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齐慧娟:书写东方之美

发布日期:2018-05-07    来源:新浪收藏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624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她继承了齐白石艺术中朴实奔放的气质与清新爽利的笔墨,挥毫泼墨的大写意花鸟作品中,充满了女性独有的真性情之流露,其中的向往与活泼令每个人动容。

她用主观情趣中的纯净与自然,歌颂着美妙生活的大喜与大乐。温暖与和谐之余,让我们看到了绮丽无比的作品,以及作品背后画者所散发出的东方之美。

她,就是以手中画笔“书写”传统的东方新时代女画家齐慧娟。

“人一生中最大的幸事,就是以自己所最热爱的兴趣为工作,我就是这样一个幸运的人。”齐慧娟从小就热爱中国传统绘画,这与她生长的家庭环境和自身天赋都有关联。

齐慧娟总是满面春风,笑容灿烂,带给旁人无尽的喜悦和舒畅。她说:“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是能够认识到生活的美好,自己的生活充满欢乐才能带给别人快乐的感觉。”美丽的女性让生活变得更美好,聪慧的女性让生活充满欢乐,齐慧娟便是这样一位集美丽与聪慧于一身的女性,用自己的底蕴与才华书写出绮丽无比的东方之美。

循着爷爷的足迹走自己的路

齐慧娟是齐派传人,人们大多看到的是她作为艺术大师后人光鲜的一面,却没想到,这“光环”恰恰曾令她感到非常苦恼。

“从小就生活在‘聚光灯’下,顶着光环,有利有弊。有利的一点是比别人更容易着手于书画;弊则是在这个光环中不易出来。年少时,我曾经很抵触‘齐白石的孙女’这个称呼,总想有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和事业,于是试着刻意避开绘画,去从事其他工作。一段时间后,转来转去,我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热爱的还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这是与生俱来的骨子里的东西,是回避不了的。况且,我三岁就开始学画,这么多年的基础不能轻易丢掉。于是,我决定回到绘画的路上,并以此为终身的职业,潜心钻研,画出自己的东西。”齐慧娟说。

从那时起,齐慧娟也能以平常心来对待“齐白石的孙女”这个身份了:这本是一个客观事实,身为一代宗师白石老人的孙女应该感到自豪,没必要因为一些莫须有的理由而拒绝、回避,更不需要附加太多的主观情绪。

“在绘画创作中,我一直以爷爷为榜样,但绝不照搬他的东西。爷爷说过,‘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如果一味地模仿,临摹得再好,也是死路一条。”齐慧娟以此为标准要求着自己。

观她的作品会发现,齐慧娟的确有自己的独特绘画风格,虽是大写意,但笔触更加细腻,更加丰富,注重细节处的点缀,由此展现出别样的情调。与此同时,她的创作又不失齐派的艺术特点,红花墨叶与大众喜闻乐见的题材,在大开大阖的创作中带给人们一种清新的感觉。“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生活中充满大喜大乐,应该把它用画笔表达出来,老百姓更乐于接受的还是喜庆的题材。”齐慧娟就这样一步一步循着爷爷的足迹,走着自己的路。

满腔热情对待生活

齐慧娟生性随和,爱好广泛,而且极其热爱生活,对于所爱之事会投入满腔热情。她喜欢跳舞、游泳、读书和烹饪,并且做得都不错。“我是一个好厨师,做的菜非常好吃。”齐慧娟自豪地说。

她家的院子里种了很多花草,齐慧娟时常亲自去修剪、浇水;家中养的鱼虾、小狗,也是她亲自照顾。“这些充满乐趣的事,不必刻意拿出时间去做,把它们穿插在生活中顺手就做了。因为是自己有兴趣的事,自然不会觉得是负担。但也有与创作互相影响的时候,比如有几次画画时,我把火上炖着的肉忘得一干二净,一画就是四五个小时放不下笔,最后肉都烧成炭了。”齐慧娟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

在艺术方面,齐慧娟一直在与时俱进,但她仍感到不满足,时常觉得自己进入了创作的“瓶颈期”。“有一段时间,我画虾总是找不到感觉,于是干脆放下画笔,去市场上买了几只虾回来,每天观察它们。几天后再拿起笔,竟然就找到感觉了。”直到现在,齐慧娟还像个孩子似的,最喜欢去的地方竟然是动物园,“我喜欢近距离观察动物,这和电视上看的感觉完全不同,是动态的、真实的,非常有助于创作和启发灵感。”

齐慧娟是一个如此热爱生活的人,这就难怪她的作品总是带给人无限美好与积极乐观的感觉。她在笔墨间充满着对美妙生活的歌颂,让人在那一草一木、一虫一鸟中获得美妙的心灵享受。

齐慧娟.jpg

齐慧娟艺术简介

齐慧娟是画界宗师齐白石最小的孙女,齐派艺术的第三代传人,曾就读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今清华美院)雕塑系,现为北京市西城区文联理事、齐白石艺术苑院长、新疆画院特约画家。

齐慧娟的父亲齐良末先生是白石老人最小的儿子,他始创的“红花墨叶”画法深得齐家画风的精髓,把齐派画风推向了另一个高峰。齐慧娟天姿聪颖,幼时即显露出良好的艺术禀赋,三岁即在父亲的指点下习画练字,诵读诗文,稍长又得白石老人弟子的传授,40余年来,笔砚耕耘不辍,全面继承了齐派艺术之精华,成为齐白石老人孙辈中画艺出众者。

齐慧娟擅画虾蟹,兼工花鸟,画作深得齐派艺术之精髓,又有女性特有的细腻、清丽和秀逸。她以浓淡于湿的笔墨画虾蟹,既鲜活灵动又趣味盎然。虾身的莹润剔透,虾须的柔韧飘逸,虾蟹节足和甲壳的质感,在她的笔下无不表现得淋漓尽致。其工笔草虫精妙入微,栩栩如生,配以齐派红花墨叶的大写意花草,画作得到各界人士的好评,并被多家机构和私人珍藏。娄师白先生对齐慧娟赞许有加:“得白石老人之法可喜齐派第三代传人。”

齐慧娟随笔

1956年,先祖白石老人被世界和平理事会授予国际和平奖。在仪式上白石老人言:“正因为爱我的家乡,爱我祖国美丽富饶的山河土地,爱大地上的一切活生生的生命,因而花费了我的毕生精力,把一个普通中国人的感情画在画里,写在诗里。”短短的字里行间,表达了老人对祖国、对自然、对生命的无尽热爱。

先祖白石老人的艺术来源于自然生活的写实,表达的是写意的自然生活,这也是他的作品博得大众喜爱的原因。他曾言:“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复写生,自能形神俱见,非偶然可得也。”

尊从先祖的教诲,我从绘画初期便格外重视写生的基础训练,像画草虫,我就捉来各种草虫写生。我对草虫本不喜欢,加之虫儿体小、好动,写生实不容易。然而我从初期战战兢兢的远观,到后来仔仔细细的近察中,渐渐发现了这些小小生命的美丽。如螳螂身体鲜艳明快的翠色、绝妙的结构;蜻蜓曼妙的流线身姿,双翅如虹的舞动,无不显现出大自然的奇妙,这使我真正理解了爷爷所讲的——天趣自然。

我自幼便从父辈那里听到很多爷爷留下的教诲,而今,这些教诲之言如一盏盏明灯,指引着我不断在生活中去发现自然之美,在绘画中去展现自然之美。

/蔡然

载于《投资圈》杂志20184月刊

 

本文来源:新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