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黄易书札上的艺术人生 聊借书札叙情怀

发布日期:2018-07-10    来源:美术报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186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天涯羁旅,惟良友尺素,可以慰之。”这是黄易致好友罗聘书札中发出的感慨。艺友之间,书札既是联系他们友情的纽带,也是安慰他们孤独的良药。

书札在中国古代很早就产生了。清代乾嘉时期,学术界产生了著名的“乾嘉学派”,光芒万丈,照耀后世。这一时期的学者交往频繁,在当时交通不便的情况下,书札成为了传递他们之间思想碰撞和情感抒发的重要载体。

黄易是众多乾嘉学者中的一位,他精通金石书画,幼承家学,篆刻位列“西泠八家”,隶书深有碑学之浑厚。黄易平生最爱访碑,他的绘画以访碑图名世,真实地记录他寻碑的经过,颇有特色。黄易中年得官,仕途坎坷,公务之余,一生精力皆在金石书画之中。人迹罕至的山川草莽之间,正是黄易扪苔剔藓、访碑寻碑的绝佳之地。当他在寻到一块满意碑刻时兴奋地大叫“生平至快之事”的时候,回去总会用书札给他的金石圈好友分享他的喜悦。其中,位居京师的翁方纲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

黄易与翁方纲的初次相识是在书札的往来上进行的,翁方纲在题跋《三公山碑》拓本时这样记载:“丙申夏……钱塘黄小松(黄易)与予初未相识,乃以元氏《三公山碑》拓本邮书相赠。欧阳、赵、洪所未见也,赋诗谢之。”翁方纲文中所说的“欧阳、赵、洪”即为宋代金石学三大家欧阳修、赵明诚和洪适。是啊,在翁方纲眼中连欧阳、赵、洪都没有见过的精品,他见到了,这是何等幸事!这样的事在他们的交往中出现过很多次,如翁方纲在给黄易寄来的《唐拓武梁祠画像》跋文中有这样的语句:“今汪氏竟以此册归于秋盦(黄易),是天所以报其剔石之勤,实古今著录家、鉴赏家所未有之大快也!今秋盦寄此册来属题,而方纲之与此册亦倍有神交气合之夙缘,既系以小诗复书此以识之。”三百年后的今天,当我们细读这样的书札时,依然看得热血沸腾。

从翁方纲与黄易往来的众多书札上我们不难看到他们之间想急切交流艺术的渴望。翁方纲几次出访山东典试时偷暇约见黄易,曾有札致黄易云:“弟舆中亦略携一二求题之件,同几作书,一偿数年以来积渴之劳,何快如之!”多年的书札往来依然不如当面交流时来的亲切,翁方纲想与黄易交流艺术的热情跃然纸上。这次黄易也是提前20里外乘舟相迎,在船上便同翁方纲观看他所藏的明代著名书法家祝允明的作品。

黄易与翁方纲一生交往长达26年,真正见面不过三四次,艺术的交往全在书札往来之间。经笔者统计,书札中提及的金石书画作品至少有109件之多,其中大都是黄易寄赠翁方纲,这为翁方纲后来的著作《两汉金石记》提供了宝贵的研究资料,也成就了翁方纲在金石学领域中的地位。

除了翁方纲,黄易的交往圈还有毕沅、朱筠、伊秉绶、何元锡、张燕昌、武亿、桂馥等人,这其中不乏清代金石书画学之名家,他们之间最常用的交往方式同样也是手札,从黄易与他们交往的书札中可以总结出以下两种特点:

一、书札常与金石拓本一起邮寄。金石拓本是古代对金石碑刻上文字与图案的一种复制技术,能最大限度保持被拓作品原貌。拓本方便携带与邮寄,是金石学家之间最普遍的交往方式。黄易与友人之间涉及艺术讨论的书札中,常有金石拓本相随,且多是黄易最新挖掘与寻得的第一手资料。这种形式的书札,其内容是说明金石拓本的信息,目的是和对方探讨,双方的讨论结果最终会以题跋的形式表现出来。总之,这一时期的金石拓本不仅成了乾嘉学者书札交往中的必要附件,也成了学者当面交往时的必带物品。

二、书札独具一番艺术特色。书札作为诸多文体之一,有特定的书写套路和规则。从现藏故宫博物院的大量黄易书札上我们可以看出,黄易书札作为和友人之间私下交流思想的工具,文字表述直白,开门见山,书写率性而为,一般不考虑章法和笔法,随意挥洒。相比黄易的其他书法作品,书札的书写一般都是行草书字体,帖学意味浓厚,与黄易金石气息浓厚的隶书书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黄易书札的内容与艺术特性上我们能看到一个真实且鲜活的黄易。

作为艺术家的黄易在他的艺术人生中是快乐与孤独的。他的书札中既有寻古访碑的生平快事,也有家丧、负债的生活苦衷,但他一直在普通的生活中追求高雅的心境,活得光鲜亮丽,这是黄易徜徉在自己艺术世界中的快乐。然而限于交游圈人物地理位置上的分散,身处异地的学者们当面交流的机会很少,故黄易在致友人书札中体现出的孤独就很明显了:“未知何年稍得自如,与大兄笠履湖山,遂我夙愿”、“近日得碑甚多,不但范式、武梁等种,前人未见者层出不穷。且嵩山石三阙,续得多字,快幸之至,只此一事,可告知己耳。”他的知己也未尝不是如此,同样作为“西泠八家”之一的陈鸿寿也因各种原因终身难得与黄易相见一回,最终只能把他们交往的书札整理成册以表纪念,并只能如此感叹:“顾终生未得相见为欢,托之神交而已。”

“天涯羁旅,惟良友尺素,可以慰之。”这是黄易致好友罗聘书札中发出的感慨。艺友之间,书札既是联系他们友情的纽带,也是安慰他们孤独的良药。黄易在继承浙派篆刻与碑学书法的大气磅礴风格之下,是他在书札中展现的另一种安静平常的生活。希望今天的我们在欣赏黄易留下的金石书画作品时,也能从书札上感受他最真实的内心。

本文来源:美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