍显色情的方式表现希腊神话,手法堪称愚蠢。如果我们就站在这幅画面前,我会对它指指点点。我们会一边欣赏一边交流,甚至还可能产生争执。可是现在,将其撤下了,我们再也不可能站在这幅画前面评点一二了,人类文明也突然间如坟墓一般寂静。”

据曼彻斯特美术馆当代艺术策展人克莱尔-甘纳威(Clare Gannaway)称,这次撤画,是由艺术家索尼娅-博伊斯(Sonia Boyce)在#MeToo运动的影响下策划实施的。不过,在一阵激烈争执后,二月,画作又被挂回了美术馆。

“我认为,与毕加索的《亚维农少女》相比,《海勒斯和水神》不是一个极端典型的‘男性凝视’的例子。”耶鲁大学艺术史教授蒂姆-巴林格(Tim Barringer)认为。尽管对博伊斯的作品抱以赞赏,但“在这件事上,她和曼彻斯特美术馆策展人的做法错了。”巴林格说。

巴林格教授还提到了1905年毕加索画的裸体少女《拿着花篮的女孩儿》。今年5月,在佳士得举办洛克菲洛家族专场拍卖中,这幅画创造了1.15亿美元的高价。

上周四,约翰-威廉-沃特豪斯1900年创作的《海妖塞壬》(The Siren)出现在苏富比拍卖会上。画中,落水的男子仰首凝视着另一个裸体少女,少女手持一把里拉琴。这件拍品来自一位纽约音乐经理人的收藏,估价100-150万英镑,最终以380万英镑成交(含佣金),约合510万美元。

“曼彻斯特或许有过争辩,但并不影响打算购买拉斐尔前派画作的人们,作品有着较为成熟的收藏基础。”一位在拍卖现场的伦敦艺术经纪人说。

此时,或许#Me too运动促成了沃特豪斯作品的交易,但是,如今对于男性凝视的检视正在从方方面面撼动着艺术市场的价格。甚至,毕加索也得当心了。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