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90后金融精英被判诈骗罪 模仿股票交易操纵邮票

发布日期:2018-06-22    来源:新浪收藏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109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近日,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特大邮币卡类电信诈骗案作出一审判决,64名被告全部被判诈骗罪,他们大多是90后,踏入社会不久,年龄最小的被告被捕时只有19岁。

案件涉嫌犯罪的总金额达7130万元,为首的幕后老板韩瑞被判15年有期徒刑并处罚300万元,其他人员均被判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罚金。

2014年到2016年期间,邮币卡电子盘诈骗活动突然在全国涌现,他们打着互联网+文化+金融创新的旗号,在全国范围引诱投资者炒作邮币卡,造成大量投资者血本无归。

去年1月,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联席会议紧急叫停了各地邮币卡电子交易平台,指出这种交易大多存在欺诈、做庄交易、操纵价格、客损分成等行为,涉嫌严重违法犯罪。

绍兴法院对本案的定性是类似操纵证券的诈骗活动,这也是这类案件中第一起刑事附带民事的审判。法庭裁定,警方扣押被告人的资产要折现还给被害人,并要继续追赃,不足部分责令各被告人退赔。

分析人士指出,“本案件被告人均是80后、90后,多人具有大学文化,有些年轻人在入行时可能并不清楚工作的性质和特点,在工作中又难以避免利益的诱惑,从而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不可磨灭的污点,令人惋惜。”

18岁投资顾问犯罪之路

生于1998年的刘某是64名被告中最年轻的一位,涉案时还只有18岁。

今年521日,绍兴法院在一审判决中认定其为从犯,判其犯诈骗罪,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2.5万元。

证据显示,刘某2016年在韩瑞的公司工作期间至少招揽了五名投资者在河南远洋恒利邮币卡交易中心(以下简称“远洋恒利”)投资邮币卡,经认定,其中三名投资者一共亏损了48万元。如果判决最终生效,刘某不但面临刑事处罚,可能还要承担受害人的全部损失。

像刘某这样的90后在被告席上占了一大半,其中还有多名95后,不少人拥有大学、大专文凭,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却是诈骗。

这是韩瑞的两家公司南京瑞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称“南京瑞炎”)和南京木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招聘信息。他们以理财经理、投资顾问为名,用高薪吸引和招募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

被告人刘某娇,1993年出生,大专文化,曾在南京瑞炎担任业务员,参与骗取资金85万元。去年31日,刘某娇在南京被警方逮捕。

“业务员进公司后直接就是经理带着学习加微信好友、怎么跟对方聊天,经理给我一个虚假身份,先聊感情,之后找话题切入到邮币卡,之后一步步引导客户开户然后炒邮币卡。”刘某娇在法庭上供述了所谓投资顾问的工作内容。

她的上级是经理田某,他要求新入职的业务员们都把自己包装成有钱人,每人都会得到一部手机,里面有已经注册好的微信账户。

刘某娇有4个微信账号,都是虚假的美女角色。按照经理要求,她通过搜索手机号不断添加陌生人好友,从中筛选出有大资金的股民,因为“只有炒股的客户才会上钩”,然后分享买到牛股的信息,跟对方透露自己有高人指点。

时机成熟时,“美女”、“帅哥”们就把潜在客户拉进QQ群或者网络直播间,大约3400人一个群。群里有田某冒充的“老师”、业务员假扮的资深股民和散户。

“老师”把自己包装成股神,在群里分析行情、推荐股票,“散户”们则纷纷吹捧老师的技术。这样持续二三周后,有的“散户”假装抱怨股票行情不好,于是“首席老师”趁机推出邮币卡,声称回报率超过100%,怂恿群里真正的股民在远洋恒利开户。

接着“散户”开始频频发布邮票价格暴涨的截图,业务员宣称自己有内幕信息。看出猫腻的客户很快被踢出群,剩下的投资者急于开户、入金,以为自己离财富如此接近。

他们不知道自己正跌入一个无底的陷阱。

骗局精心设计环环相扣

“(公司)会先把邮票拉到高位,等到客户买完票,韩瑞就通知大家卖出。但这时候客户是卖不出去票的,只能眼看着邮票一天天地跌停。”被告人李伟华供述。

他称,“邮票再次回到较低的价格后,(公司)又会控盘,将客户手中低价的邮票买进。接着就和前面一样,将邮票拉高,再把客户引导进邮票盘进行封杀,使得客户亏钱。”

李伟华,1985年出生,任南京瑞炎的执行董事,是韩瑞手下的四名总监之一。去年4月,他被警方逮捕。绍兴法院一审判其有期徒刑11年,处罚金150万元。

法院查明,20163月,韩瑞与远洋恒利约定,由韩瑞在远洋恒利发起中国探月、东北林海、故宫博物院三种邮票,模仿股票交易方式。

其中韩瑞控制95%的邮票数量,其余5%由他人通过远洋恒利平台仿照股票进行“打新邮”交易。韩瑞利用庄家优势,以11个账户自买自卖,控制邮票价格、涨跌幅度及交易量,操纵邮票价格从几元抬升至几百元高位。

韩瑞手下的各个总监又组织团队,引诱被害人接盘,非法占有“投资客户”大量亏损。

检察机关收集了269名受害人的信息,另外通过远洋恒利平台上三支邮票的交易数据,确定客户损失一共7130万元。

据被告人供述,韩瑞公司制定了诱人的激励机制,总监团队开发的客户入金在2000万元以下的,总监获得客损的6%4000万元以上能拿到客损的10%

经理一级,团队入金100万元以下的,经理可提成1%100-200万元提1.5%200万元以上提成2%。普通业务员的提成比例也达到1%-4%不等,其开发的客户入金如果超过80万元,就能提成4%

为了最大程度地攫取客户的财富,韩瑞公司人员也使出了各种办法。

“公司先是预备很多不同的QQ号,用各种手段加陌生人好友,如果对方是女的,就虚构一个男的QQ,如果对方是男的,就虚构一个女的QQ,这样容易和对方聊得开,前期会像朋友一样了解对方信息,尤其是对方手头上的资金。”经理吕某供述。

公司内部分工明确,除了总监、经理,还有专门的“老师”、操盘手、开户专员,和客户维护团队。

“一开始客户炒邮票的资金比较少,还是在上涨的,等到投资炒邮票的钱多起来了,大盘就一直跌了,客户会开始抱怨,业务员就骗客户说自己也亏钱的,并且安慰他们,不要着急,后期还会涨上来。”被告人供述。

虽然公司人员和客户没有过面对面交流,但客户的一举一动都在公司的掌握中。

“远洋恒利提供了一个后台账户,可以看到客户的资金账户入金及交易明细,”总监张某供述,公司人员会实时关注客户的入金情况,并根据客户的入金时间和金额,推荐客户具体买哪支邮票。

521日,绍兴法院做出一审判决,64名被告人全部犯有诈骗罪,判处韩瑞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300万元。

总监一级的沈亚耒、李伟华、张辉、张军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以上,处罚金100万元以上。操盘手汤某有期徒刑五年,处罚金50万元。经理一级判一年至四年,业务员有期徒刑一年以下或拘役,处罚金不等。

被告人如果不服判决,可以向浙江省高院上诉。

非法经营还是诈骗罪

值得关注的是,法庭上,多位辩护人把案件定性为非法经营罪。

有辩护人认为,本案实质是变相期货交易,系非法经营行为,韩瑞等人主观上没有诈骗故意,客观上也没有实施诈骗行为,只是合法利用远洋恒利平台,其操纵价格也是基于平台交易规则进行的。

但法院认为,被告人均在事先即被告知分成比例,明知只要客户入金则可攫取非正常收入,反映其非法占有的故意,部分被告人辩解事后才知道是诈骗的意见不能成立。

结合在案证据,法院指出,韩瑞等被告操纵邮票价格,疯狂掠夺“客户”财产,显然被告人取得财物所凭借的并非经营行为,而是让被害人陷入投资失败的错误认识后,处分被害人的财产,本案构成诈骗罪。

2014年至2016年,邮币卡电子盘诈骗活动突然在全国涌现,他们打着互联网+文化+金融创新的旗号,在全国范围引诱投资者炒作邮币卡,造成大量投资者血本无归。

去年1月,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联席会议紧急叫停了各地邮币卡电子交易平台,指出这种交易大多存在欺诈、做庄交易、操纵价格、客损分成等行为,要求全面掌握发售人、庄家、交易场所的违法违规事实,对涉嫌违法犯罪的应依法查处。

邮币卡之所以能够吸引股民,是因为邮币卡的交易规则,以及交易场所、邮票发行人、庄家等角色和股票市场能够一一对应,股民能够轻易地掌握邮票的交易方法。

“(南京瑞炎)类似于非法操控证券交易,在作案过程中,同时伴随伪造政府批文、虚假宣传等行为。”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告诉第一财经。

他认为,相关被告人的目的很明确,即虚构炒邮币卡可以赚大钱的信息,吸纳不特定的投资者开户入市参与交易,再通过对行情的操控,侵吞被害人资金。上述手法从本质上更加符合诈骗罪的犯罪构成,以诈骗罪定罪量刑符合法律规定。

该案也是邮币卡类案件中第一起刑事附带民事的审判。法庭裁定,扣押被告存款660万元和宝马汽车折现款,并继续追缴赃款并发还给被害人,追缴不足部分,责令各被告人按自己犯罪数额退赔。

“现在法院执行力很强,这会追责到各被告人自有的其他财产,不仅限于因案件而扣押、冻结的财产。”王德怡认为,类似案件的投资人应积极向办案机关登记信息、提供证据,为挽回经济损失提供可能。

他还表示,“本案件被告人均是80后、90后,多人具有大学文化,有些年轻人在入行时可能并不清楚工作的性质和特点,在工作中又难以避免利益的诱惑,从而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不可磨灭的污点,令人惋惜。”

记者还了解到,远洋恒利原为山东恒利商品交易有限公司的电子交易平台,从2016年开始转型为邮币卡电子盘,同年9月,被河南省远洋贸易开发公司收购,并更名为河南远洋恒利邮币卡交易中心。

法庭证据显示,河南省金融办并未批准设立和监管远洋恒利,根据清理整顿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的文件,远洋恒利存在实施T+0、集中交易、权益持有人超200人,标准化合约等违规问题。

目前远洋恒利的官网已经无法打开,截至记者发稿,公司工商登记电话仍处于关机状态。

“相关交易平台作为非法交易组织者和全部资金的收取人,对这种大规模、有组织的共同犯罪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希望办案机关能够对交易平台予以重视,一并查处。”王德怡认为。

本文来源:新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