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市民收藏农家旧物、工具、文书 打造乡愁博物馆

发布日期:2018-04-09    来源: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162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门口堆满风车、簸箕、石磨……从去年4月起,成都市民杨波开始在龙泉驿老家打造乡愁博物馆,他希望通过这些旧时老物件的展出,人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乡愁。

“乡愁不是我一个人的乡愁,它代表的是一代人的乡愁”。

■由私藏变成分享决定打造乡愁博物馆

“十几年前我们就搬到了城里,可是在城市生活越久,越想念过去的农舍生活。”

39岁的杨波有一个爱好收藏的父亲,和不少老人一样,他的父亲爱收藏纸币、钱币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各种粮票等。“十几年前我们就搬到了城里,可是在城市生活越久,越想念过去的农舍生活。”杨波说,他们一家人时不时回到龙泉驿柏合镇桂花村,随着乡村的发展,那里的物质条件与城市无异,农家小楼下,周边绿树环荫,更多了一份宁静,内心也在鸟鸣声中沉静下来。

受父亲感染,杨波也喜欢收藏。与父亲不同的是,他喜欢收藏农家旧物和各式农家生产生活工具。“以前收藏最多的就是猪槽、石头、对窝和水缸。”杨波说,生于斯长于斯,他对小时候的生活场景怀有深深的感情,对于农家一物一具充满感情,收藏笨重的物件,不过想在上面栽种上花草,再泡上一壶茶,置身其间,点评一二,怀旧情怀油然而起。

去年,一名在龙泉博物馆工作的朋友前来喝茶,给他提了一个建议:“你既然如此喜欢收藏旧物,不如打造一个乡愁博物馆。”杨波说,以前他收藏的200多件东西,仅停留在自己和朋友的欣赏,朋友的这番话一下让他醍醐灌顶,决定打造乡愁博物馆,“乡愁不是我一个人的乡愁,它代表的是一代人的乡愁。”

■刷板、石磨、花式老床……消逝的时光,带不走的乡愁

“一个职业消失代表一个时代的结束,只有这个刷板提醒我们,那时候我们住过草房”。

主意一定,杨波就开始到处搜罗,短短一年时间,他收集的农家物件就从200多件增加到1000多件,仅谷物风车,他就收集了9个,“每一个看到都很喜欢,每一个都不一样。”

被他称为镇馆之宝的一个刷板,被埋藏在一个正在拆迁的房子里,当在角落找到刷板时,他眼前一亮,如获至宝。“我们小时候见过,有几十年没见了,现在这个职业早就消失了”,杨波说,刷板由一块木板和几颗钉子组成,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盖匠用于梳理茅草屋的工具。茅草屋消失了,盖匠也消失了。“一个职业消失代表一个时代的结束,只有这个刷板提醒我们,那时候我们住过草房”。

农家旧物,是割舍不断的乡愁。去年4月,看到“闲鱼”上有人卖老式床,他按图索骥找了过去,那是兴隆湖附近的一个房子,卖主是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因为要举家搬入市区,一张花式老床舍不得扔掉,左右为难。

杨波说,后据专家考证,这是一张清代的床,好说歹说,他花了2000多元从老奶奶手中买下了这张花式老床。这张床和其他石磨等农具,杨波一共花了四千多元运费,将它们运回龙泉驿老家。“这张床是老奶奶的妈妈留的,一代代流传,她也很舍不得,带不走的是乡愁。”

去年7月,杨波购得一整套文书,来自双流区太平镇,这是一套1852年到1967年的完整家族文书,包括地契、借条、冥契等等,见证着这个家庭的荣辱兴衰。根据文书里记载的地址,他找到了这家人位于太平镇老街的房子,房子隔壁住着一位老奶奶,已经91岁高龄,她告诉杨波,这栋房子已经住了好几代人。

“文书中最后一位主人已经去世,可惜当时没深入了解,今年春节再去,老人已经去世。”杨波说,无法完整地叙述这个家庭的故事,是他最大的遗憾。

■乡愁博物馆初具雏形将逐步对外免费开放

杨波设想乡愁博物馆最终成为一个正式的免费博物馆,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乡愁。

43日,成都商报记者在一栋农家小楼看到,推开两扇厚重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屏风,彩钢瓦构建的大厅,全部被漆成了黑色,在物件布展的地方打上灯光,颇有几分博物馆的气息。

左手,是一排照片,根据杨波的设计,这将是28张照片组成的照片展,1941年,一个美国摄影师来到龙泉驿,拍下了那时候的龙泉驿,将照片发表在美国一本杂志上,杨波收藏了一本。

“成都的人都可以来看看,那时候龙泉驿是什么样子。”杨波说,右手边是老物件展,主要展出梳板、风车、家庙横梁、神柜等物品,因为老物件太多,每展出一批换一批,轮流展出;第三部分,在一个不同的房间,展出旧时各种文书,配备中英文介绍。

杨波初步估计了一下,待展馆全部完成,包括收集物品,前前后后需要花费50多万元,这笔钱他从未想过收回来。

“振兴乡村、记住乡愁、弘扬传统,人人有责。”杨波说,乡愁博物馆会先向自己的朋友等小圈子开放,再逐步过渡到向公众开放。他的设想是,乡愁博物馆最终成为一个正式的免费博物馆,有保洁有讲解,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乡愁。

本文来源:成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