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红豆杉濒危20年之一:剥皮挖根屡禁未止 判刑逾千

发布日期:2018-07-12    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097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曾经,“红豆杉”这个名字还不响。在云南,它叫紫金树,在江西,它叫杉柏树,而在四川,有人叫它“扁柏树”——由于其木质坚硬,刀斧难攻,不是好柴火,山民们只偶尔将其伐做扁担、砧板。

及至1992年,红豆杉突然成了“摇钱树”。是年,美国BMS公司发明了从红豆杉中提取紫杉醇的方法,由于紫杉醇对治疗乳腺癌、卵巢癌有特效,迅速成为国际上治疗癌症的热门药。最高时,紫杉醇卖到了2000美元1克。

其后的10年中,一场“红豆杉剥皮大战”在我国西南山区上演。

一组数据触目惊心:上世纪90年代初,也就是“祸”起紫杉醇之前的数据显示,中国80%的野生红豆杉都集中在云南,省内约有500万株,再加上周边省市的一部分,占了世界上红豆杉资源的50%20024月云南省森林公安曾组织调查组抽样调查,结论是云南丽江、迪庆等地的原始森林中,92.5%的红豆杉被伐被剥皮,紫杉醇制成品大规模流向国外。

刚被盗伐的红豆杉截面一般为鲜红色,干枯后逐渐变黑。该图事发地为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江西科学》2014年刊载。

早在23年前,《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就已经将云南红豆杉纳入附录。1999年,中国明确了野生红豆杉的法律地位——国家一级保护植物,严禁采伐、运输、买卖。2001年,云南省开展“保护珍贵树种红豆杉专项行动”,触目惊心的剥皮之风才得以抑制。现今全球42个国家将其称为“国宝”,联合国明令禁止采伐。

可仅仅数年后,噩梦重现——除“药用”之外,红豆杉亦是上等木材。

10年来,随着红木家具、雕刻的兴起,遇水不腐的红豆杉成了市场新宠。福建、云南、江西等红豆杉资源大省,非法盗伐、非法收购、运输、加工、出售案件数量逐年走高。

澎湃新闻搜索梳理相关裁判文书发现,仅从公开的判例看,近10年来,全国20个省、市、自治区判决了非法盗伐、非法出售红豆杉等案件1179起。其中,2014年至2017年这4年间最为密集,每年新增案件两三百起。

紫杉醇之祸

红豆杉很顽强,死亡后一两年不落叶。

26年前,红豆杉分布最为密集的滇西横断山区,黄叶成片。剥皮死亡后的红豆杉仍挺立林中,只是叶片由深绿变为金黄。

当时,多家媒体连续报道了云南省内的这场“剥皮大战”。公开报道显示,从1992年到2001年,近10年里,云南红豆杉遭到了毁灭性破坏,分布在滇西横断山区中的300多万棵红豆杉,绝大部分遭剥皮后死亡。

“祸”起于紫杉醇。

1990年代以来的研究发现,红豆杉根、茎、叶、皮及果实中存有紫杉醇,其中树皮中的含量最高。由于紫杉醇对治疗乳腺癌、卵巢癌有特效,迅速成为国际上治疗癌症的热门药。

由于红豆杉的紫杉醇含量仅为0.01%0.02%,大量提取对资源的破坏比较严重,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对红豆杉立法保护,药源地转向了中国等国家。

数年间,滇西地区迅速形成了“村民剥皮—树皮贩子收购—加工厂生产半成品—中美合资企业提纯出口”的产业链。

1994年起,位于怒江和澜沧江峡谷间的云龙县,树皮贩子开始活跃。在这个贫困县中,红豆杉树皮遭到“哄抢”,每天清晨都有数十辆拖拉机载着村民浩浩荡荡地上山伐木,剥了皮的树干被扔进水浆河,树汁把河水染成了血红色。

是时,一些红豆杉商贩与商号管理人员相互勾结,靠着买来的“边贸木材”贩运证件闯关过卡。仅1994年初至19965月,1000多吨红豆杉树皮经由怒江州的片马河口岸或昆明—香港一线,流向国际市场。

1993年在昆明成立的云南汉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德公司”),则站在了这条产业链的顶端。作为省内高新技术产业的一面旗帜,汉德公司一直拥有合法证照及批文,是省内仅次于红塔集团的第二大出口创汇企业。

汉德公司为中美合资企业,美国德云公司持股80%1999年,汉德公司生产的纯度为99%的紫杉醇顺利通过了FDA认证,获得了通往美国的通行证。该公司一度成为全球第二大紫杉醇生产供应商。

事实上,汉德高歌猛进的产业开发和林区触目惊心的资源破坏一直在同时发生。

2001年起,云南省“保护珍贵树种红豆杉专项行动”展开,刮起打击风暴,汉德跌落。次年11月,汉德公司及其法人吴军被判非法经营罪及走私珍稀植物制品罪,吴军获刑18年。

当时,此案被称为中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1997年)实施以来的第一大案。

法院审理查明,1999910日到200111月,在两年多时间里,汉德公司先后生产了111公斤纯度在98%以上的紫杉醇,绝大多数出口到了美国,价值2个多亿。

有专家算了一个账,仅这100多公斤紫杉醇就意味着30万—60万棵的红豆杉树皮被剥。

该案是当时云南省打击专项行动开展一年多后判决最严厉的一起案件。此前,因破坏红豆杉,已有50多人在云南被逮捕,32人被判处有期徒刑。

20037月,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海关总署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红豆杉及其产品进出口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禁止野生红豆杉及其部分和产品的商业性出口”。

剥皮之风逐渐止息。

红豆杉盗伐现场,该图事发地为江西抚州市乐安县坪坑村小组安上山场,《江西科学》2014年刊载。

千起刑案

将一棵盘根错节的红豆杉树蔸(根部)连根拔起,需要15个人,加上一辆挖机。这次盗伐发生于2016年元月,地点在江西省永丰县西坑山场。法院的判决详细地记录了这一案件的犯罪过程。

澎湃新闻梳理网络公开判决文书发现,近10年来,江西省内判处的破坏红豆杉类刑事案件达到了153起。

红豆杉多分布于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中,盗伐需专门“开道”,并使用油锯等将树干现场分解。图中事发地为江西抚州市乐安县,《江西科学》2014年刊载。

自然科学期刊《江西科学》曾在2014年刊登了一篇题为《江西省南方红豆杉现状分析及保护对策》的论文。该文介绍,红豆杉属共计11种,我国存在4种,属于一级濒危保护品种。在我国,红豆杉主要为云南红豆杉、东北红豆杉、西藏红豆杉及南方红豆杉。

其中,南方红豆杉过度开采、盗伐情况严重,处境最为严峻。江西红豆杉就属于南方红豆杉的范畴。

该文给出了一组数据。据不完全统计,2006年—2013年,江西省红豆杉盗伐数量呈上升趋势,盗伐发生地主要分布在7地市(区)23县(市),其中抚州市、宜春市较多。8年间,两市南方红豆杉盗伐数量共计560棵,其中有不少树龄几百年的大树。

江西省红豆杉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是宜春市铜鼓县。该县森林覆盖率高达87.4%,境内曾有80余万株野生红豆杉,全国罕见,被誉为“南方红豆杉之乡”。

20145月,《江西日报》曾连续刊登3篇稿件,报道了铜鼓县红豆杉盗伐猖獗、有关部门懒政的问题。

3篇报道记录了记者向当地森林公安及林业部门反映红豆杉遭盗伐线索,但屡遭推诿的过程。该文刊发后即引发广泛反响,当地随即启动侦查、监管程序,不久1名盗伐主犯落网。月底,铜鼓县政府也出台了《进一步加强森林资源保护管理工作的意见》。

当时的报道显示,铜鼓县林业部门工作人员表示,那几年来全县红豆杉被盗的数量,林业局确实不知情,也没作过调查和统计。而县森林公安局有关人员提供的情况是,至20145月的近4年里,警方已查获了非法采伐、收购、运输、出售红豆杉及其制品的犯罪案件共37起,追究刑事责任91人。

事实上,就近10年的案发数量来看,江西省并不是全国最多的。

澎湃新闻梳理公开裁判文书发现,近10年来,全国20个省、市、自治区判决了非法毁坏、盗伐、运输、买卖、加工红豆杉案件1179起。刑案数量的“前三甲”中,第一位是福建省,266起,其后是云南省164起,第三位才是江西省,153起。

全国范围内,2014年至2017年的4年间,此类案件判决最为密集,每年新增案件二三百起。2018年新增案件较多的省份之一为四川省,目前已判处5起,与福建、云南相差不多。

早在2014年,四川当地媒体就详细报道了一条不法商人和盗伐者建立起的“万里地下运输线”,上百吨红豆杉自四川峨边、美姑、甘洛一代的原始森林输送给福建、浙江等地的根雕、家具商。

彼时,四川省森林公安的数据显示:峨边是侦破红豆杉盗伐案数量最多的地区。自20107件上涨到2011年的17件、2012年的13件,2013年是6件。

而在2010年之前,此类案件在当地还没有出现过。

警方缴获的红豆杉树蔸,在江西省永丰县森林公安局后院已存放约两年,暂无专门机构接收。

无家可归的“尸体”

20017月,当时中国有据可查的最大的一株红豆杉被剥皮。这株红豆杉的树龄约莫四五千年,胸径达到了2.6米,需要六七个人才能合抱。

村民刘某用了4天才剥完四五百斤树皮,卖了四五百元。

这棵红豆杉生长在云南大理州云龙县。

1994年后,该县的红豆杉经历了一场近两年的剥皮浩劫。19954月,云龙县警方为此成立了专案组,一个月就收缴了红豆杉树皮80多吨,没收了一批非法的贩运手续,收审了5名非法收购、贩运红豆杉的首要分子,才终于刹住了这场盗伐风潮。

此案是当时全国最大的红豆杉盗伐案。

“眺望这片曾经长满红豆杉,如今却满目疮痍的荒山废墟,心中实在难抹那片悲凉——我首先想到的是关于法律上的思考。”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张晋明曾撰文记载了这一案件,并于1997年在人民日报社《时代潮》杂志上发表。

该文题为《红豆杉空前大劫难》。

文中写到,这起大案涉及人员2050人,而法院判刑的仅4人,且最长的刑期为1年零6个月,最短的5个月。当时,人民法院审理此类案件,只能依据197971日全国人大通过的《刑法》第128条:

“违反保护森林法规,盗伐、滥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可以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1995927日,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全国第一部保护珍贵树种的地方性专门法规《云南省珍贵树种保护条例》,并于同年12月起开始实施。“然而,没有国家立法做后盾,不能形成法制化的科学管理体系,没有相应的政策做为保障,保护森林资源,谈何容易。”张晋明写道。

其后不久,云南汉德公司“非法经营”和“走私珍惜植物”案一审宣判,法院查明,1999910日至200111月,汉德公司耗资1200多万元,收购红豆杉树皮萃皮5519.312公斤、半成品10765.475克。

事实上,早在19999月,红豆杉家族就集体成为“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国家禁止出售、收购一级保护植物。

也是在这一年,国际市场的紫杉醇价格上涨,最高时曾卖到2000美元1克。在暴利的驱使下,剥皮大战仍酣。当时,林区农民剥下的活树皮的收购价为11.2/公斤,树皮贩子拉到昆明,可卖到30元,而加工企业1公斤紫杉醇就能获利数百万。

在近10年的红豆杉木材盗贩案中,利润同样集中于“产业链”末端。以四川峨边山区为例,贩子山上收木材每吨不到1000元,而在福建等地,根雕、家具成品价格高达十几万甚至数十万。

澎湃新闻梳理的公开判决中,福建省成为破坏红豆杉类案件最高发的省份,近7年来该省判处了263起破坏红豆杉类案件。其中,仅因非法加工一罪获刑的,5年来就有48人。

大量判决文书显示,常见的涉案红豆杉雕刻有根雕茶几、矮凳、观音像、弥勒像、财神像。

然而,此类案件破获后,新的问题产生——没了命的红豆杉“无价”亦“无市”,也“无家可归”。

红豆杉原木.jpg

警方缴获的数十方红豆杉原木,已在江西省永丰县森林公安局后院存放约两年,逐渐干枯发黑,目前暂无专门机构接收。

在江西省去年判决的省内最大盗伐案中,警方缴获了超过70株红豆杉原木及多个树蔸,目前它们仍全部堆放在县森林公安局及县林业局的后院中,原本鲜红的截面已干枯发黑。

“烫手的山芋。”曾主办该案的永丰县法院法官陈春英对澎湃新闻表示,“尽量追回来,又放到哪去?”永丰县森林公安局局长康洪称,他们直接电话报告到上面,但仍没有下文,“类似的情况全省、全国都有很多”。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