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收藏网 收藏资讯
我要投稿

如此“艺术品展销协议”猫腻多

发布日期:2017-12-28    来源:上虞日报    责任编辑:钿钿    阅读:1198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华收藏网讯】王师傅是西安泾阳人,前阵子他拿着一个家传银元到一家艺术品有限公司鉴定,鉴定老师说值一百万,最开始他花费了500元的鉴定估值费用。对方表示,他们可以代为销售将其变现,不过需要交纳平台费是一万多,优惠后是八千八。但如今三个月过去了,宝贝却一直无人问津。被告知的原因是,价位有些高。现展示价定到一百五十万,保留价定到一百三十万。随后,又表示,现在又有更大的平台可以销售古币,再交一万八就保证能把家传银元百万卖出。为此,工作人员还拿来一份资料,上面都是一些历年交易会成功卖出银元的信息。其售出价格都声称在百万以上,但王师傅却是心灰意冷,只想将之前的近万元退回。(见12月1日新浪新闻中心)

其实,这位王师傅早有准备,之前他在网上多次查询核实,他所持的这枚民国二十二年双帆币最多也就是价值两千多元。可为什么这家公司动辄给出了高六七十倍的报价呢?问题的关键恰恰就在于此。你想,如果这家公司不把价格估高,那么,这位王师傅会乖乖地交上鉴定估值费和平台费的吗?

王师傅从满怀信心到最后心灰意冷,不能说王师傅本人没有一点责任。可不是?既然你已从网上查询核实,知道了这枚银元的真实价格,又何必去自投罗网呢?说白了,正是因为“想一夜暴富”的心理作祟,因而,才会“利令智昏”而稀里糊涂拿出那么多冤枉钱。

然而,细细回味,这家公司确乎存在“钓鱼式”忽悠之嫌。你想,这枚银元的真实价格,作为公司不可能不知道,但之所以将其估值到一百多万的价格,并告知可以代为销售将其变现,显而易见,就是为了钓委托人的“鱼”。于是乎,同意展销的协议一签,意味着这条“鱼”就上钩了。尔后,即便面对暂时销不出的实际,“告知又有更大的平台可以销售古币,再交一万八就保证能把家传银元百万卖出”,为此“工作人员拿来一份资料,上面都是一些历年交易会成功卖出银元的信息”,也旨在推波助澜,让委托人深信不疑,以期收取更多的费用。

或许,这家公司会替自己如此辩护,这同意展销协议都是你情我愿之事,谁也不用赖着谁。更何况,收取高额费用,主要是由平台因素决定的,不同的平台有不同的价格。如果在国内市场卖,最多也就几十万,十几万,但放到新加坡这些地方,那就不一样。再说,我们这边的买家都是上千万、上亿的身家。这个亿万富翁云集的交易会就是咱们公司主办的。然而,问题是你们这家公司有资格到上述平台上去销售吗?即便你有资格,你真的去销售了吗?这枚普通银元到上述平台去出售,就真的能售出上百万那么高的价格?你们公司的买家都是上千万、上亿的身家,其真实性又有几何呢?而既然能将目前可随意收到的普通银元(存世量很大)销售出这么高的价格,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你们自己何以不做而轮到普通老百姓头上来了呢?如果真替委托人考虑,况且你又收了这么高的鉴定估值费和平台费,那就理应按保销要求来签订合同,并承诺假如销不出去就给退费(至少是大部分的费用),如此,才能彰显公司对委托人负责的诚意,也才能彰显公司的应有信用。否则,一味地抬高估值价格吸引委托人,只想收取高额费用赚钱,不想承担卖不出去的后果,这不是“霸王合同”吗?除了是忽悠委托人,还能是什么呢?

说到底,像上述这类公司也是整个艺术品收藏市场的一部分。而要保障整个艺术品收藏市场的繁荣健康发展,必须保证每一个环节的公平合理、真实可靠、诚信友善。换言之,参与艺术品收藏交易的公司,也应该成为公平合理、真实可靠、诚信友善的代表。否则,艺术品收藏市场就会失却应有的生态环境。事实上,像上述类似的公司,全国范围内绝非只此一家别无分店,而是多得很。他们之所以能够长期生存下来,做着“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无本生意,且活得很滋润,一定程度上就是靠“钓鱼式”忽悠发家的。记得近些年来一些电视台和报刊都为此曝过光,可至今他们“山河依旧”。面对这颗收藏品交易市场的“毒瘤”,有关部门不妨出重拳加以整治规范,以还艺术品收藏交易市场一片清朗的天穹。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对于收藏尚未入门的人们而言,必须吸取这位王师傅血的教训,并牢记《都市热线》全媒体记者咨询收藏界专家后得出的结论:古董价格其实对于行外人来说并不透明,老百姓鉴定手中藏品,了解真假就好,没有仔细调研切勿相信机构报价,以免带来不必要的损失。而尤须记住的是,“鉴定银元者给出的几万,或者几十万、上百万的估价不可轻易相信,一定要经过认真细致的调研。”

本文来源:上虞日报