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华谊王中军:3年8个亿买艺术品 在收藏中享受快乐

发布日期:2018-05-25    来源:艺术战争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320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导读:他20144亿元买下梵高《雏菊与罂粟花》,20152亿买下毕加索《盘发髻女子坐像》,2016年亿2亿买下曾巩《局事帖》。他就是收藏界广为人知的大腕级藏家华谊董事长王中军。)

华谊王中军:

38个亿买艺术品

在收藏中享受快乐

他集企业家、收藏家、画家于一身,不仅驰骋影坛,还跨界收藏,多次豪气出手,只为买自己喜欢,是收藏界广为人知的大腕级藏家。

201411月与20155月,连续两次在纽约苏富比(微博)夜场出手,分别以约4亿和2亿的天价拍得梵高与毕加索名画,展示了中国买家竞买西方精品震撼世人的实力。

2016年嘉德春拍,再次出手,造就史上最贵书法——2.07亿的《局事帖》。

他有一个收藏梦想,就是希望能拥有宋、元、明、清历朝最好的各一件藏品作为私人美术馆的镇馆典藏。

这位三年豪掷约8亿,有钱任性只买“我喜欢”的大咖就是有着中国“娱乐教父”之称的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

当今艺术界,作为既是艺术家又是收藏家的角色,王中军显然是很独特的。

王中军8个亿的顶级藏品!

201411月的纽约秋拍,苏富比推出梵高《雏菊与罂粟花》,这幅作品历史价值非凡,苏富比专家称之为“二十年来出现于拍卖市场中最珍贵的梵高静物油画”,估价为3000万至5000万美元,吸引了现场藏家相继举牌,最后以5500万美元落槌,由一位电话上的藏家竞得,背后的买主即为王中军。此作,加计佣金后成交价达617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15亿元)!亦是中国藏家首次购藏如此珍稀的梵高之作。

半年之后,20155月的纽约春拍,王中军再次出手,以近3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01亿元)的成交价,夺下来自“高文家族”旧藏的毕加索《盘发髻女子坐像》。美国好莱坞的高文家族自1956年至今收藏60年岁月的毕加索精品即成为王中军的珍藏。从拍出80部电影的好莱坞传奇制片人山姆·高文家族而来的毕加索作品,来到了东方的电影大亨王中军手中,这幅画的流转,不啻也象征着收藏界的权力递嬗。

2016年春拍,王中军于中国嘉德春拍大手笔出价,以2.07亿人民币代价竞得北宋曾巩《局事帖》!买下曾巩的《局事帖》是为了在明年落成的王中军私人美术馆“松”布局顶级的中国古代艺术品。“我这回买《局事帖》,全是为了美术馆。”他这样说。身为中国收藏家的一员,王中军有一个收藏梦想,就是宋元明清历朝,他都能拥有最好的各一件藏品作为美术馆的镇馆典藏。

从小与艺术结缘

1960年,王中军出生在北京一个军人家庭,从小酷爱绘画艺术,骨子、血液里深植着艺术基因。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王中军就在北京市少年宫接受绘画训练,少年宫的美术教学与大学科目一致,都从基础的素描与石膏造型开始,但王中军对此兴致不是特别高昂,更喜欢画自己喜爱的题材人物。他记得,“自己偷偷画了很多连环画,像是《三国》和《杨家将》里的人物,全班同学谁能得到我画的将军或是马都很高兴。”

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习时,师从钱绍武和杨飞云;在当时中国美术体系下一致的苏联式写实教育大环境下,他接受扎实的训练,因此王中军最开始的收藏是从中国的学院体系艺术家开始的,所以拥有极好的写实作品。

从少年宫到中央工艺美院的训练,让王中军与艺术结下不解之缘。他在改革开放初期的80年代初,自己当个体户,帮出版社设计图书封面、画册、挂历,从设计到印刷全部一手包办。

1980年,王中军从部队复员后进入国家机关,后任国家物资总局物资出版社美术设计、摄影记者、中国永乐文化发展总公司广告部经理。

创办华谊初涉收藏

1994年,王中军与刚从美国回来的弟弟王中磊开办了华谊兄弟,最开始是一家广告公司,电影事业渐渐在1998年成为公司的其中一个部门。也就是在1998年,王中军凭借赚得的第一桶金,开始了第一批、第一阶段的艺术收藏:艾轩、吴冠中、杨飞云、罗中立等就是他第一批收藏的画作。杨飞云的作品,最初他收藏之际是2万、4万、10万人民币一幅;艾轩亦是12万人民币购藏……现在这些佳作,早已是逾百倍的涨幅。

当回想自己第一批收藏作品时,王中军说是因为他在北京有了一座属于自己的大房子,想到要买些艺术品来装饰家居。由于他曾经学习艺术,所以特别希望挂几幅油画作品,当时脑中立马就会浮现出几个人的名字。但是当时由于拍卖行并不像如今如此发达,如何联系这些艺术家、谁有这些艺术家的作品,这些问题都成为他收藏作品的一个瓶颈。

一次机缘巧合,让他有机会收藏艾轩的一幅作品。1994年,得知艾轩在美国纽约,冯小刚正在拍《北京人在纽约》,出于机缘巧合他们结识。由于对艾轩作品的喜爱,王中军就通过冯小刚打听艾轩的作品,“那时候收藏艾轩的作品只有1万美金左右,与今天动辄几百万、上千万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让王中军记忆深刻的是,当时艾轩还给他打了个小折扣。

早年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已是美国名流的陈逸飞就在王中军心中成为了骄傲,收藏陈逸飞的作品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之后通过连锁反应,王中军很快就认识了陈逸飞。陈逸飞也喜欢电影,他们彼此有共同语言,加上都痴迷于艺术,所以陈逸飞当时赠送了他一幅作品。“由于我当时比较喜欢马,所以陈逸飞画了一张一个骑手骑一匹马的素描作品送给我,作品讲究并且尺幅很大。”如今,王中军的家中挂满了陈逸飞的作品。其中,悬挂在他家门廊通往游泳池影壁墙上那幅巨大的陈逸飞的《娟娟》,是王中军2005年在翰海秋拍中花418万拍下的,王中军笑称是“捡漏”。

曾经,王中军看中吴冠中的《长江万里图》,私下开价1000万,因为没那么多钱,三个人一起合买,四年后这幅画以5700万卖出,收藏了三、四年翻了5倍。2011年,在北京艺融国际拍卖这张画又以1.495亿元成交。

而今,他在中国二十世纪艺术收藏上,有非常好的林风眠、吴冠中、赵无极、常玉;极佳的中国写实绘画靳尚谊、杨飞云、陈逸飞、艾轩、王沂东;再到中国当代的曾梵志、张晓刚(微博)、方力钧;乃至数百件向京、瞿广慈、李象群、田世信等人的当代雕塑;他,绝对是中国学院派油画到当代艺术最大腕级的收藏家之一。

虽然王中军收藏了很多艺术家的作品,但他坦言对他最有影响的还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艺术家。“或许在那时,别人对陈逸飞、艾轩这些人并不在意,但是我很在乎,收藏艾轩、陈逸飞这一辈人的作品时,心中带有一种崇敬的心情。”

进军西方艺术品市场

王中军从2012年开始进军西方艺术,同样收获斐然。在第一阶段大量收藏的作品,大部分都是其求学期间非常喜爱的艺术家之作。从他收藏莫兰迪、莫奈、毕沙罗、雷诺阿、塞尚,到梵高、毕加索的精品,都可看到这样的影响。

最开始收藏的西方画家,王中军记得是莫兰迪(Giorgio Morandi)。从小就爱画画的王中军,评价莫兰迪之作十分专业:“他的灰,是在很中性的调子里,一般的画要有强烈的对比和反差,莫兰迪恰恰全部削弱了这种冲击,在一种灰的色相上是一种淡淡的驼色,能把这么有味道的静物、实物表现出来。”

而今的他,不仅有梵高、毕加索、莫迪里亚尼的油画,也收藏了从马约尔、罗丹到亨利·摩尔的雕塑,再到培根的作品,都进入了他的收藏珍奇室中。

自从开始收藏艺术品之后,王中军感到再也没有比艺术品更贵的东西了,他说,“也只有在收藏面前,我感觉到自己再有钱也还是个穷人。”

现在,每年的春拍和秋拍,都会让王中军觉得兴奋,就好像猎人捕猎一般激发着他的满足感和征服欲,“一般到了1112月份的时候,我的兴趣爱好完全是在艺术品收藏上,所有的拍卖会预展我都会去欣赏。”

王中军认为,“收藏家之间的交流是非常重要的,不是纯粹的易物,而是对艺术作品的价值认同,当然如果得到市场认可,这就靠自己的眼光了”。

私人豪宅堪比博物馆

每次朋友来到王中军的家,总会感叹“你家怎么那么像一个博物馆”,这对声称“艺术是我骨子里的爱好”的王中军而言,也许就是最高级别的赞美了。王中军希望将来建一个小型美术馆,也许就在自己家里,也许是马场,也许再单独买一块地皮。

“严格地说,我并不是一个炒家,对大多数作品,我是一个终极藏家”。王中军曾经有一句流传甚广的口头语:“如果你有了大HOUSE,摆放无数的家具,不如挂幅名画。”

“我去美国,去欧洲的时候,最大的爱好就是去看那里的漂亮的房子,哪怕进不了院在外面欣赏也很有意思。那年,我和冯小刚去多伦多参加电影节,两个人先去了芝加哥租了辆车,一路开到温哥华,看够了各地漂亮的房子。我也特别喜欢欧洲的一些老房子,房间转角的一幅小画,洗漱台上的一座小雕塑,历史悠久,好像几百年前就在那里,从来未曾离开过,每一个小物件都充满主人的感情。”

在王中军7亩大的院子和2层欧式小楼里,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铜雕和中国现代油画,灰白石料建造的房屋及宽敞的庭院表现出强烈的西方风格。

有一年,王中军在一个法国古堡里看中了一批欧洲古典风格家具,一口气花了4万英镑就这么把20多件路易十七时期的家具装满了一个集装箱给托运回了北京。

而出国的时候,王中军也非常爱逛古董店,他的客厅茶几上有一个马雕,是1817年法国凯旋门大赛的冠军马的雕塑,是他在法国的一个古董店里发现的。

王中军借鉴西班牙人的做法把壁炉的鹅卵石刷白,再将太太的油画悬挂在壁炉上方,加上周围的雕塑品,营造得很有氛围。

用艺术影响身边人

2016622日,王中军旗下的“华谊兄弟创投”与“保利国际拍卖”“天辰时代”共同在北京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宣布合资成立拍卖公司,将进军上海市场。

王中军还因为自己创作、收藏的个人魅力,影响了华谊兄弟周遭的影视明星友人,导演冯小刚也爱画画,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微博)、知名艺人黄晓明、汪峰、宋丹丹都收藏了他的画作。

王中军早年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他和冯小刚导演有一个共用的工作室,因为都喜欢美术,觉得天天一起开会也挺无聊的,就在里面支起画架、放上画布、挤好颜料,摆的时候就是觉得好看。自小喜欢绘画、美术功底深厚的他很快就找回了手感,而且觉得比以前成熟了很多,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一百多幅画作就此诞生。

重拾画笔给王中军带来的另一个改变,是把商务会谈由原来喜欢的酒店、咖啡厅换成了在画室进行,“我很多年不去办公室了,画室现在就相当于我的办公室”。王中军的画室位于北京CBD地区某幢高档写字楼顶层,视野开阔,采光上乘,玻璃窗上是川流不息的车水与马龙,画布上则是顾盼生姿的裸女与树枝。在王中军看来,画室让他独立了,“减轻了很多公务琐事,起码不是秘书围绕身边。”

而现在,绘画是王中军生活当中除了工作以外的,最主要的业余生活方式。洛杉矶、温哥华、三亚或香港的家里都有自己的画室,在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后,吸取养分后创作绘画作品。如果到海外出差或者是旅游,去看美术馆肯定是王中军最重要的事情。比如说到巴黎,几乎每次都要去塞纳河左岸的奥赛美术馆。

“不管我是去美国留学,还是回来创业,最后进入娱乐行业,我的人生和美术一直是密不可分的。”这是王中军一路走来的感慨。他举例:“当导演的好多人都有极好的美术基础。像冯小刚、顾长卫、张艺谋,如果不当导演,也可能是不错的画家。”王中军创办华谊后开拍电影,他的美术背景,使得他与电影圈的人交流起来有着共通的语言。

用爱心点亮公益梦想

王中军的绘画产量之所以高,一是业余时间比较多,另一个“很大的驱动力是公益”。

2013年,北京某打工子弟学校的学生受邀参观“中军和他的朋友们”公益画展,王中军在现场跟孩子们分享绘画时的感受

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代表人物曾梵志就曾对王中军说:“我觉得你对你们那个圈子影响很大,你周边的很多人都是通过你才进入收的。”在2013年,王中军就在曾梵志创办的北京“元·空间”举办“中军和他的朋友们”公益画展。王中军不仅让圈子里的朋友来看画,也邀请打工子弟学校的学生参观,现场分享绘画的感受与影响。该次画展作品的义卖所得,就捐入华谊兄弟公益基金。

王中军这几年作画募得的善款,全数投入“华谊兄弟公益基金”这个平台。在中国大陆偏乡盖美术教室、建零钱电影院等。透过这个平台,无数缺乏资源的偏乡地区孩童,有了拿起画笔的机会,有了看电影的机会。他们的未来命运,也有可能因为一幅画、一部电影的励志与刺激而有所改变。

从企业家跨界艺术、跨界收藏,这不仅是王中军身份的转变,也是他对艺术的执着,对美好的东西的追求。重拾画笔,用画做公益,就像他自己说的,“我要用画笔,为孩子的梦想添点儿色彩。”

本文来源:艺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