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2017中国艺术品市场“战况”如何

发布日期:2018-01-04    来源:中国文化报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096   版权与免责声明

战国·青铜错金银越王旨殹(不光)剑 西泠拍卖2017秋拍 成交价:RMB 1046.5万元.jpg

【中华收藏网讯】2017年,令人瞩目的不只是份额问题,更是新的条件下艺术品市场将走向何方的问题。

2017年的中国拍卖市场,可谓是争奇斗艳,异彩纷呈,既有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兮甲盘这样的“巨星级”文物,又有名人手札拍卖的异军突进,既有“持续高温”的“乾隆热”,又有上海自贸区二期艺术品保税仓库的即将落成,西泠艺是上线,微拍异常活跃,中国人走向海外拍场,屡出天价,竞得流散的国之瑰宝。2016年,全球范围内的中国艺术品拍卖成交总额已达67.4亿美元,中国大陆占全球71.68%份额,位列第一。而2017年,令人瞩目的不只是份额问题,更是新的条件下艺术品市场将走向何方的问题。

现当代绘画的十亿元时代

还记得2009年,中国艺术品市场上首次出现了过亿拍品,即徐扬《平定西域献俘礼图》,以1.344亿元成交,轰动世界,中国艺术品从此进入了亿元时代。8年之后的2017年,保利上拍的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又以9.315亿元的天价刷新了全球中国艺术品的拍卖纪录,也标志着现当代绘画即将进入十亿元时代。

同时,还有黄宾虹、吴昌硕、傅抱石、李可染、潘天寿、崔如琢、陈逸飞等现当代画家加入“亿元俱乐部”,他们可能入围未来的“十亿元俱乐部”。其年代涵盖从晚清到当下,见证了20世纪特定的时代背景下,兼具“师古”与“创新”、“继承”与“扬弃”、“民族”与“世界”、“东方”与“西方”的创作尝试,代表着中国从传统走向现代,从迷失走向救赎,从沉沦走向崛起的“复兴之路”。现当代绘画收藏不只是一种投资,也代表着对其历史、艺术价值的认可,其本身也是对中国艺术史的重构与阐释。

青铜遗珍大放光彩

2014年,西泠拍卖开办了“中国首届青铜礼器专场”,青铜器开始回到艺术品市场。2017年,兮甲盘以2.12亿成交,更让青铜器在拍场大放光彩。兮甲盘之后,越王旨殹(不光)剑、青铜兽面纹缻在西泠秋拍中同样引人注目。越王旨殹(不光)剑,是越王勾践第四代玄孙越王殹(不光)的佩剑。青铜兽面纹缻,体量庞大,是王侯级礼器,曾被梅原末治、容庚等人所著录。青铜器屡拍天价,不只因为存世稀少,也缘于其特有的历史、艺术价值,尤其是铭文众多、传承有序的青铜器,在“证经补史”之外,也是中国金石学的缩影,代表着中国悠久而璀璨的青铜文化。

名人手札异军突起

2017年,名人手札市场最为引人注目的或许并非是某一件拍品,而是一种趋势。一方面,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手写时代”正在逝去,手写的作品,将在未来成为稀罕之物。这也意味着“手写资源”将失去“造血功能”,而已有的“手写资源”将全面进入收藏领域。手札,将不只包括传统意义上的书信,还包括签名、题词、文件、题本、揭帖、笔记、便笺、帐簿乃至一切手写而非机打的手迹。

另一方面,在高古资源的几近枯竭的时代,近现代作品备受瞩目,价值判定也朝着更为多元的方向转变。如果说早期的手札收藏更加注重艺术价值,如《快雪时晴帖》《中秋帖》,那么当下的手札收藏则从文献、历史、学术、艺术、投资等全方面的价值加以考量。收藏热点也将从宋元明清转向当代,也不再限于皇亲国戚、社会名流、学人先贤,一般的家书、日记也正在受到关注。

名人手札收藏,体现的不只是对以往价值的重新发掘,也暗含了一种“现代性”的焦虑。

海外拍卖与中国

2017年,中国艺术品仍然是海外拍场的宠儿。纽约佳士得春拍中,玛丽·泰瑞莎·L·维勒泰珍藏的黄花梨及紫檀古典家具,藤田美术馆的商周青铜彝器、宋代书画,堪称史无前例。苏富比(微博)秋拍中,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以2.943亿港币成交,刷新了中国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

中国买家在海外拍场十分活跃。2017年苏富比全球拍卖总成交额为47亿美元,其中亚洲客户占苏富比全球拍卖总额逾30%,而在佳士得春拍中,来自亚洲买家的成交额分别占伦敦与纽约拍卖成交总额的54%及87%,并创造了多项世界纪录。一位亚洲藏家以9850万港元投得安迪·沃荷的一件作品,创下了西方当代艺术品的亚洲拍卖纪录。而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与“战后及当代艺术”拍卖中,亚洲藏家以4000万美元投得布朗库西《沉睡的缪斯》和毕加索《静坐的蓝袍女子》,成为一时之焦点。中国藏家的目光正在转向西方艺术品。

当下收藏品市场的火热,不只因为藏家的爱好,也是一种投资方式,不只是为了自己欣赏,也促进了私人博物馆的蓬勃发展,收藏领域空前扩展,拍卖平台日趋成熟与多元,“互联网+拍卖”已经实现。中国正在崛起,中国艺术品正在获得前所未有的瞩目,中国的藏家也在怀着爱国之心,走向世界。相信2018年将有更多的世界纪录。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源:中国文化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