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2018年春拍混战 新买家和钱都去哪儿了

发布日期:2018-07-10    来源:雅昌艺术网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168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总是要有这么一番比较和总结的,艺术品拍卖亦不能免俗,纵然很多人不屑于艺术品交易在整个经济体中的小小份额,但不可否认,过去的一个月中,伴随着严酷的经济形势,拍卖行、买家、委托方和媒体各自经营着“小算盘”,也总算是熬过了史上最密集的拍卖季。

2018年春拍亿元拍品合集2018年春拍亿元拍品合集

  当然,也有人称之为竞争最为激烈、令人不安的拍卖季,尤其是在缺少超高价位拍品以及高价位拍品频遭遇流拍的时候,令旁观者颇为不安,但或许对于参与者而言,却是有了更多理性的态度。

  从2013年以来,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进入持续的深度调整期,直至刚刚结束的2018年春拍季,包括拍品结构、买家趣味及层次、行家与藏家博弈、拍卖企业的优胜劣汰等等方面的调整,其中近五年来尤为明显的当属是拍品(结构和数量)以及新买家的调整。

2013年-2018年中国艺术品拍卖成交总额表2013年-2018年中国艺术品拍卖成交总额表

  (数据来源及制图:雅昌艺术网)

  伴随着西泠最后一日的拍卖,2018年春拍即将宣告收官,截止到7月9日,2018年上半年度中国文物艺术品总成交额达267亿元(不包括西泠2018年春拍,下同),其中共计上拍196876件标的,成交84630件标的,平均成交率为42.99%,同比2017年春拍总成交额上升了4.51%。 (备注:数据来自于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遴选的217家样本拍卖公司的297场拍卖会)

西泠2018年春拍如火如荼进行中西泠2018年春拍如火如荼进行中

  与此同时,雅昌艺术网也统计了2013年春拍以来的每季度成交总额,进入深度调整期以来,以春拍来看,2014年春拍的295亿元是为连续五年来的最高峰值,但2018年度的267.01亿元是近三年以来春拍成交总额的最高值;全季度统计中2017年秋拍的383.16亿元是五年来的成交总峰值。

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现场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现场

  “现在舆论说艺术品市场回落,没有以往那么大的成交额,在我看来艺术品是稀有不可复制的资源,单件价格既然已经到了某一个阶段,伴随着经济或者其他因素,有一定程度所谓的回落也属于正常。但是如果市场中出现举世无双的作品,依然会拍出天价。艺术品交易的体量确实和中国经济的其他板块,比如地产、金融等交易比起来微不足道,但是如果一家拍卖行有好的经营和运作,依然会有艺术品交易行业中不错的成绩。”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对雅昌艺术网说到。

  的确,在面临着“调整”这一话题时,多数艺术品行业从业者是有共同认知的。

中国嘉德2018年春拍现场中国嘉德2018年春拍现场

  正如中国嘉德国际拍卖董事总裁兼CEO胡妍妍所言,今天整个社会经济层面都在调整,而我们伸出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也是随着大势而微调,某些板块甚至是大调整。

北京匡时2018年春拍现场北京匡时2018年春拍现场

  北京匡时拍卖的掌门人董国强也深深的感知到严酷经济形势下的调整。“目前的经济状况和艺术市场是有目共睹的,2018年春拍整体压力是非常大的,无论是从前期的征集以及对于市场状况的预判等,现在肯定不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时期。”董国强对我们说到。

  拍卖行在这波大刀阔斧的调整,首先就表现在拍品数量的控制上。

2013年-2018年中国艺术品上拍及成交数量变化图2013年-2018年中国艺术品上拍及成交数量变化图

  (数据来源及制图:雅昌艺术网)

  在雅昌艺术网所统计的2013年春拍以来的作品上拍数量以及成交数量中,2018年春共计上拍196876件标的,仅为2014年秋拍标的数量的55%,成交了84630件标的,也是近五年九季以来的下游水平,表现在中国书画、古董珍玩以及现当代艺术等三大板块中,首当其冲的就是中国书画,无论是拍卖专场数量和标的数量均下降不少。

李可染 《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 1.265亿元  中国嘉德李可染 《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 1.265亿元  中国嘉德

  以中国嘉德标杆专场“大观之夜-中国书画”珍品专场来看,本季度“大观之夜”共计有115件标的上拍,而在2017年秋拍中这一数字为200多件,相比之下,标的数减少了近一半,这也是目前中国书画市场份额的写照。加之日场部分,中国嘉德2018年春拍中国书画共计斩获10.2亿元,这一成绩也堪媲美2017年度的成交额。

宋  佚名  《汉宫秋图》 1.242亿元  北京保利宋  佚名  《汉宫秋图》 1.242亿元  北京保利

  北京保利拍卖中国书画板块亦有大幅度的调整。“这次每个板块都有缩量,中国书画是数量调整最大的,拍品数量相比较往年是减少了50%,但12.647亿元的总成交额,同比2017年春拍上升了20%。”赵旭说到。

姚允在 《桐江萧寺图》 2840.5万元  北京匡时姚允在 《桐江萧寺图》 2840.5万元  北京匡时

  匡时国际拍卖则分为北京与上海两地,其中以北京匡时中国书画板块来看,共计推出六个书画夜场以及其他6个日场,标的数量有所下降,最终中国书画板块共计斩获近9.5亿元的成交总额,这一成绩也远远超过2017年春拍的7.68亿元。

  缩量,似乎成了拍卖行也面对调整时的首要考虑,只不过拍卖行在主动缩量调整之后,在拍品方面明显走向两个方向的布局,一是重点抓顶级高价位拍品的征集和招商来保证总体成交额;二是得益于多年的客户沉淀及忠诚度,在中游价位的拍品中“下猛药”。

  这样的效果也是显而易见,各有优势。

2018年春拍单件拍品成交超过2000万元以上的拍品一览表2018年春拍单件拍品成交超过2000万元以上的拍品一览表

  (数据来源及制图:雅昌艺术网)

  首先来看雅昌艺术网所统计的2018年春拍单件拍品成交超过2000万元以上的拍品一览表,首先是在亿元级别的拍品数量上仅有6件,加佣金的成交价仅为1亿出头,虽然亿元级别拍品数量与2017年春拍差别不大,但单件的成交额远不及2017年春。不过也有观点认为,严酷的经济形势下,亿元级别的拍品能够顺利成交,本身已经是不易。

李可染《秋山图》  9200万元  广东崇正李可染《秋山图》  9200万元  广东崇正

陆俨少 《罗浮新颜》 7130万元  上海嘉禾陆俨少 《罗浮新颜》 7130万元  上海嘉禾

  超高价位的5000万元以上成交的拍品有14件,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区均有入围,以中国书画为主。以广东崇正和上海嘉禾为例来看,两家拍行在2018年春的成交总额分别为5.2亿元和3.09亿元,但在广东崇正拍卖中,仅一件李可染《秋山图》就以9200万元成交,占据总成交额的五分之一;上海嘉禾拍卖中的7130万元的陆俨少《罗浮新颜》,更是占据了上海嘉禾本季春拍近四分之一的份额。

乾隆御制 铜点金异兽钮 乾隆御览之宝 宝玺  1.10975亿元 北京保利乾隆御制 铜点金异兽钮 乾隆御览之宝 宝玺  1.10975亿元 北京保利

  北京保利今春拍卖在高价位拍品方面获得的优势更为突出,北京保利拍卖中单件成交额超过5000万元以上的拍品有9件,9件斩获了超过7.2亿元的成交,占据北京保利2018年春28.06亿元的25%,需注意的是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共计有近5500件标的上拍。

  纵然夜场封面的高价位拍品是保证成交额的重要手段,但在今春拍卖中,也有日场拍卖成交中也有极佳的状况出现。

玲珑室—马氏珍藏专场荣获“白手套”  中国嘉德玲珑室—马氏珍藏专场荣获“白手套”  中国嘉德

  比如中国嘉德拍卖在本季度日场拍卖中可圈可点,日场部分有8个专场百分百成交,涵盖了书画、古典家具、佳酿及工艺品等等,其中尤为代表的当属是马裕藻父子珍藏的70件中国书画,全部成交,成交额为2301.61万元,数目虽不大,但折射出来的是拍卖行与资深客户之间的良好互动。

北京荣宝 景行维贤·启功作品专场获得白手套荣誉北京荣宝 景行维贤·启功作品专场获得白手套荣誉

  同样的情况在中小拍卖行中亦有体现,北京华辰2018年春拍中特别推出的洞天锦绣-重要私人收藏鼻烟壶专场也是获得了白手套的荣誉,以及北京荣宝特别推出的启功艺术专场,凭借荣宝斋与启功之间的合作,亦获得百分百成交,成为本季春拍中不可多得的靓丽风景线。

傅抱石 《琵琶行诗意》 1.035亿元 北京保利傅抱石 《琵琶行诗意》 1.035亿元 北京保利

  对于拍卖行而言,在对于市场行情提前预判的情况下,尤其是本季资本收紧,相对疲软的时期,铤而走险的选择大货和保证地基的稳定,都不失为一个方向,但对于掌握资金的买家而言,面对拍卖行不断的调整,他们自身也在进行着调整,包括收藏趣味和层次两个方面。

  正如上文所言,在拍卖行不断的缩量来控制成本维持竞争优势之后,持续跟进挖掘拍品的独特性和文化性更成为杀手锏,尤其是针对收藏口味日益私人化的买家。

齐白石《百卉争妍册》 3220万元  西泠拍卖齐白石《百卉争妍册》 3220万元  西泠拍卖

  但也应该看到,今天的买家早已经不再是盲目跟进的他们了,而是对于艺术品有了自己的判断和学术标准,这在今春拍卖中体现更为明显。

  比如拍卖行为了应对买家口味的独特,不断的往上去挖掘拍品,从早期的明清绘画,到前两年大热的宋元绘画,再到今春拍卖的唐画的尝试等。但对于这样的尝试,买家显然是谨慎更谨慎。

  这种谨慎首先表现在对于作品年代的断定上,拍卖行虽然也邀请行业内的研究学者和专家举办研讨会,试图论证,但买家显然也做了更多的功课,他们会根据智囊团的建议,随时调整自己的竞拍。

  其次,即便是对于作品的断代和拍卖行保持共同认知,但其他的客观因素也会影响他们的竞拍,比如本季的传王维《山水著色图》,品相就是其中的一大因素,董国强也直言,私人买家在面对这样品相的作品时,会思考后续的修复与否的问题,势必要影响到下一次的释出,所以这可能也是造成拍品未来顺利成交的原因之一。

吴昌硕(1844-1927年)吴昌硕(1844-1927年)

  除了找寻和征集年代更为久远的拍品之外,拍卖行也会在拍品的趣味性和文化性上下功夫,着重的推荐一些其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匹配度不高的作品,比如今春拍卖中得到重视的吴昌硕和吴湖帆这两位海上绘画大师的作。其中吴昌硕更是其中的突出代表,在本季中国嘉德大观书画之夜的“大家”专题中,就是以吴昌硕为主题。吴昌硕虽然是大家熟知的艺术家,但似乎缺少一个与之地位相匹配的市场高度,一方面因为其作品数量众多,另一方面其作品构图特有很多相似性,导致了市场价位现在的问题。

  但得益于故宫博物院推出的吴昌硕大展,今春拍卖中吴昌硕可以说是占据了多家媒体的封面,成为本季春拍最为耀眼的艺术家。

吴湖帆 《海棠》(0.2平尺) 126.5万元  广东崇正吴湖帆 《海棠》(0.2平尺) 126.5万元  广东崇正

  另外一个案例则在于广东崇正拍卖的“倩庵痴语”专场中吴湖帆作品的表现,一件仅有0.2平尺的吴湖帆《海棠》以126.5万元的高价成交,远远超过吴湖帆作品的市场价格,这便是买家对于吴湖帆与妻子之间爱情的买单。

  除了买家趣味和口味的对应调整之一,今春拍卖买家另外一个重要程度的变化则是新买家的作用凸显,其实近些年对于新藏家的挖掘和曝光,一直是持续不下,但相比较于往年的“含蓄”,这些新买家已经成为艺术品市场的一杆大旗,比如最引人瞩目的1.265亿元李可染《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就是新入场的买家所得。

朱耷 《墨梅图》  3450万元  中国嘉德(新买家竞拍)朱耷 《墨梅图》  3450万元  中国嘉德(新买家竞拍)

  “这波大调整的结果,很明显的在于买家结构的调整,近年来新买家进场与老买家接棒都是大家非常关注的,在这个春拍季中日渐显著。比如在中国嘉德拍卖书画板块很多重点拍品,包括1.265亿元的李可染《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的买家,网红画家朱耷3450万元的《墨梅图》等等,均为新买家所竞得。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分,2438万元成交的艾轩《有志者》,以及以1782.5万元成交并且创下个人拍卖纪录的庞薰琹的《文峰塔》等,新买家都有参与竞拍。”胡妍妍说到。

  同时,胡妍妍也比喻到,因此,如果说起那几年新买家入场处在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试手阶段,本季春拍中新买家已经是“担大任买大货”的重要角色。

齐白石  《满堂吉庆图》 4025万元  中国嘉德(新买家竞拍)齐白石  《满堂吉庆图》 4025万元  中国嘉德(新买家竞拍)

  上述的1.265亿元的李可染《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的买家,并不仅仅有这一次出手,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中国嘉德春拍中就有1.7亿元的战绩,包括4025万元的齐白石《满堂吉庆图》以及吴昌硕的作品。

  赵旭更是透露到,在保利拍卖结束仅仅十天之后,就有2亿元的拍品顺利交割,占据了本季保利春拍将近10%的成交总额,尤为注意的是,这些完成交割的客人为新入场的买家。

徐悲鸿《天马六骏》 8907万元 北京保利徐悲鸿《天马六骏》 8907万元 北京保利

  通过我们的观察,也发现上述的超级新贵在两家拍卖行均有出手,目前也在筹划私人博物馆的建设,体量不输苏宁艺术馆及天庆博物馆。

  北京保利拍卖现当代艺术部总经理常天鹄也和我们分享了一位新买家的经历,这也更能够代表当下舆论讨论热点的80后藏家趋势。

吴冠中 《漓江新篁》7417.5万元  北京保利(图文无关)吴冠中 《漓江新篁》7417.5万元  北京保利(图文无关)

  “这次春拍中有一位80后的新买家,他的身份是一位体育基金的经纪人,在出手竞拍之外,曾经多次来到预展和拍卖现场学习,最终在不断的选择和梳理之后,今春拍卖中买到了人生的第一件艺术品,一件吴冠中的作品。”常天鹄告诉雅昌艺术网。

  其实,诸如这位80后的新买家一样,这并不是个案,拍卖行在早前不断的培育新买家,从私下的雅集到预展现场的专业讲解等等,才得以在今春得到爆发和回报。

  新买家群体调整之外,成熟买家则在调整中显得更加理性,正如胡妍妍所言,这种理性一方面是和整个经济大环境有关系,但从收藏的层面来看,他们在面对心爱的作品时,少了躁动,反而多了热情去学习,最终得以成功竞拍。

宋  陈鉴辑《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 1.104亿元  中国嘉德宋  陈鉴辑《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 1.104亿元  中国嘉德

  “以我们这次拍卖中的宋刻本《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的竞拍来看,4000万之后最少有4个人在参与竞拍,以我的观察,四个竞拍者中起码有三个老买家和一个新买家,但是在这种比较特别的项目上,老买家的经验还是比较丰富,他们对于这种估值比较没有参考的拍品中有着自己坚定的信念,在资金可允许的范围内,会紧咬不舍。”胡妍妍说到。

赵之谦刻青田石自用印章  920万元  中国嘉德赵之谦刻青田石自用印章  920万元  中国嘉德

  但是新买家的竞拍却是不同的,有些新买家进来就直奔最顶级的作品,比如1.265亿元的李可染作品,他们的心理在于要买就买最好的。而对于其他中等级别的新买家,则是一种消费性的心理,会按照自己所需去竞拍,可能是一张桌子,可能是合适墙尺寸的画作等。

  林林总总,吸引新买家入场的原因很多,他们在今春的表现无疑是耀眼的。对于拍卖行而言,当这些新买家浮出水面之后,未来如何“抓住”他们成为下一轮竞争中的关键。

陈介祺、田翔千旧藏“宋代石上流泉仲尼式古琴”   805万元  中国嘉德陈介祺、田翔千旧藏“宋代石上流泉仲尼式古琴”   805万元  中国嘉德

  “今天的信息世界很充分,海量的信息会使得大家的兴趣趋于同化,如果能保持一种比较独立的审理和兴趣非常不易,我们鼓励大家有个性化的收藏,同时也培育买家各式各样的兴趣,不仅仅是中国书画等这样的大项目,也可以是诸如篆刻等这样小众但有内涵的收藏,在这样的协同下,把整个拍卖客群不断的扩大。”胡妍妍总结到。

  其实,直到今天,大众对于艺术品拍卖的认识依然很少,甚至部分人还保有“阴谋论”的看法,诸如“洗钱、假拍、伪作”等,但对于拍卖行业中的我们而言,在经历了一轮一轮的调整和洗涤之后,正日趋走向繁荣健康的市场。

  对于拍卖行而言,他们更是在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行业生态,同质化竞争的当下,如何拿出令买家满意的作品和专业的服务,成为他们各自获胜的关键。

  至于艺术市场缺不缺钱,要看买什么东西,对于举世无双的艺术品而言,缺钱,也要创造“机会”参与竞拍,毕竟,错过极有可能就是一生。


本文来源:雅昌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