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高估价拍品频流拍 春拍藏家慎之又慎

发布日期:2018-06-25    来源: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163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本周,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时三家拍卖公司的春拍将画上句点。今年春拍格外短促,国内三家重要拍卖行扎堆儿在一周内完成所有拍卖。尽管其中也有亮眼表现,但高估价拍品频频流拍,令市场心态如履薄冰。面对不再燥热的市场和日趋理性挑剔的藏家,一线拍卖公司在征集拍品和挖掘新藏家方面的竞争进一步白热化。

漫画.jpg

徐悲鸿《愚公移山》流拍

“徐悲鸿的《愚公移山》,是唤醒民族精神的史诗巨作……现在出价到1.89亿,还有加价吗?”

618日晚,在被誉为拍卖行业风向标的中国嘉德“大观之夜”,备受瞩目的徐悲鸿油画《愚公移山》定格在1.89亿元,距离委托方底价仅一步之遥。“小小的遗憾,小小的遗憾……”环顾全场再三确定没有新的出价后,拍卖师宣告此作流拍,并发出如此感慨。

此前,中国嘉德在拍品预展中推介,这是一件有可能创下徐悲鸿油画拍卖纪录的作品。拍卖开始前,现场大屏幕播放了以热情鼓点为背景音乐的预热片,但在随后的拍卖中,台下除了部分超级藏家试探性出价外,拍场气氛并无期待中的热度。

无独有偶,在前几天匡时春拍中,(传)唐代王维《著色山水图》从2000万元起,仅出价到3000万元就停止了举牌,这件存有争议的拍品因没有达到保护价而流拍。

除了富有标杆意义的“头号拍品”流拍,今年春拍中还有许多高估价拍品有着同样命运。在中国嘉德“大观之夜”,张大千和傅抱石的高估价拍品,以及《石渠宝笈》著录的赵孟頫《乐志论》书画合璧卷、(传)周文矩《太真上马图》,均因出价未到底价而流拍。其中有的是在距离底价仅仅一个竞价阶梯时无人叫价,看来拍品的诱惑力再大,藏家举牌也是三思而后行。

燥热不再的价量齐降

“在职业生涯中碰到了调整期,我想今晚这个结果是非常真实的。我们遇到了一个很微妙很现实同时又很残酷的调整时期,或许我们会有2008年时的错愕,又仿佛看到2011年时最好的状况,但这是2018年的春天。”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副总裁兼中国书画部总经理郭彤在“大观之夜”拍卖结束后说。当晚,“大观之夜”120余件拍品总成交额为6.75亿元,而去年春拍“大观之夜”约140件拍品总成交额16.66亿元。相比之下,今年可谓数量与成交额齐降。

燥热不再的市场,对高估价拍卖品竞拍变得更为冷静。拍卖公司面临艰难抉择:向市场推出的高估价拍品如果不能得到藏家日趋苛刻的认同,迎来的不是醒目的高价拍卖纪录,而是惨淡流拍的结果。

在春拍即将开始时,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国强持“谨慎乐观”态度,最终拍卖结果则延续了去年水准,“今年市场压力依旧很突出,我们依然坚持‘减量增质’。就拍品来说,比较有特殊性、稀有性的作品容易拍出好价格,但这样对拍卖公司而言要求更高,征集更难。”

在本季春拍中,北京保利拍品总量减少近三成。北京保利近现代书画部总经理殷华杰坦言,自己在编辑拍卖图录的最后一刻拿掉了价值近2亿元的拍品,“这样的抉择是艰难的,有的拍品本身艺术价值很高,但价位不符合市场变化。主动缩减规模和撤下部分可能破亿元的拍品,是市场进入理性时代必须要经历的阵痛。”

期待新藏家扛起市场大旗

“市场正在显著变化。在这场调整中,谁先做好准备,谁就能在竞争中占据优势。”北京保利古代书画部总经理尚颢说。

尚颢注意到,近年来以短期几年内涨幅收益为决策导向的藏家少了,以真正喜好和艺术价值为衡量因素的藏家变多了,“藏家已淡化投资心态,转向对艺术的消费,有的藏家对某件作品的研究和认识比我们还要深刻,这给我们也带来了很大挑战。”为此,尚颢常常要与藏家围绕一件拍品进行反复深入探讨。

在本季春拍中,北京保利重要拍品少有流拍。对此,殷华杰认为,一方面是因为针对市场需求推出艺术水准较高、价位合适的拍品;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对新藏家的持续挖掘,“在一些拍卖专场,新藏家比例已近50%。他们大多来自国内,是各行业的佼佼者。”

让业界欣喜的是,新藏家在今年春拍中贡献了不少,也打破了部分拍品的纪录。目前今年春拍最贵拍品——以1.265亿元成交的李可染《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正是由一位新入场的超级藏家拍得。

重视对新藏家的发掘和培育,已成为各大拍卖行的共识。“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将会成为扛起艺术品市场大旗的人。”中国嘉德国际拍卖近现代书画部总经理戴维说。

本文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