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嘉庆手书《大捷诗》 背后揭和珅跌倒铁幕

发布日期:2018-01-15    来源:收藏杂志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168   版权与免责声明

嘉庆皇帝 御笔德楞泰奏报潼河大捷诗.jpg

【中华收藏网讯】《御笔德楞泰奏报潼河大捷诗》是嘉庆帝正值亲政时期的一幅十分难得的作品,属御笔上乘之作。诗卷作于于嘉庆五年庚申孟夏月上澣,纵28cm,横190cm,缂丝包首,并经《石渠宝笈三编》著录,白玉别子上镌“嘉庆御笔德楞泰奏报潼河大捷诗”铭。

嘉庆帝长于楷书,得力于皇室严格的文化教育传统。纵观此幅,书法之用笔结体,都与乾隆帝非常类似,虽不如乾隆皇帝的潇洒奔放,但用笔沉稳深厚严谨,结字方正平稳,一丝不苟,气息森严,字体平稳扎实,尽得唐人楷体之精髓,透出深厚的临池功力。此外,诗词森严内敛,字里行间透出嘉庆的深厚学养和王者之风,可谓是嘉庆盛年精整之作。

《大捷诗》真实记载了清廷镇压川楚陕白莲教起义经过,内容详实,为研究白莲教起义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史料。

明末清初,多遭劫难的四川再历张献忠、吴三桂兵祸,清廷令南方各省移民四川,清代白莲教及各分教也秘密结社进入四川、湖北、陕西三省交界的南巴老林地区。

乾隆后期,“湖广填四川”的大规模移民运动一度使惨遭兵祸而停滞的四川农业有所恢复,但是无力遏制从中央到地方的腐败官僚体制下官吏差役对山民的压榨盘剥,白莲教起义频发。乾隆帝、嘉庆帝加大了对白莲教的镇压,而吏胥、差役借围剿“邪教”之机的欺凌盘剥,致使山中的移民、流浪人群纷纷入教,反清力量日益扩大。川、楚、陕、甘、豫移民受白莲教的影响和激励,最终凝聚成一股股抗击清廷统治的强大武装力量。

从嘉庆初年(1795年)至嘉庆九年(1804年)九月,白莲教大起义持续9年,席卷川、楚、陕、甘、豫五省广大区域。义军所过嘉陵江,川西撼动;攻占樊城、宜昌,而汉江告急;攻长寿,重庆惊魂。清廷出动了京营及十六省的十万大军,耗费饷银两亿两之巨,提督、副将、参将以下有400多人被歼。

征剿白莲教,清军虽胜,但从此元气大伤,清政府的军事力量受到极大削弱,康乾盛世自此为分水岭,清朝始向没落,中衰之势已不可逆转。

那么,镇压白莲教与和珅又有什么关系呢?

嘉庆元年(1796年)正月,随着清军大肆抓捕,川、楚、陕等五省白莲教各分教教首活动也日益加剧。朝廷派八旗、绿营兵前去征剿,权臣和珅应合太上皇好吉利的心理,与前线将领串通作弊,假传捷报,从太上皇手中骗取赏赐,结果清剿劳师糜饷,多次贻误战机。

嘉庆四年(1799年)正月初二,大限将至的太上皇乾隆帝写下平生最后一首诗——《望捷诗》,表达了内心渴望围剿白莲教胜利的极度焦虑与牵挂:“三年师旅开,实数不应猜。邪教轻由误,官军剿复该。领兵数观望,残赤不胜灾。执讯速获丑,都同道首来”。

次日,太上皇龙驭上宾。嘉庆帝遂以镇压不力之责怪罪和珅,即“诏以和珅压搁军报,欺罔擅专,致各路领兵大臣,恃有和珅蒙蔽,虚冒功级,坐糜军饷,多不以实入奏”,改变了镇压白莲教军务皆由和珅及其亲信调度指挥的状况。任用勒保为经略大臣,节制川、楚、陕、甘、豫五省军务。采纳勒宝建议,实施扎寨团练、安民散“贼”,蠲免应征钱粮,撤换、惩办贪官,“坚壁清野”“剿抚兼施”等策略,并收到成效。得知清军大胜白莲教,嘉庆帝欣然挥笔泼墨,于是就有了上面这件《大捷诗》。

本文来源:收藏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